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景安醒来的时候眼前便是两道略显颤抖的睫毛,精致的面庞还带着酡红,如同娇艳的花朵绽放般。

经过漫长的一夜,对面的女人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变化,依旧美艳的不可方物,不过这女人倒是挺有意思的,也不知道是被他昨天的举动吓坏了还是其他原因,以至于在他熟睡之际也没有悄悄离开,安静的模样倒真把二人映射成一对幸福的夫妻了,只是多少有点瑕疵,毕竟这种装睡的本领稍显蹩脚,细心之下不难现,林景安抬头看了看二人紧拥的姿势,嘴角突兀的划出一个邪魅的弧度,竟是没能忍住,仔细回忆回忆过去,像是眼下这样男女同床而他什么都不做的概率,仔细算一算,基本上是为零的,但今天貌似不经意间就打破他的底线了,不过昨晚确实睡得足够安稳,唯一能解释的理由恐怕是他想好好的谈恋爱了,不然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两人...总归是来日方长。

林景安轻轻笑了笑,径自起身穿起了衣物,收拾妥当,又在秦月娥的额头上快的留了些痕迹,然后才逃了出去。

等他离开,装睡的秦月娥才慢慢睁开了眼睛。

害羞、惊讶、薄怒、清冷,几种不同的情绪在她的脸上一一掠过,可谓十分的精彩。

秦月娥失着神,努力回忆着昨晚的情景,直至过程依稀浮现,可以说她原本是有些害怕的,害怕自己真的委身于一个陌生的男人,但到后来,便颇有些认命了,嫁夫随夫的案例她不是没有听说过,这便是诸多女子的命运,像是以往丫鬟们谈论的话题,譬如说谁家的姑娘不幸,因为父母贪财,嫁了个老头子,谁家的姑娘又因为种种原因嫁了一个瘸子等等,也是有所耳闻的,简单点讲,在婚事方面,她根本不能自己做主,几番比较下来,纵然这男人看起来是个无赖,但总归是有些才学的,而登科之举貌似比一般男子也是要强的,再加上二人已经是同塌而眠,身子已是不贞,再多的反抗也是多余,所以接受,是秦月娥冷静后的想法,或许有些无奈,但到底是她的命运,只是她没想到自己真的会安然入睡,还是在对方的怀中,是有些难以置信的。

大抵是因为昨日的疲累,她如此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理着没有尽头的思绪,秦月娥脸上尽是迷茫,没等她彻底的清醒,丫鬟小荷便推门而入,还端了热水进来。

“小姐,奴婢来伺候您洗漱。”

说着话,小荷却是始终低着头。

直至走到近前,她才红着脸大胆的朝床单上使劲瞟了两下,然后便有些疑惑,好像跟喜婆说的有些不同呢。

“他...他呢?”

秦月娥没有现自己丫鬟的异常,犹豫了下,还是问了出来。

“您是说姑爷啊。”

小荷回过神,语气开朗的笑道:“姑爷又在院子里面开始做奇怪的事情了,小荷也看不懂。”

“奇怪的事情?”

秦月娥不是很理解,微微一怔。

“是啊,姑爷每天早晨都会在院子里面抓着一个棍子上上下下,好像是姑爷让阿福他们做的,而且偶尔还会伏在地上用双臂撑着动作,之前小荷问过几次,但姑爷什么都不说,小姐要是想知道,小荷这就带您过去。”

“不...不用了。”

倒是个奇怪的人,这是秦月娥对林景安的要印象。

不过纵然嘴上在拒绝,但在小荷伺候完端着水盆出去后,她还是不听话的缓步移到了窗边。

从这座绣楼的位置抬头望去,是可以将院子中情况看个大概的,而且异常的清晰,当然,这并不是秦月娥居住于此的原因,她只是一个人住久了,寂寞惯了,偶尔喜欢一个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赏月,离着那月光近一些,也许会有机会看到自己的娘亲,这话她忘了是谁说的,却始终深深的牢记在心,总期盼着有能够实现的那么一天,但眼下,她只是为了看一个人、一个陌生男人,或许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这座绣楼还有第二个用处。

视线轻轻偏转,果不其然,与小荷说的一样,一道身影正抓着一根竹杠做着怪异的姿势,叫人好生难以理解。

秦月娥有些猜不透对方的,就像是昨天经历过的一样,这个男人有时霸道、有时无赖、有时呢...又很神秘。

将这些词汇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其实是比较矛盾的,但她还是这样做了,甚至连她也说不出原因来。

察觉到自身的好奇心,秦月娥随即便警醒了过来,当即转过头,清冷的面容再次呈现,好像什么都未生般。

院中的槐书正茂枝桠,灿灿绿绿,鸟儿的清脆叫声透着欢快,不知是黄鹂还是其他品种,倒是不觉得扰人。

林景安从单杠上跳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低头好好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恩...多日的锻炼总算是有了些成果,加上平日里针对腹部的那些训练,纤弱的身体比起以往已经是强壮了不少,至于那些该有的肌肉么,目前还没有成型,当然了,林景安从开始就没祈盼自己能成为什么大力士一样的人物,其实看得过去就行,来上八块腹肌,胳膊么,比现在粗上一圈,然后在窜窜个头,如此这般也就差不多了,只是第三个要求貌似有些不合理,眼下这具身体已经是过了及笄之龄,已经不算小了,除非是有二次育,不然也只能是想想了,谁叫自己的娘子个头堪比模特呢,矮一头他并不介意,介意的是没法玩那些低头占便宜的手段啊,什么壁咚了,偷袭了,貌似都不太可能啊。

哎,这一定是个杯具。

某人陷入无限的感概当中,直到悲伤过后,他才再次上楼。

秦月娥对他没有太多的好感,自然没什么好脸色给他,林景安也不介意,只是说要带着他去拜见岳父大人。

新婚第二天给父母上茶的道理秦月娥是懂的,她没答应,也没有反驳。

好在小荷及时的来解围,这边一句小姐那边一句姑爷,喊的兴起,二人无奈,才算是一前一后的朝大堂走去。

兴高采烈的秦老爷自然是一夜睡得香甜,从早上开始便坐在了这里,与身旁的绿绮聊些闲杂话题。

见到林景安夫妻二人双双走来,秦老爷那本不算英俊的脸庞硬是挤成了一朵花,笑意是怎么也藏不住。

“来的晚了些,还望岳父大人不要介意。”

晚倒是不晚,按照以往林景安的作息时间表,太阳没有晒到屁股上面那就是半夜,就得睡,可这古代不同啊,鸡鸣两遍,不等天亮,下人们就在院中忙碌起来了,他这姑爷能睡到自然醒可以说已经是给足了面子。

“哈哈,贤婿这是哪里话,年轻人,自然是身体最重要了,若是真到老夫这般年岁,就是想睡也睡不下了。”

“岳父大人所言极是。”

面对如此老丈人,林景安还能说什么。

敬茶呗。

必须好好的敬茶。

与他这边的热情不同,秦月娥自始至终都是带着那张没有情绪的面庞,哪怕是端茶,也未曾言语过多。

不等林景安说些什么,秦老爷便皱眉主动呵斥道:“胡闹,瞅瞅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既已出嫁,以前的性子便得改改了,不然成何体统,又如何对得起你那死去的娘亲,记住,以后你便是林家的人了,可容不得这般。”

“原来爹也记得娘亲,女儿还以为爹爹忘记呢。”

“放肆!”

见到自家女儿顶嘴,还是在自家姑爷面前,秦老爷顿时勃然大怒。

绿绮急忙起身安抚道:“老爷息怒,老爷息怒,月娥只是一时说错话罢了。”说着,还不忘给林景安打眼色。

林景安也未曾想到自家娘子脾气会突然涌上来,赔笑间便将她给拉了出去,这女人,竟还有些小孩子心性。

出了大堂,二人刚一穿过月亮门,秦月娥便使劲甩开他的手,同时冷冷的望着他。

“你我既是夫妻,何苦一大早就如此,我想...没有这个必要吧?”林景安摊开手莞尔解释道。

“虽与公子成婚,可公子却不是月娥心中所期许之人,也希望公子能够明白这点,至于月娥的其他事,公子还是莫要插手的好。”只是丢下一句话,秦月娥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望着眼前的那道倩影,林景安不解挠了挠头,不是都说古代女人多是性情委婉柔和的女人么,怎么看起来不太像呢?还是说自己的历史水平太差?啧啧,征服烈马的确是比较有挑战性,也很有成就感,不过眼下他却不想实施,再有三天便是殿试免圣的日子了,也不知道还够不够用,至于追女的计划,还是拖一拖吧,而且听岳父大人的言辞,自家娘子怕是自幼丧母,而且心里的创伤与封闭是个不小的难题,还需要时间这种东西。

这样想着,林景安还是负手朝书房那边走了过去。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