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宛阁内出来,此刻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

田行健美滋滋的笑着,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一身酒气,走起路来已经是摇摇晃晃,担心的孟逸只好上前扶着。

这胖子也不知道叫了多少个姑娘,脸上全是粉红色的胭脂印记,

不过有孟逸这个正人君子一直陪在身边,估计这家伙也没法真枪实弹的做点什么,也就是过过手瘾、嘴瘾。

断断续续的欢笑声突兀的传至耳边,林景安抬起头,遥望而去,那河边却是最为热闹,一艘艘的画舫正值繁华之际,来来往往的顺着岸边不断穿梭,透过光影,也能见到不少的姑娘,此刻正是那些所谓才子佳人赏月交流的好时机,共处一地,相互吟诗作对或是你侬我侬的说些甜言蜜语,若真有彼此倾慕的,在那画舫之上过夜也并不困难,当然,前提是你要有足够的银子登上去,说到底,这些活动还是给有钱人准备的东西,一般人要是来个想法想跟着去瞅瞅,不倾家荡产就算厉害的了,不过他倒是蛮羡慕的,毕竟是个男人。

“景安,你二人莫要着急离开,一会你我三人再去找一艘画舫,然后上去瞧瞧。”

胖子喝醉了,说话有点含糊,但是双目再露精光,作势就要上去,林景安和孟逸对视一眼就给他拉了回来。

“今日不便,还是以后再说吧。”

都喝成这幅鸟样了,还上去做什么。

不过这家伙倒是色心大的很,林景安见状也是甘拜下风。

真不知道田胖子他爹有多少钱任由这家伙挥霍,按照这样的玩法,估计用不了几年就得把田家彻底败个干净。

“林兄,那我先行送他回去了,你我他日再聚”孟逸匆匆说了句,林景安这边没觉得什么,轻轻的点点头。

那胖子仍旧一副我死都不愿意走的表情,直至被二人合力推到马车上,世界才算是安静下来。

被田行健带去红宛阁内玩了数个时辰,林景安回到秦府的时候已经是晚的不行,而且浑身上下说不出的疲惫。

阿福似乎是一直在等他,不过刚进门,他就迎了进来:“姑爷,您回来了,吃饭没有,小的这就命人去准备。”

“不用了,我吃过了,直接让他们准备洗澡水就行了。”林景安在红宛阁里面吃了不少,哪里会饿,不过经阿福这么一问,他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那梨子忘记带点回来了,实在是可惜,也不知道这秦府买了没买。

“知道了,姑爷。”

阿福应了声,匆匆下去准备了。

林景安伸了个懒腰,便朝后院的绣楼走去。

这秦府的院子实在是太大了,为此他不止抱怨过一次,纵然不比那皇宫内院里面,可走起来,也是累的人烦闷,左一道月亮门,右一道拱门,像他第一次进来的时候还曾经迷过路,说起来也可笑,不过他本就是不愿意出行依靠双腿的人,就算没有汽车的生活中也习惯骑个车子锻炼锻炼身体,单是靠双腿,那真是没法活了,院子大了,对古人来说是好的,显得气派,富足,也满足了虚荣心,但对他而言,无非就是能当景点一样观赏性的走一走,逛一逛,或是以后跟某某女人来个花前月下,坐一坐,相信总是能够打时间的,但眼下,好像真没什么卵用,相比起这种,还不如花功夫打造一些浴池、床垫和马桶了、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享受。

这样美美的幻想着,他便到了近前。

推开房门,他脚步便是一顿,忽然现正前方一道身影正趴在木桌上打起了瞌睡,走近一看,却是那小荷。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房睡?”林景安轻轻推了推小荷的肩头皱起眉头来,秦府下人们休息的时间还是很充足的,一半夜里没有事情的话那基本上都在自己的屋子里面,不轻易走动的,这小荷莫不是也在等他?

“啊。”

小荷突然被惊醒,不由得大声叫了一声。

等冷静后才现面前站着的赫然是自家姑爷,脸色先是一喜,但随即又变得慌张起来。

“好了,别感冒了,快回房吧。”林景安朝她淡淡的笑了笑,作诗就要上楼,谁知那小荷急忙挡在了他身前。

“姑爷...您...您不可以上去。”脸上一阵犹豫,小荷才嚅嚅喏喏的说道。

“为何?”

林景安当下一愣,不解的看着她。

小荷面庞陡然爬上两朵红晕,然后低着头小声道:“小荷也不知道,不过这是小姐吩咐的,说让姑爷回自己的房间睡。”说完话,便不敢看他,真要说起来,这种事情实则上不是一个丫鬟能够猜测的,但小荷当日清晨在床单上并未瞧见那些应有的东西,多少印象深刻,再加上姑爷和小姐平日里也没什么接触,一颗小脑袋才胡思乱想起来,方才好像又在姑爷的身上闻到一些独特的香味,她不由得又有点生气,虽然自家小姐有时性子冷了一些,可那只是表面现象,为人是很好的,这姑爷的做法实在是过分了一些,竟然去那种地方。

秦月娥吩咐的?

林景安闻言突然想笑出来,这女人新婚当日被自己搂着也没说什么,怎么今天就变人了呢?竟然还害羞了。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倒也不假,看来他那日的行为太冲动了点。

回屋就回屋好了,他又不是田胖子那种急色的生物,不差这一天两天,所谓感情方面么,当如温水煮青蛙。

正要离开,却现小荷正气鼓鼓的盯着自己,给他弄的有点莫名其妙。

“额...这是怎么了?”他有点不理解这小丫头的性情,怎么好好的,突然就变脸了。

“姑爷,您今日可是去了那烟花之地?”小荷仰起头,求证似得大胆问道。

“嗯,去过了。”这丫头还挺灵的,不过她怎么现的,林景安一想便明白了,想必是自己这身上的味道太重。

说起来这事还得怪那死胖子,毕竟进去那种地方,身上不沾点什么好像都说不过去。

“您怎么可以去那些地方,小姐可是在家中等了姑爷您一天呢。”小荷语气颇为愤慨的说道。

“等我?”

林景安吓了一跳,不禁脱口而出:“她等我干什么?”现在秦月娥估计还处在一个恨他的阶段呢,等他做什么,莫不是准备拿把刀杀了他一了百了?这古代的女人应该不会这么冲动吧,不管如何,他是有点没底的。

“自然是等姑爷您殿试的消息了。”见他这样子,小荷小拳头都握紧了。

“这样啊。”

林景安豁然开朗,随即摇了摇头道:“殿试结果还未下来,怕是还需等几天。”

“那姑爷对这次殿试可有信心?”小荷突然来了兴趣。

林景安狐疑的看了她几眼:“这也是你家小姐让你问的?”

“自然...不是,只是小荷想问的。”

“应该有吧。”

这丫头连谎话都编不整齐,不过秦月娥突然关心自己的殿试结果可真够让人惊讶的。

他想不出对方为何关心的理由,摇摇头,转身便离开了。

小荷内心盘算了一下,随即转身就跑上楼去,那秦月娥本就没睡,听到声响后便坐在窗前静静的观看夜景。

“小姐,姑爷回来了。”小荷兴奋的说着。

“我知道。”

秦月娥淡淡的应了句。

“只是...姑爷今日好像去了不该去的地方。”

“哦。”

她又如此回了声。

“小姐,您不会生气了吧?”小荷怯怯的望了她一眼。

“生什么气?”

“姑爷...”

“他去哪里跟我本就没什么关系,我又怎会因此生气。”秦月娥自嘲一声,摇摇头。

“小姐还是在意姑爷的,不然今日也不会在家中等姑爷的消息了。”小荷想了下,吐了吐舌头道。

“等他么?”

秦月娥双目开始陷入迷茫,望着院中还未走远的那道身影,竟是有些理不清头绪。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从听到对方今日殿试的消息后她便有些焦躁,开始患得患失。

对方不是她心中期许的那个男人,秦月娥之前将这句话反复念了成千上百遍,却没有任何的作用,似乎总有一个坏坏的笑容在他面前浮现,与那人的面庞分毫不差,挥之不去,惹人生厌,,而且她时而还能够回想起新婚当日那双既霸道又温度的大手,就是那双手,蛮横粗鲁的将她按倒,竟是让自己在他身旁睡了一夜。

她本应该是要恨他的,可一切好像都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她是他的妻子。

他呢,成了她的相公。

即便那个人不是儿时幻想中那个挥墨宣文的儒雅才子,也不是梦中所向睥睨的骁勇将军,但终是成了定局。

所以即便差了这么多,她还是希望能够听到一些好消息的,比如说,此次的殿试。

“小姐,小姐。”

见到秦月娥失神,小荷这边喊了两声。

“好了,这里没你事了,快些回去休息吧。”秦月娥吩咐道。

“那小姐,奴婢退下了。”

小荷正要退出去,到门口的时候却又回头思索了一下笑道:“对了小姐,奴婢方才问过姑爷了,姑爷说他对殿试有信心呢,小姐还是不要担心了。”如此说完,她才合上房门离开。

秦月娥闻言,目光微凝。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