嗡!嗡!

永恒神鼎嗡动,颇不稳定,因两魔攻伐,一次次撞击,成一道道毁灭光晕,无限蔓延虚妄,纵荒帝挨了,多半也不好受,能困住他俩,叶辰足以自傲了。

“撑住。”

棺中人暴喝,青铜古棺嗡嗡直颤,银瀑再次落下,神鼎多处成裂痕,他祭的银瀑,补的便是一道道裂纹,这般好的机会,可不能让虚妄魔与虚无魔跑出来。

“尔等,灭不了吾。”

虚无魔怒嚎,已成擎天巨人,滚滚魔煞已成海洋,这般被关在笼子里,着实的愤怒,他可是一尊太荒境。

“给,给吾开。”

虚妄魔攻伐更猛烈,出手即灭世神通,强行轰击,每打一次,叶辰便闷哼一次,每一次都险些意识失守。

“镇压。”

叶辰紧咬牙关,硬顶着不松手,若让两魔跑出来,纵他能逆天封荒帝,一样会被诛灭,战力非一个次元。

局面就是这个么局面。

两魔欲破鼎而出,叶辰则死死压制,成了拉锯战,任何一方都在硬撑,亦不敢有丝毫大意,后果很严重。

这片虚妄,成了毁灭之地。

自远方去看,那就是一片毁灭仙海,而永恒神鼎,便是屹立仙海的一座山,刻满了道纹,也刻满了永恒,该是无人相信,这鸟不拉屎的地儿,竟有五尊超越荒帝者,一个无意识、一个在未知、一个在棺中,而剩余的两个,则被封在神鼎,此刻正玩命轰击。

而叶辰,还是修为最低的那个。

境界虽低,可他存在的意义的重大,此战还是要看他,若能稳住阵脚,便有可能炼化两魔,若是稳不住,那就惨了,两尊魔的反扑,必定毁天灭地级的。

所以,他没有退路。

“顶住。”

叶辰一声冷哼,永恒与道字齐颤。

奈何刑字顽强。

叶辰与道字合力,非但没能压住,还险些失守了,就这境况,莫说炼化两魔,连困住都难,刑字太恶心。

嗡!

在此时,叶辰体魄上,绽放了一抹不一样的永恒,所谓不一样,是指那抹永恒光,不属他叶辰,属外来。

准确说,出自小娃。

那小家伙,虽在沉睡中,虽无意识,却在潜意识对抗,对抗那刑字封印,隐约间,叶辰还能听闻它嘶吼,吼中多愤怒,就因这个该死的封印,它才浑噩。

“醒来。”

叶辰竭力呼唤,他显然镇不住场子,还得小娃来。

奈何,小娃无回应。

它也想醒来,问题醒不来,缘因叶辰融入了未知,恍似破了一种平衡,乃至于它,被强行拖入了沉眠中。

欲醒来,得叶辰分不出才行。

此刻,它只潜意识,潜意识中加持永恒,对抗刑字。

因它加持,道字夺了掌控权。

还有其他遁甲天字、以及虚妄花,也都一同法力,竟硬生生的把刑字压了下去,不朽光绽满叶辰的圣躯。

“灭。”

叶辰一声冷哼,永恒顿的大盛,包裹了整个神鼎,所谓的一道道裂痕,皆在瞬间愈合,这个瞬间,或许千年万年,是他永恒化一瞬,将神鼎演化到了极致。

“该死。”

虚无魔怒声嘶嚎,巍峨的身躯,被永恒剑气淹没,被划出一道道的血壑,难以愈合的那种,根基也遭损,可怕的是元神,似被一种毁灭力顶上,直欲崩灭。

虚妄魔也好不到哪去。

两人难以出鼎,被鼎中攻伐,打的站都站不稳了,可怕的化灭之力,伴着永恒之光,映出了末日的色彩,魔躯在一寸寸溃败,本源也在一寸寸的枯竭。

“很好。”

见两魔被压制,棺中人神威大盛,棺椁上的神纹,在一瞬集体复苏了,加持了他的银瀑,也加持了永恒。

啊....!

两魔的怒吼,多了一抹哀嚎,被困在鼎中不得出,血骨都在被化灭,连元神也遭毁灭笼暮,都极难挣脱,眼见魔躯溃败,眼见元神枯灭,却难以将其逆转。

轰!轰隆隆!

虚妄深处大战不歇,第三魔欲来救援,却被挡下,小娃自家阵容的人道大将,果然不是盖的,威震寰宇,成片的血气,在深处炸成了虚妄,真要不死不休。

“躲开。”叶辰一声冷哼。

此话,是对棺中人说,只因鼎中两魔,都在血祭修为,要以此祭出最可怕一击,以攻破永恒神鼎的炼化,神鼎若破,会是一场大毁灭,棺中人必定遭殃。

嗡!

何需叶辰说,棺中人也开遁了,祭出了最后一片银瀑,而后撒腿便跑,直至遁出虚妄深处,远远望着。

轰!轰隆隆!

叶辰所看不假,两魔真就疯了,该是被逼的发狂,通体都燃了漆黑烈焰,血祭了太荒境,凝练着至强一击。

那等力量,让叶辰心悸。

怕是此刻的小娃,若是醒着,多半也不会好受。

“给吾...破。”

两魔齐声嘶吼,在同一瞬,打出了一道乌黑魔光,两道瞬间合一道,席卷毁灭异象,也满载着毁灭之威,一击将永恒神鼎,轰出了个大洞,大鼎轰然炸碎。

噗!

叶辰喷血,一路横翻了出去,余威险些葬灭圣躯。

噗!

虚妄花也遭创,嫣红似火的花,炸灭半边,血淋淋的,也得亏她在未知中,还有叶辰与小娃扛着,不然,这场余波,便能将她捎走,毕竟她此刻不完整。

噗!噗!

同样受创的,还有两尊魔,他们该是遭了大反噬,都血祭了修为,此刻已非太荒境,都跌落到荒帝巅峰,溃败的魔躯,枯灭的元神,至此才硬生生的停下,哪还有人形可言,皆血骨淋漓,溢出的每一缕气,都能碾压万古仙穹,纵非太荒境,一样威震寰宇。

“走。”

两魔想都未想,齐齐遁出了这片虚妄。

可不能再打了。

已非太荒境,此刻的他们,也打不过叶辰和小娃,早走为妙,走是不赶趟儿了,得跑了,还得跑快点儿,慢那么一分,就不用走了,这片虚妄便是葬身地。

“哪走。”

叶辰一声暴喝,已弯弓搭箭,射出了永恒的一箭,掠过了虚无虚妄,一道永恒箭化两道,洞穿了两尊魔。

噗!

乌黑的血光,还是很刺目的。

两魔皆成血花,于虚妄中绽开,哀嚎声凄厉。

不过,并未死。

叶辰欲追,奈何有心无力了,一步踉跄,眉心的道字,换成了刑字,任道字如何攻伐,任他与小娃如何硬抗,也再难掌控,他的气势,也瞬间一落千丈。

“跑,哪跑。”

棺中人大呼小叫,叶辰站不稳,换他大展神威了,两魔皆已非太荒境,而他却超越荒帝,修为占优势的,而且,那俩货已成半死,魔躯与元神都难重塑了,他一人完全能收拾,纵然他无法出棺,一样可以。

“走。”

两魔嘶声怒火,拖着残废的魔躯,远遁边荒。

轰!砰!轰!

回应他们的,则是棺中人的攻伐,追一路打一路,等了这么久了,终是扬眉吐气一回了,贼是霸气侧漏。

“该死。”

虚妄深处第三魔,冷哼声冰冷,到了都没杀过去,也怪他对上的这尊人道大将,太可怕了,不给他机会。

事实上,暗中还有其他魔。

只可惜,对方人道也并非无人,都在暗中牵制着,如今这局面,一旦开战,便席卷宇外,会是一场混战。

噗!

叶辰又喷血,意识被极尽抹灭,圣躯也炸开了。

刑字占绝对掌控。

于小娃而言,这或许是厄难。

于他而言,却是一场机会,“刑”字压制着小娃,便是给了他机会,一个分出来的机会,如此,赌命的一战,便是功德圆满,一旦出来,便可立地成荒帝。

“给我出来。”

叶辰嘶吼,是发自灵魂的咆哮,欲分出来。

可他,小看了这个难度。

小娃虽被压制,可潜意识犹存,凡融入它体内的,谁都别想跑出去,也可能是那刑字,暗中篡改其意识。

这一点,叶辰早见识过。

早在诸天未知,小娃便路过狰狞,便说过苍生是蝼蚁,像极了天道面孔,暴虐嗜血也森然,但叶辰明白,那非小娃本意,是刑字作祟,在篡改它的意识。

这等操作,就很邪恶了。

堂堂人道至尊,若被人拿来当枪使,会是浩劫。

所幸,小娃足够能抗。

刑字可怕,它也不是盖的,记忆清零,执念意志却在,纵意识空白,也在暗中对抗,不然,早成傀儡。

“给我出来。”

叶辰眸子猩红,一次又一次的尝试。

然,还是很艰难。

这感觉,便如在一片沼泽中,他欲出来,可下面却有一双手,死死拽着他,他浑身的气息,无处施展。

嗡!

危机关头,道字与遁甲显神威,一个接一个的刻入了未知,准确说,是刻入了叶辰体内,加持其永恒。

对了,小娃只往外吐过一样东西。

这样东西,便是遁甲天字,吃入肚中,却难消化。

“给我出来。”

叶辰第三次嘶吼,寄身遁甲中,以永恒偷换概念,强行自小娃体内分了出来,成一片遁甲,一颗颗悬浮。

唔...!

看小娃,依旧在沉睡中,神色痛苦,因他分出来,小娃再回平衡,痛苦便昭示它在反抗,欲沉睡中醒来。

功德圆满。

遁甲自行排列,塑出了叶辰圣躯。

赌命的一战,他赢了。

永恒的一瞬,苍生统帅立地进阶。

  

章节目录

仙武帝尊仙笔趣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六界三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界三道并收藏仙武帝尊仙笔趣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