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眼前的这道倩影,林景安脑海中先浮现的便是‘大洋马’三个字。

说来也奇怪,林景安多少是懂点历史的,自唐朝以来,关中的确是涌入了不少异域女子,譬如多情婀娜的胡女,其次呢,还有所谓的昆仑女和新罗婢,前者隶属马来西亚以及印度尼西亚,而后者则是朝鲜韩国一带,饶是如此,数量上也并不是很多,多半是经商的远行车队买下或是因为战事颠沛流落至此,往往也只有在边城或是都城能够见到,而眼前这位呢,无论是从身高还是骨架来看,跟胡女的身材倒是更为接近一些,隐约间更有种欧洲女子的体型,而这一米九几的个头便是林景安也倒吸一口冷气,放到后世,起码也是个T台模特级别的人物了。

林景安有些吃惊,不由得多看了自己的未来老丈人几眼,心里头佩服的那是不得了,宋风严谨,男女从婚往往不会脱离正纲伦道,但从他这女儿的身材上也能找出丈母娘的身影了,毕竟遗传基本突变的概率学林景安是学过的,身高也许会与众不同,可骨架体态就差一些了,由此可见,这秦家老丈人年轻时候倒真是个妙人,还有一段异域风情的雅事,念此,林景安的视线就晃动了起来,不过这位岳父大人身边除了一个年岁不大的女子外倒是没有其他人,叫他又有几分疑惑,莫不是自己猜错了不成?不然自己的岳母大人起码也得是个异域女子啊。

大堂内被一阵短暂的寂静弄的稍显尴尬,林景安这边是好奇宝宝的姿态,而其他人就各不相同了,有想笑的,也有吃惊的,更有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成婚当天便被新娘子压了一头过去,说起来着实有些不妥。

宋人喜欢娇小纤弱的女子不是什么秘闻,纵然此女身材上说的过去,但在一些人看来,也只是个大脚新娘。

这秦家的大小姐做一个妾室无妨,正妻么,还差了些,所以众人不免的对林景安这边有些惋惜。

林景安眼角随便一瞟也知道这些人的心思了,暗道一些土鳖,什么叫魔鬼身材,什么叫极品,必不可少的便是一双大长腿,当然,胸前也得有料,而他的这位新娘子,已经全部具备了,就算难看能难看到哪里去,俗话说一白百丑,那么这身材估计能遮万丑了,不用看脸,放在后世那也是被人哄抢的主,又哪里能轮的上他,也不做什么多余的解释,在司仪的指引下完成着后面的礼节,无论和共饮还是跪拜,期间倒也没有什么差错,就是以现代人的思维心理上有点尴尬和郁闷,还有一点就是没能掀开那红盖头看一看自己的新娘子到底是不是金碧眼,若真是具备一些欧洲血统,那往后的生活可就有意思了的多了。

需要验证的想法有很多,但无法实施,礼毕,新娘子便被小荷等丫鬟搀往后院新布置好的卧房。

司仪被秦老爷打赏后退下,一番热闹过后,林景安便被秦老爷拉着去陪一帮官老爷或是达官贵人饮酒交谈。

对于打交道这种事情,林景安还是很熟悉的,在他那个时代,酒桌之上什么人都能碰见,以至于早早就练就了一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只要秦老爷子在旁边稍作介绍,他立马能顺着话题一一的接下去,偶尔碰上脸面和善善于交谈的,不多说,三杯酒下肚,碰上那种书呆子模样的呢,林景安就举举杯走个过场,当然,除非对方真有什么身份在,像眼前这位锦衣绸缎的人物,没等走上去呢,老丈人就在耳边嘱咐了好几句,听说是户部侍郎的远方表亲,叫什么刘某人,恩...说白了就是有关系的那一种,需得好好招待,林景安哪里知道户部侍郎是个什么官职啊,大小根本分不清,他到现在为止连自己殿试的学问还没整明白了,其他的也就懂个大概。

但是吧,丢几个马屁去砸砸人是没什么难度的,关系生疏那就喝酒呗,多聊呗,喝多了自然就成了自家人。

“林公子当得是一表人才啊,若不是这老秦抢先一步,我这小女怕是也要许配给你了,可惜,实在是可惜。”

与林景安推攘间喝下几杯,刘大官人已经是有些微醺,说起话来也亲近了不少,但话中的真假可就难说了。

“刘大人说的什么话,我看您才是英俊不凡,若是早几年,怕是这京城内的姑娘们都得为您痴迷了。”

林景安这话那叫一个假啊,连他自己都恶心到了,但还得硬撑下去,就说眼前这位刘某人,尖嘴猴腮不说,脸上还有一个大痦子,身材更是跟女人有一比,这话也就他敢说出来,换做别人,那是天打五雷轰的节奏。

你的女儿还嫁给我?

别了,你是想让我早点死吧?

“哪里哪里,莫要提当年那些事情了,老夫已经老了,不比当年。”

“哈哈,我看您就是低调奢华有内涵,别的不说,小侄以后还需伯伯多多照料,这一杯,小侄先干为敬了。”

又是一杯喝下去,林景安倒也没怎么醉,古代白酒度数低是一回事,纯度也是一回事,真正的粮食酒是不容易醉的,不像是后世兑点这个,兑点哪个,加上偷工减料,假酒一堆一堆的,长这么大没喝死就不错了。

“多了,多了,我说老秦啊,你这次倒是找了个好女婿啊。”

刘某人半醉半醒,完全被拍晕乎了,对于林景安除了夸赞也没别的了。

秦老爷心里面自是高兴的很,从刚才他就跟着自家姑爷,生怕这姑爷天性木讷不会说话,别再得罪什么人,可事实完全相反,这姑爷方才说的那些话就是他听起来也是打了好几个寒颤,险些没把持住,不过夸张归夸张的,瞧瞧这些来客的表情,就没有几个是不满意的,他是怎么看自家姑爷怎么顺眼,没准这次还真是抢到宝贝了。

喜酒是喝不完的,林景安也没打算喝完,而田胖子这桌就是终点。

二人聊了些有趣的事情,这胖子人不坏,期间还让他吃了几口菜垫一垫,而同桌还有一个叫孟逸的读书人也与他谈论了一些脱离学问外的话题,倒是叫林景安对此人多看了几眼,动不动就之乎者也的书生或是带着傲气的才子林景安已经看腻了,没个卵用,他也没工夫搭理,但此人不同,无论是从穿着打扮还是谈吐,都给人一种容易接近的意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是久违的独特感觉,怎么说呢,二人就像是多年的好友在交流,莫不是书中提到的君子之交淡如水?但他好像跟君子没什么关系啊,奇怪,实在是奇怪的很。

酒宴一直持续到傍晚,待到宾客退去,林景安也是累的不行,喝酒谈话不算什么,可这么站着是真的难受。

老丈人,哦,不对,岳父大人再次喝多,临走前还拍着他的肩头嘘寒问暖,那关心的神态怎么看怎么暧昧。

莫名的打了一个寒蝉,林景安才迈开步子朝后院走去。

新房是新装饰的,老式的绣楼尽显朦胧之感,但无论是红字还是灯笼,却都映着一股喜庆的味道,阁楼下面远远的就站着一排丫鬟正在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没等他上前,那小荷便眼尖现了,先一步就小跑过来,还以为有什么大动作,谁想到只是开口对他念了一堆祝福词语,什么祝福他与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之类的种种,然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朝着他眨啊眨的。

林景安愕然了一下变明白了过来,感情这是讨要喜钱了。

他摸了摸浑身上下,突然现自己这姑爷还真有点穷,好像没什么钱财啊。

“这个...”

“姑爷,可不止我一个人哦。”

小荷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坏笑的又往身后看了看,赫然是她带来的一群姐妹,而后面的丫鬟们则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毕竟这位姑爷自打进门来好像和他们就没有什么交集,而且话说的也不多,所以脾性摸不清楚,万一生气就不好了,不过也有胆大的,见小荷跟姑爷说说笑笑没事,也就开始走上来伸出了那嫩白的小手,说上几句好话,意图么,不言而明。

好吧,林景安彻底尴尬了...

“姑爷我今天身上没带钱,明天给。”输人不输阵,林景安还是要尽量大气一些的,谁知小荷却是摇了摇头。

“姑爷要是没带钱,那也是可以作上几诗词过关的,当然不能欺骗我们,要能被世人传诵的那种。”

“噗。”

林景安没忍住笑了出来,这小丫头倒是有趣,真以为他是什么大才子了。

抄是可以抄,毕竟当下是伪宋,诗词歌赋他随便几也就过关了,但没什么实际意义,还不如弄点别的了。

想到这里,他的手突然朝小荷的脖颈一伸,快抽了出来。

“咦,小荷,你这里怎么会有朵花啊。”

“哪里?哪里?”

果不其然,小丫头立刻被吸引住了。

“你看,是朵小红花,长的跟小荷你一样可爱,喏,那就送给你好了。”

魔术这东西林景安不会太复杂的,简单的还是可以应付,也亏了身边有个花坛,不然今天晚上还真费劲了。

“姑爷,你...你瞎说!”俏脸一热,小荷便头也不回的跑掉了,剩下的几个丫鬟却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咦,你们身上也有花啊,别走,姑爷我好好看看。”

话一出口,那几个小丫鬟便都匆匆吓跑了,各自暗自骂了一声姑爷坏。

望着身前的这几道倩影,林景安坏笑着摸了摸下巴。

小样,跟我逗,还反了你们了。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