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宛阁内,此时氛围已经是陡然僵硬住。

楼上楼下围观的众人正上下仔细打量着林景安,心中多少嘀咕些,表情之上各异,也颇有些看热闹的趋势。

这刘燕青身为户部侍刘大人家的的大公子,自持身份不说,平日里本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而他狎妓成风的行为也是众人所了解的,当然,这种纨绔子弟若真是放在京城里的一些名院之中,自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但在这小小的红宛阁内,还真没有人愿意得罪他,现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个人,莫名的就招惹上了对方,还真说不上是福是祸,而且看对方的穿着装扮更像是一个年纪轻轻的书生,那就更不好说了,毕竟这种情况以往也是生过的,因为女人这方面,被这刘大公子整惨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倒是不知道这次对方能不能幸免于难了,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相信以户部侍郎家的关系,压下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而林景安这边呢,他自然不是傻子,也不笨,对于察言观色这方面还是比较敏感的,况且刘燕青语气中的嘲讽根本没有遮掩,可以说完全就是冲着他来的,虽然不是很清楚这刘燕青为何会因为一个梨子突然盯上他,只是吧,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惹的人,想一想,若是按照当年初中念书时的脾气,就按照对方这种语气,没准就能互起争执,然后为此大打出手,但人步入社会前和步入社会后总是会不一样的,总结起来也就一句话的事情,你要是想对谁下手,阴的绝对比明的实用,以他对这刘燕青的观摩,不难看出对方是个草包,所以没必要硬着来,而且这古代凡事讲究一个民不与官斗,真要闹起来,他未必能讨的了好。

“呃,倒不是很清楚。”

他装傻充楞般的说了这么一句,轻飘飘的卸去了大半力道,只是那刘燕青哪里肯相信,冷笑一声,便继续追问道:“我看兄台从方才开始便悠然自得的很,若不是想到了苏姑娘这道字谜的答案,怎么会如此自在?”

“想不出,也就放弃了。”

他挠挠头,又轻声接了一句。

刘燕青脸色顿时就黑了,连跟着语气一窒,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愣是有劲使不出来。

这小子说的话是真是假他懒得去想,但对方言辞的语气偏偏让他恼的很,怎么听怎么都像是不把他放在眼中。

“我看兄台摆明是不想说吧?”

刘燕青这话说的已经是有些咄咄逼人了,人家如实作答,偏偏他不相信,说起来,已经是有些无事找事的意思了,那台下的老鸨看的尴尬,阻止也不是,不阻止也不是,至于其他人,那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

“刘公子,景安乃是我田行健多年同窗好友,方才多有得罪,不知能否卖我一个面子,此事就此作罢可好?”

田胖子看不下去了,心里恨不得一脚踢过去,但他为人也相当圆滑,知道怎样做才最合适。

“田家么?”

刘燕青略加思索,随即不屑道:“我当是谁呢,不过一介商贾之士,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刘公子莫要欺人太甚。”

饶是胖子脾气好,也受不住了,这家伙简直是太嚣张了。

“哈哈,欺人太甚?不知你田家有没有这个资格?”刘燕青闻言,笑的是更为放肆了。

胖子当即大怒,正要说些什么,却被一双手给拨到了身后。

“字谜么,在下倒是给解出来了,只是在下当前无官无职,只有一个贡生的名分,自认为配不上这苏姑娘的容貌,倒是刘公子,如此相貌堂堂,相信以公子的才学,这谜题怕是早就想好了,所以在下便成人之美了。”

林景安这番话事实上有三个意思存在,一来么,是这题目,我解出来了,只是不想说而已,也就是不跟你一般计较,二来么,那就是直白的讽刺了,你刘公子家室不错,方才也开口说自己才学几何几何,现在人家一顿夸你,你说不出来不就是自己打自己脸么,总不能真承认自己没那脑子吧,至于第三,那就更简单了,那就是身份上的表露,你纵然是户部侍郎家的公子,可我乃是当今皇榜贡生,你若惹事,我自然不怕,闹大了相信对谁都没好处,说不上威胁,但也不屈服于你,相安无事那便是最好的结果。

他这话一说出来,身边孟逸的神色就变了,不由得认真的看了他几眼。

而其他人,也听出了几分言外之意,脸上那叫一个精彩,如果不是场地不合适,估计某些人就要拍手叫绝了。

“本公子自然知晓答案,只是这苏姑娘虽好,但本公子心中亦有佳人,已是容不下其他女人了。”

对于林景安的三层言外之意,我们的刘大公子那是一点也没能听明白,反倒是这最表层的谎言被他当真了。

什么仪表堂堂,什么成人之美了,刘大公子那是相当受用。

看来这小子已经是怕了他,莫名的多了几分自信,但这小子说他解出了字谜我们刘大公子就不是很舒服了。

“你既然知道字谜的答案,那就说出来吧,难道本公子还会跟你抢女人不成?”刘燕青想了想,皱眉开口。

相比起损失一个青楼女子,他还是对答案更加好奇的,反正后面还有四个呢,他倒不是真放不下。

众人还沉浸在刘大公子刚才那番话里面,只感觉恶心的不行,现在也被这话题提起了兴趣,纷纷侧目而来。

“还是不要了吧,依在下的家世...”

“哼,让你说你就说,若是你真能将此题答出来,本公子今日便赏你五百两,留作御资之用。”林燕青被林景安这种语气折磨的已经是急躁不堪了,想也不想的便说了出来,他现在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听字谜答案。

“这...不太好吧?”

林景安再三犹豫,见到对面草包就快憋不住了,才改口道:“既是如此,那在下便说了。”

“说!”

刘燕青几乎是咬着牙蹦出来的这个字。

同时,台上的苏卿然,此刻也狐疑的扫视了林景安这边一眼,仿佛持以怀疑的神色。

“这字谜的答案么,自然是...”

“等一下。”

他话还没说完,楼下便有一名青年站起身激动说道:“我猜出来了,我猜出来了,这答案便是一个‘白’字”

谁知他话说完,不少人便投以鄙视的目光,苏卿然和林景安也是默契的摇了摇头。

“这位兄台猜的倒也有几分道理,不过这字谜的答案理应是一个‘迷’字。”待对方说完,林景安也开口了。

话音刚落,那苏卿然身体便是一颤,望向他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惊愕。

“‘迷’字?”

田胖子不解道:“怎么会是这个字?”

刘燕青和其他人也纷纷不解,如果不是看到那苏卿然的表情,估计他们谁也不会相信这就是答案。

“景安兄当真是厉害,我方才本以为是个‘净’字,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原来是这样。”孟逸忍不住赞叹道。

“你这家伙莫要卖关子了,快些说说,为何是个‘迷’字。”对面的刘青燕迫不及待问道。

“这苏姑娘的字谜倒也是取巧,纸上一字未写,却也是写好了的,只是大家没有看透吧,字谜字谜,有谜却无言,可不就是个‘迷’字。”经他这么一说,众人愣了下,接着纷纷恍然大悟,可不是么,只是此‘谜’非彼‘迷’,但却是用了一个简单的障眼法,不少人想通也就无比郁闷起来,答案真的不算难,就是取巧而已,想到这里,不少人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怎么想出答案的偏偏就不是自己呢,不然岂不是可以抱得美人归了。

林景安看着众人懊恼的神色并未理会,而是换成了一个腼腆的表情朝刘燕青那边轻声问道:“那个...不知道刘公子方才所说的话可还作数?若是刘公子囊中羞涩的话,那么在下便不叨扰了,权当是交个朋友,哈哈。”

刘燕青听见这话脸都黑了。

你这叫不叨扰?你他娘的是怕人听不见吧?

交朋友就说交朋友不行?囊中羞涩是什么鬼?本公子要是答应你了岂不是要被人活活笑死。

“胡三!”

越想越不得劲,刘燕青顿时想了一个其他办法。

“刘公子,您叫我?”

那胡三正和一个姐儿玩闹,听到这一声呼喊,也是吓了一个激灵,还以为自己惹到这瘟神了。

“除了你难道还有别人?”

刘青燕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本公子差点让人坑了,你居然还有心思玩,正好,这银子的事情就让你来好了。

想到此处,他朝着林景安大声道:“本公子的五百两,这胡三出了,呆会你便找他就是了。”

说罢,他也没有心思玩了,袖子一挥,便带着两个下人匆匆离开了,只留下一个胡三在原地呆愣。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