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被胖子的死敌吸引了一些视线,还没有消化,这边又出来一个年少的纨绔子弟,看样子身份好像还要贵重。

而这也让林景安不得不感叹京城的水深,随便出来一个家伙都足够吓人,

“景安,孟逸,你二人多加小心,可莫要招惹到此人,他乃是户部侍郎家的公子刘燕青,平日里嚣张的很。”

田行健见状突然紧张了起来,可能是以前吃过此人的亏。

林景安哑然失笑,户部侍郎,对他而言完全没什么概念,不过既然这胖子开口了,看来对方也不怎么好惹。

此时,那刘公子正沉浸在胡三的马屁当中,手中轻摇折扇,一副风流模样,殊不知在某人眼中沦为了傻叉。

待到胡三口干舌燥之际,刘燕青才满意的朝下方道:“三娘,你也听见了,看来这几位姑娘非我莫属不可了。”

无耻。

简直是无耻。

围观的众人心里已经是骂开了,只是碍于身份,没有人表现出来罢了。

就是那刚刚住口的胡三也是目瞪口呆,暗恨的同时却也毫无办法,毕竟自古民商不与官斗,他可招惹不起。

“哎呦,刘公子您可真会说笑,若都按照您这样的办法,那我这红宛阁怕是没法开下去了。”

老鸨为人还是很圆滑的,纵然心里对着刘公子百般不屑,但人家好歹是个侍郎家的公子,也不能轻易开罪。

“三娘这是何意,莫不是怕我出不起价钱?”刘燕青闻言脸色骤然一沉。

老鸨见状却是依旧笑着:“刘公子这是什么话,若是您出不起价钱,那想必就没人能够出得起了,只是我这红宛阁自打做生意起还从来没有强硬逼迫过哪位姑娘陪客的,凡事呢,也讲究个你情我愿,所以成与不成,自当是全凭各位老爷的手段了,而我相信依照刘公子的性子,自然不会急于这一时半刻。”这话就说的有点不要脸了,摆明了是要给红宛阁立作坊,别说其他人不屑一顾,就连林景安这边也哭笑不得,正所谓没有伤害,就没有买卖,这做皮肉生意的还搞出这么大的人情味也太假了一些,至于自愿不自愿,无非就是钱多钱少的事情,真要是有谁出得起几片金叶子,没准还能打包给送到府上了,这种做生意的手段在他看来太过于浅显一些了,不过是典型的吊人胃口罢了,没有新意,也少了创意。

“哦?”

刘燕青显然不知道前面是个大深坑,反而继续朝前走:“那不知依照三娘的意思,如何才算几位姑娘自愿?”

不只是他想知道,就是下面的一群人也按耐不住了。

瞧瞧台上这五位天仙一般的人物,那真是美的冒泡,不说一次全部拿下,就是能拿下其中的一个也足够了。

“刘公子此言问的好,不过既是你情我愿,那么自然要按照我们五位姑娘的方式...”

那刘燕青心里本来就痒痒的很,此刻听老鸨言语间左顾右盼更是着急不已,不等她说完,便不耐烦的挥手出声打断道:“好了,废话少说,你就说到底要怎么办吧,不管什么方式,本少爷今日是要定这五位姑娘了。”

台上的林景安看到这一幕是直摇头,这刘公子倒也是个不带脑子出门的。

人家那边坑还没彻底挖好呢,他就急着跳了,要都是这样的客人,这青楼生意想必不火也难啊。

“刘公子莫要着急,至于这方式么,倒也简单,这五位姑娘容貌不俗,才学更是不低,为此特意为各位老爷们准备了一些难题,若是有哪位老爷能够答出来,那么也就可以将这位姑娘的牌子摘下了。”老鸨缓声道。

虽然这样说,但没人会真的相信。

只靠才学赢得美人归这种事情或许有,但绝对不会生在这里。

“哼,难题?本少爷到要瞧瞧是什么难题,快些说来。”刘燕青颇为不屑一顾。

台上的田行健这时也来了兴致,顿时一拍掌,似乎是察觉自己的动作倍感异常,下一刻又悄悄压低了声音,但语气中的兴奋却怎么也掩藏不住:“出题好啊,出题好,这刘燕青本就是胸无半点墨水的人,平日里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棒槌,整日无所事事,若真按照这红宛阁的规矩,今日这五位姑娘他怕是一位也带不走了,哈哈,我倒是想看看这侍郎公子如何收场,总不能直接用身份抢人吧,我想那样只会让他自己出糗罢了。”

“没想到你这家伙挺幸灾乐祸的么。”林景安哑然失笑,忍不住打趣他一番。

“不过田兄说的倒在理,此人我也不是很喜欢。”一直未曾言语的孟逸突然插了句话。

“哼,这刘燕青与那胡三本就是一丘之貉,我巴不得看他倒霉了。”田行健话说的实在,林景安竟无言以对。

当然,他们三人只是低语笑话对方,旁人自是听不到。

但些许功夫不到,那台上的老鸨却是招呼了起来,先是将一位姑娘拉到前面,然后冲着众人笑道:“各位老爷,此女名为苏卿然,最擅长的便是诗词歌赋,此题么,自然也要带上一些书生卷气,还望各位老爷莫怪。”

“哈哈,不怪不怪,快些出题!”

“姑娘可莫要过于刁难我们,嘿嘿。”

“怕什么,尽管来就是了。”

....

下面议论纷纷,尽显嘈杂。

只是台上的女子面容未曾改变分毫,依旧是那张清冷的面容,平静的让人看不出有何异常。

如此保持半晌,她目光转过,扫视众人后才启口道:“小女子不才,手中也只有一道字谜,若是有哪位公子能够解开,自当扫榻以待。”她说话的声音与面容并不相符,添了几分轻柔与甜意的味道,给人一种绵软之感。

不少人听到这话先是一愣,紧接着就是大喜不已。

尤其是那些自认为自己有才学的家伙,解解字谜还不是手到擒来。

若是诗词方面,也许还需细细考量一番,但这个,那真是先下手为强啊。

而且如此名正言顺的比拼,你刘公子在这又如何,强用身份压人也只会让人笑话了。

“还请姑娘快些出题。”

有人一时催促,楼上的刘燕青也直勾勾的望了过来,嘴角挂着冷笑,颇有点胸有成竹的架势。

“各位公子还请看好小女子所出的字谜。”

苏卿然如此说着,手中的一张纸便被她缓缓揭开。

只是在下一刻,人们便皆是愣住了,只见纸张之上面,却是什么字都没有,完全空白,干净如斯。

这是什么意思?

不少人一头雾水,根本摸不着边际,就连一些书生也傻了眼。

“姑娘这是何意,无题如何解字?”这时有人不满道:“莫不是在戏耍我等?”

“就是,还是说姑娘来的匆忙,拿错了?”又有人跟着附和。

面对众人的怀疑,台上的苏卿然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淡然道:“小女子的字谜已经全部在这上面了。”

全部在上面了?

不少人顿时陷入了沉思之中,那些胸无点墨之人想了想就干脆放弃了,摇摇头,然后搂着怀中的娇姐继续嬉戏着,而一些士子文人则是皱着眉头苦苦思索起来,百想不得其果,至于刘燕青,更是憋不出个所以然来。

田行健也有点傻了眼,不由得朝他俩问道:“我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上面无字,这叫人如何猜啊?”

“想必是这姑娘的深意,倒是不简单呢。”孟逸沉思道。

林景安打了个哈欠,听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这问题对于别人来说难度高低他不是清楚,可对他而言,那真是秒解的过程。

拿起梨子狠狠啃上一口,不错,水大,也够甜,也不知道是哪里产的,一会临走的时候可得好好带些回去。

他这边吃的满足,殊不知这番动作被对方的刘燕青完全看在了眼中。

好小子。

本少爷在这边苦苦思索美人的问题,都快急死了,你倒好,竟然还吃起梨子来了,而且看那舒服的表情怎么好像跟你没有一点关系呢?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有时候,看一个人不顺眼就是瞬间的时间,就比如当前的刘燕青,越看林景安越是不得劲,最后干脆一拍折扇大声道:“对面这位吃梨子的兄台,看你的样子,好像已经解开了这位姑娘的字谜,不知可否告知在下呢?”

“咳咳...”

林景安被刘燕青的话给惊到了。

拿着啃了一半的梨子,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不是吧,自己莫不是自带敌视效应?怎么吃个梨子怎么也能吸引到别人?而且还是这公子哥。

刘燕青这一番话说的突然,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来,他身边的田行健顿时脸色就难看了不少。

这是自己请来的朋友,这刘燕青这么说,摆明是要打他的脸了。

而台上的苏卿然呢,闻声后秀眉微蹙,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但视线一样望向了林景安这边。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