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中旬,也就是十五这天,大宋朝殿试才算是正式拉开序幕。

林景安在丫鬟的服侍下以及秦老爷的嘱托中早早的就进了马车,脸上还带着困倦,昨夜看书看的都没怎么睡。

像是什么礼记经义了,又或者是诗词歌赋的古形概论,在他眼中那真是跟天书没什么两样,文言文他也不是没有学过,但注释弄的也那么复杂就没什么意思了,还尽是繁体字,看的人热火朝天,若不是他逼着自己安下心反复的去理解,估计早就将这些书本撕了一个干净,他本就是理科生,又不是文科生,能不能不全是死记硬背的东西?给他弄点物理问题和化学试验,相信这天下间没有谁是对手,这是严重的偏科好不好?

如此吐糟之余,他的双眼皮已经是逐渐合了起来。

外面的街道上一片漆黑,除了偶尔有相同的车轮滚动声在旁经过外,倒也没有什么行人走动。

对所有读书人而言,这一天都是极为重要的,这年头的读书人,那真的是只知道读书,其他的什么也不管,而苦读数年,期间需要经历种种试题磨难,好不容易成功过关,为的不就是能够进入皇宫大院博个功名么,怎可潦草应对,所以在参加殿试这一天,没有学子是不提起万分精神的,作为贡生,再不济,那也是能够博个出处的,因为大宋朝还没有罢黜贡生的案例,所以再惨能惨到什么地方去?当个知县监寺什么的不会是大问题,光宗耀祖那是肯定的,问题是能散出多大的光,可否赢得陛下赏识,这就得取决于今天的答辩了。

而在这群人当中,林景安就绝对是个例外了。

对于做官什么的,他一向都是没什么期盼,主要是费脑力,心也累,只是希望自己别犯下什么错被砍了脑袋就行,这古代可不会跟你讲人权道理那些东西,皇帝是最大的,他要是想杀谁,那后者绝对是无法反抗的。

迷迷糊糊的在马车内补了一个觉,不得不说这木轮就是比不了胶皮,再加上没有避震器一类的物件,颠簸这一路也叫林景安差点哔了狗,他默默咬牙做了决定,等以后劳资有钱了,必须弄一辆堪比劳斯莱斯的座驾。

从秦府到皇宫的路是一条笔直的中轴线,胜在长,全程约莫半个小时左右。

掀开车帘,林景安拍了拍自己的面颊快清醒了一下,得做做样子给人看不是?

等他抬起头来,远处高耸巍峨的城墙依稀可见,越是靠近,周边的马车也就越多,这些人都是跟他做一样的事情,只是他是三甲之内,这些人多数都是贡生,扫了几眼,倒是没能碰到那田胖子,连个熟人都没有。

“景安兄来的好早,想必是昨夜激动的未曾睡好吧?”

就在林景安打了一个哈欠后,他身前突然冒出三个人来,为的男子话音刚落,他这边便一眼就认了出来。

此次及第三甲,他乃是末之位,而前面还有两人,此人便是排行第二的,苏世恒。

说起二人的关系,其实不算友好,甚至有些矛盾,苏世恒此人性情高傲,言辞间也要犀利的多,而先前的林景安却只是一个死脑筋,双方在京城的第一次碰面便被对方无情嘲笑了一番,那时的他也只能是愤然离场。

林景安稍微一想就明白了一个大概,这家伙估计也是属于没事找事的主。

“苏兄说的没错,昨夜确实没有睡好,不过看苏兄胸有成竹的样子,此次状元郎的位置,怕是非你莫属了。”

林景安抱了抱拳,只是他在说这话的时候,声音竟是提高了八度,好像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果然,经过他这边一闹,其他士子顿时纷纷侧目,有不屑,也有敌视,说白了,大家都是来这里参加殿试的,可谓群雄逐鹿,最后谁会怎么样怕是没人会知道,你此次科榜是高点不假,但别忘记,前面还有一个圣上了,眼下无非是比我们占了些优势而已,可未必就能真的拿下状元郎这个位置,所以也未免太自信了吧。

“景安说笑了,状元之位,还需大家各凭才学。”

苏世恒勉强的回答,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心头可谓将林景安骂了一个遍。

好吧,就算他是有信心拿到状元,也不能由你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吧,这不是平白无故的为自己招揽对手么。

但随即,他又有点疑惑,这还是自己前些日子碰到的那个家伙么,怎么总感觉说话的语气不甚相同呢。

“哈哈,算你小子识相,此次状元郎,苏兄自是当仁不让,论才学,怕是没人能赢过他,还不是轻而易举。”

不曾想苏世恒刚把话压了下来,他身边一人却是骤然大笑起来。

林景安看的是目瞪口呆,以前人家总说读书能把人读傻,他总是抱着怀疑的态度,但现在,貌似真的正确啊。

“既然如此,那就提前恭喜苏兄了,等以后苏兄做了状元郎,可要好好关照一下小弟啊。”

左一个状元郎,右一个状元郎的叫着,直到四周的议论声逐渐变的大了起来,他才满意的在心里点了一个赞。

苏世恒心里面这个气啊,以前还觉得身边这两个家伙有点用,能帮他撑撑场子,但现在看来完全就是个没脑子的,这是帮自己说话?这是恨不得他早点死吧?真不懂这两个人是怎么考上贡生的,简直丢进了颜面。

面对身边众人的指指点点与目光,苏世恒实在是受不了这个氛围。

袖子一甩,在林景安身边的时候低声说了句‘咱们走着前’,便急匆匆的逃离开,只是后者完全没把他当回事。

城门之处。

准备进入的学子正在接受盘查,旁边是礼部的官员,通过后才允许放行。

此次入宫参与殿试之人共有三百余名贡生,召罗天下,听起来不是很多,但林景安仍有种被人群淹没的感觉。

直到双腿都快站麻了,才算是轮到他上前,等到官员检查一切无恙后,便喊过宫中的宦官带他进入。

厚重的宫墙异常高大,亘长的甬道交错纵横,林景安以前只在电视剧中见到过这些深宫场景,哪怕去旅游,也很少会有其他情绪,因为身边都是人,你看什么也不会有当代感,但眼下不同,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

在宦官的带领下,通过甬道,众贡生依次有序的进入内宫大院,期间时常会碰到驻守各地的兵卫。

林景安眼睛都快看不过来了,以前觉得皇宫好,只是因为后宫佳丽三千的存在,但现在么,别的地方貌似也不错,瞧瞧那玉拱桥凉亭的规模,再瞧瞧下方荡漾的金波,雾绕中透着红鲤,比秦府中的不知道高出了几个档次,还有远处峰峦迭起的宫殿建筑,一眼都望不到头,后世中的房姐算什么,拿出来比比,那就是个妹妹,也好意思开口。

如此观赏着,不多时,众人就被带到了正德殿外。

林景安陡然现气氛有些不同,身边的这些家伙竟是全部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喘。

如此在外面静待片刻,殿内才走出另外一名宦官道:“陛下有令,宣恩科贡生进殿面圣。”

话音落下,众多学子才算是慢慢走了上去。

林景安一开始很是担心这大殿能不能容纳这么多人,但进去后才明白他的无知,三百余人硬是连一半的地方都没有占下,而且殿内更是有不少人在,穿着各种各样的官服,皆是在凝视他们,有种另类审视的意图。

没等他全都看一遍,前面这群家伙竟是一个个的跪倒了下来。

也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句“臣等拜见皇上。”众人竟是形成了默契,同时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林景安顿时有种骂街的冲动,他可以跪天跪地跪父母,但跪一个陌生人算是怎么回事啊,虽然你是皇上不假。

可皇上就很嚣张了?

好吧,为了脑袋能够安然待在脖子上,林景安还是妥协了。

口号么,他就没那么诚心了,如果不是怕有人举报,他还真想玩玩对嘴。

“平身吧”

龙椅之上,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尔等身为恩科贡生,乃是我大宋疆域之栋梁,此次殿试试题,乃是朕亲自起书,是以选拔可用之才,答辩之际,需得认真考量,切莫叫朕失望。”

“吾皇万岁!”

下面又是一句嘶声裂肺的马屁。

不少人已经是面目开始涨的通红,尤其在听到选拔可用之才几个字的时候,连身体都跟着颤动不已。

林景安可是这群家伙的表现给吓的不轻,就算即将踏上人生巅峰,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况且大宋朝的官员是那么好当的么,一旦入了官场,那就有始难终。

既然如此,你们就玩了命的去讨好皇上吧,反正老子不打算参合,殿试的时候随便答答就是了。

借着思考的这功夫,林景安稍微抬起头瞧了眼当今圣上。

不得不说这伪宋的皇帝也就是个一般人,貌似正值中年,面容上不算刚正,而且还有一些显而易见的苍老感,眼窝深陷,相信睡眠情况也不是很好,但到底是个帝王,一些所谓的‘王霸’气息,还是能感受到的。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