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鸿蒙殿,殿内渐显明媚之际,小黄门便开始进进出出。

窗户要打开散散风,陛下不喜异味,通过气,宦官们再次将檀香摆放好,香茗备上,期间不得出任何差错。

等到宋景宗朱烨走进来的时候,屋内的氛围恰好。

今天是为众多殿试贡生阅卷的日子,他心里还是比较重视的,当然,这些事情自当不需要他一个皇帝亲自出马,只是李烨虽然明白,但也不想什么都交给自己的大臣们去做,为国选拔人才,他总是要监督一下的。

还有一点,那便是这次试卷的题目乃是他亲自出题,自然想要看看众位贡生如何作答,是不是令人满意了。

“陛下,卢大人等人到了,已经在殿外恭候多时了。”等他进入大殿坐下,才有小黄门一路小跑进来通禀道。

“宣。”

朱烨淡淡的说了句。

以往阅卷,自是大臣们早早的坐在内阁大院中商议批行,只是陛下这次突然将批卷的地方放在了鸿蒙殿内。

圣上在此,他们岂敢先进,所以等上一两个时辰也是应该的。

小黄门下去吩咐,等到几位内阁大臣进殿的时候,每个人手里面还抱着试卷,全部低着头,态度尽显恭敬。

朱烨朝他们点点头道:“今日便辛苦各位爱卿了。”

“岂敢,能为陛下分忧,乃是微臣的福分,何来辛苦一说。”

先开口之人便是翰林大学士卢子荀,他已经是年近半百,躬着身,却依旧双目曜采,叫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卢大人说的没错,为臣者,理应如此。”御史中丞蔡攸看他一眼,心头一紧,却是不甘落后道。

“哈哈,诸位都是朕的好臣子,既然如此,那么各位爱卿便开始阅卷吧。”

朱烨对这话还是颇为受用,当即便大笑一声道:“你们给朕好好瞧瞧,我大宋之疆域,可还有能造之人才。”

“是,陛下。”

众人回答的自然是饱含慷慨淋漓,鞠躬尽瘁的情绪。

只是嘴上说着,这些人心里却不这么想,皇上既然亲自参与阅卷,那肯定是有原因,莫不是要来探查什么?

大宋朝科举制度还是存在很多弊端的,譬如说泄露考题,或者是关系户,基本上大权在握的官员都会适当的动用一下,这种常态甚至在近几年有些浮上水面的趋势,而且呈现官官相护的趋势,所以在场的众人多半没能例外,眼下,他们则是有点担心会不会是这个问题被人揭了,于是后面的几个人偷偷看了蔡大人一眼,现对方脸上没什么异常表情,他们提着的心才放了放,毕竟此事若被圣上知道,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但眼下,摸不清楚圣上的真实想法,他们一样不敢疏忽。

批阅!

一定要细细的批阅!

三百余名贡生的试卷批阅起来度并不快,哪怕几位内阁大臣齐聚在此,那也得细细观看,而朱烨这边倒是显得简单一点,皇帝就是皇帝,他的心思还是只放在诸多贡生的前十之中,其他的,一时半会也没兴趣。

这贡生第一名朱烨是有印象的,是个叫闫世恒的少年,在京城之内颇有名气,就是不知道这试卷答得如何。

念到此处,朱烨便低头开始细细的看了起来。

对于第一道题目治国之策,这是朱烨为了选拔人才设定的第一步,作为皇帝,自然关心治国之道,这是巩固皇位的必要因素,为此平日里也没少用此题对一众臣子问,只是朝廷上面臣子的回答基本上都是那一套,问的多了,但答案总是那么几个,所以想到看看这些年轻的贡生会不会给予一些不同的观点,但读下去,朱烨眉头就深深皱了下去,此子文采虽然不错,也写的一手好字,但说到底,还是没能脱离那些臣子的概念,实在是有些叫人失望,守成有余,拓展不足啊,失了兴趣,后面他也懒得看了,直接拿起第二份试卷。

苏世恒。

莫要叫朕失望啊。

如此想着,他又继续观看起来。

只是这份试卷的答案也没叫朱烨观看多久,甚至于脸都有点黑了,先不说此子试卷字里行间处处透露着轻狂,他本不反对贡生大胆抒自己的见解,可此子的言辞却是有些过了,好像那言外之意你比朕还适合当皇帝,真不知道怎么考上的贡生,像是什么乱世以德治之,懈局以儒安之,拓外以法明之,这些话还用你来说么,难道朕什么都不懂?最可笑的是竟然还给朕勾勒出纳入金、辽两地的宏图伟业来,什么攘外安内,调兵遣将的时局都规划出来了,若朕真要这么做,大宋估计早就在朕手上丢了,简直是胡闹,一派胡言。

若是苏世恒知道朱烨此刻的想法估计要吐血三升,一头昏过去,他只是想要倾尽心血的为陛下贡献自己的想法,自然是要抒那些美好的未来,也能让陛下看到他的一颗赤子之心,谁曾向被朱烨全部当成了废话。

下方的几位大臣见到圣上脸色变样,心里也是疑惑极了,不知道是哪位贡生试卷答题有误,惹得陛下生气。

只是圣上那边批阅的乃是甲子前十名试卷,就算不如意,相信也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去,此举倒是奇怪的很。

对视交流了几眼,众人又匆匆低下头去。

这边朱烨再次将苏世恒的试卷丢在一旁,深吸一口气,才又缓缓拿起了第三份,也就是我们林某人的卷子。

只是看了一眼,朱烨便给气乐了。

好小子,这治国之策写了寥寥数百字,本以为要抒其辽阔胸襟,但怎么看怎么跟没说一样,尽是废话连篇。

“自圣上即位,天下安乐,四海升平,有所耕,有其依,臣自衬无越之陛下前策,民生知其意,军政知其行,然陛下夙夜忧心,已然通透,臣不敢妄自菲薄,自知圣明,尊圣上之心,行圣上之意,以臣旧学冒进...”

林景安这番话说白了就是拍马屁,而且还是狂拍特拍。

自从你朱烨登基治国以来啊,天下那是安居乐业,天下太平,好的很,而我呢,这脑子里面自然想不出比您还好要的治国之策了,您了解百姓,也通晓军事,夙夜忧国忧民,早已经是将这天下间的事都顺理明白了,我又哪里敢胡乱说话呢,所以我有自知之明,尊重陛下的想法,做事呢,也做陛下吩咐的事情,我是新人,但跟在陛下身后还是可以现学现用的,林景安写的这些东西完全没有丁点自己的主张,就连后面也是陈述朱烨近年来的治国之策,哪里好,哪里妙,又是一顿夸赞,当然,不能说的那么直白,但一眼让人看明白还是没问题的,这也就是落到了朱烨的手中,要是换做其他人,估计早就仍在一边了,这种马匹是你能拍的?

所以朱烨表面上生气,心里还是舒坦的不行。

想想也对,朕的确不应该为难这群士子,毕竟这天底下没有比朕还要高明的人了。

嗯...

林景安。

不错,深得朕心啊。

朱烨有心直接下令宣给林景安一个官职,但这番试卷当着文武百官面前倒是有些拿不出手,也不好当面说。

正当他犹豫之际,忽然看到了林景安后面的那诗。

.....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

不看不知道,一看这朱烨更是欣喜不已,他本来就是爱诗之人,自然懂得如何鉴赏,此子倒是有些才华的。

如此反复读了几遍后,朱烨才看似不经意的将试卷放在边上,心里面则是记住了他的名字。

....。

正在秦府后院忙前忙后的林景安这时狠狠打了个喷嚏,不知道谁又惦记自己了,要是个美女么,也不算亏。

“姑爷,现在该您走了。”见他失神,对面的小荷顿时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

“哦。”

林景安摇摇头,驱散掉那些莫名的想法,手中的小跳棋却是一步两步三步的快蹦跶到了小荷的领地当中。

得,全军胜利。

“额,小荷,看样子,你好像又输了,按规矩,让我弹一下。”

这跳棋是林景安临时为了解闷做出来了,本来找的对手是阿福,不过那小子太单纯,怎么玩怎么也不上劲。

这小荷虽然比他强了点,但好像也不是对手啊。

“姑爷,又要弹啊,要不算了吧。”

小荷其实很喜欢这种新式的棋子玩法,只是输了自己的脑门就要被姑爷弹一下,有些疼呢,她有点怕怕的。

“不弹也行啊,揉肩还是捶腿,你自己选吧。”

林景安人畜无害的笑着,这才是他的原本目的,弹脑门只是吓唬人的。

小荷嘟着嘴走过来为他轻柔的捏起肩膀,明明自己手上加了力道的,可姑爷怎么看着好像越来越舒服了呢?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