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有了玫瑰花的着落,林景安也就没必要继续在这热闹的市集上逛下去了,当即便掉头回府。

跨入秦家大门,路过前院的大堂的时候,他正想着是不是进去跟岳父大人打个招呼,便听见里屋一阵怒的声音,好奇之下驻足听了几句,现是岳父大人正在脾气,只是不清楚对象是谁,而谈论的言辞之中好像是生意上出了什么问题,听得一个大概,他便摇摇头走开了,现在在这秦府之上,他除了有一个姑爷的身份外,其他的种种事情好像也就是个局外人,不知道是被人区别对待还是他未曾完全转换身份,总觉得还没有完全融入进来,所以他若是真进去慰问出出主意,也未必有人会当真,还不如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反正那岳父大人至今还没跟他动过怒,怎么说咱也是个有特权的人。

回到自己的屋内呆了会,书是看不下去的,哼了几歌嗓子也干的很,觉得没意思,他便朝绣楼那边走去。

秦月娥还是老样子,宅女这两个字似乎不足以彻底代表她,如果他不来,估计整年来也见不到这女人一面。

在后院溜达过来,倒是没瞧见小荷这个传话筒。

这丫头自从前几天与他打赌完,也不敢轻易在他眼前晃悠了,好像是守在这,不过现在应该是去忙什么了。

没人妨碍更好,林景安当即便轻轻的走上绣楼。

推开房门,屋内还是那股淡淡的甜香味,不得不说,他很喜欢,当下便深深吸了几口。

那秦月娥正在桌前做些女红的事物,见到他进来,似是有点慌乱,急忙撤了下去,然后看着他,蹙起眉头。

“一个人老在屋子里面闷着可不是什么好事,时间长了容易得抑郁症。”林景安说着话就一屁股坐到她对面,自顾自的给自己斟上一杯茶水,似乎觉得言辞有点潮流,后面又加了句:“哦,抑郁就是闷闷不乐的意思。”

秦月娥不知道听懂还是没听懂,仍是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淡淡道:“月娥的事情似乎不用公子操心。”

得,二人成了夫妻多日,这称呼却是始终不曾改变。

不过林景安是什么人,全当没听见,然后他继续道:“殿试已然落幕,剩下的便是静候消息了,这些天在家中倒是有些无聊呢,我们出去走走如何?”草长莺飞的季节,外头景致怡人,四处去瞧瞧倒是不错的选择。

“有劳公子关心,只是小女子在家中呆的习惯了,倒是没有出去的打算。”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隐秘的闪过一丝不自然和痛苦,但林景安还是很快就捕捉到了。

年幼时期丧母,再大些便因身形被外人们传起了风言风语,对一个女孩的伤害不可谓不大,尤其现在是大宋朝,如果心理素质不过关,自寻短见怕是都不夸张,所以对这秦月娥的自我封闭管理,他倒是能够理解。

“去院子中看看花草如何,或许你我二人下下棋?弹弹琴?”林景安适当的又换了一个话题。

“公子若是无事,倒是不妨看些书籍修身养性。”

秦月娥语气渐冷,而且也有些言外之意,好像是在说他游手好闲。

“嗯...那些东西看得腻了,而且时间久了对眼睛不好,也罢,我先去楼下等你好了。”

他站起身,作势要走。

只是林景安脚步挪到门口的时候突然用一个略为不经意的语气道:“趁我好说话的时候千万要来哦,不然...”

话没说完,林景安便匆匆的下楼了。

只是在他的身后,秦月娥却是咬紧了牙关。

联想起新婚当日此人的无赖作为,她既有愤怒又有些害怕,或许,还有连她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情绪在其中。

林景安可不会顾及秦月娥内心的想法到底是什么,讨厌他?还是没感觉?其实都不重要,所谓重病还需狠药医,对待女人,适当的迁就才是正确的做法,若真是完完全全的听从对方,那就真成傻缺了,就拿这秦月娥来讲,要是他真的就这么掉头走掉,也许一时潇洒,那么抱歉了,恭喜你,永远也别想走进对方的心里了,何来其他的情情爱爱,也许到时候只能徘徊在她的世界边缘了,所以那不是扯淡么,身边放着这样一个模特级别的美女然后无所作为,老老实实的当一个单恋的正人君子?对不起,他没那个境界,做不到。

将棋盘在院中摆好,林景安的视线便望向楼上的那个窗户,他知道,对方一定能看到。

如此,他便不着急了。

半个时辰,你不下来,我就上去。

恰巧小荷不多时便回来了,见到他在绣楼下,小丫头第一反应便是逃离,但想想脚步又停住了,反正姑爷当日说算了,自己不下就好了,怕什么,这样忐忑的想着,她便走到林景安面前打起了招呼:“姑爷,您来了。”

“嗯,你这丫头去做什么了?”他笑着问了句。

“去三夫人那边帮忙了。”

小丫头如实做答,见他面前又把跳棋摆好,这可让她吓了一跳,转而犹豫道:“姑爷,您是来找小荷下棋的?”

林景安一怔,见这丫头那纠结的表情,当即笑了起来:“放心,不是找你的,是找你家小姐。”

“小姐?”

小荷闻言大吃一惊:“姑爷是找小姐下棋?”

也难怪小丫头语气会这么吃惊,小姐的性格这大院里除了老爷,相信就她最为了解了,平日里只见过老爷上楼去找小姐说话的,还没见过小姐主动去找老爷,更别说其他的几位夫人了,除了逢年过节外,小姐基本上是很少出来走动的,虽然眼下是姑爷,可依照小姐的性子,怕是也不会下来的,小荷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要不小荷去跟小姐说说?”小丫头还是怕自家姑爷会因此生气。

“不用了,她一会就会下来的。”

林景安摇摇头,让小荷先坐下跟他对弈,只是小丫头显然三心二意,竟是越下越糟糕,不禁叫他有些郁闷。

小荷的心思压根就没在这棋盘上,只是想着呆会小姐不下来自己该怎么劝少爷。

二人各有心思,如此间大约下了三盘,正当林景安准备倒数一百个数的时候,绣楼中终于走出了一道倩影。

小荷惊讶的张大嘴巴,他则是愣起神来。

方才在屋内坐着的时候没看清楚,这秦月娥今日穿了一件淡蓝色的曳地长裙,上面并无碎纹和一些花哨的装饰,素然之中反倒是极为好看,而本来有些蓬松的裙摆在她的身高下则有着另类一种美感,散落肩头的长也被一个束带缚起,直直垂下,看的某人当即就陷入了进去,难以自拔,以前别人总说个子高的女人一般都是飞机场,不过林景安的视线装作不经意的扫视了几眼,得到的答案完全是相反的,这秦月娥不论是身材,还是面容,绝对都是万里挑一的绝色美女,当然,这样的美女今后怕是只能由他来细细的欣赏了。

秦月娥下来实则内心作了一番艰难的挣扎,但她到底还是妥协了。

实在是因为上次林景安的霸道行为太过分,给她留下的记忆过于深刻,虽然这个家伙之前言语中没有什么情绪,可一些事情是绝对能做得出的,她不知道对方会干什么,但绝对是她承受不住的,为此,她只能下来。

“太好了,小姐,方才小荷还怕您不会下来呢。”

小丫头无疑最兴奋,他的愿望很简单,只好姑爷和小姐感情好就是了,不过这姑爷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呢?

秦月娥只是点点头,没有回话,然后带着薄怒的面庞便看向了林景安。

“既然来了,那就坐下吧,好好陪我下棋。”某人对此全然无视,伸手示意道。

秦月娥深吸一口气,但还是挪动步伐坐到了他的对面。

“只是下棋?”她皱眉问了句。

“只是下棋。”

林景安点头,然后他又想了下:“当然,如果你想做点别的,我也乐意奉陪。”

“不必了。”

秦月娥冷声说了句,视线便看向棋盘,随即,面前的棋子让她有些疑惑不已。

“哦,看来小荷这丫头忘记跟你说了,我们下的棋名字叫做跳棋,我最近新想到的一种,希望你不要介意。”

将伟人的明归纳在自己的名下,也是需要勇气的,林景安毫无愧疚感。

“这棋...”

秦月娥想说自己不会,但看到对面这张恼人的面庞,反而问不出了。

“嗯,倒是不难。”

林景安见状了然,开始为她讲解起玩法,言语直白,秦月娥倒是理解的很快,不等他全部说完,便开始了。

不过开始的快,输得也快。

毫无悬念的,作为新手,秦月娥的水平也只是强过小荷一点点。

“哦,方才忘记跟你说,你输一盘,明日便要再跟我下一盘。”第二局开始前,林景安一副我想起来的样子。

秦月娥面色剧变,变换几番,才咬牙道:“那若是我赢了呢?”

林景安摸着下巴很认真的想了想:“那我便在夜里来到你窗下,亲自为你唱一曲子。”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