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话说完,秦月娥只是面露不解,但一旁的小荷却是面色红润,她很清楚姑爷的曲子是多么不堪,根本是听不下去的,心中暗自呸了一声,想要告诉小姐,可又不知道从而说起,只能祈祷小姐赶快赢过姑爷了。

林景暗丝毫不管对面佳人的感受如何,自顾自的下着棋,拿起、落下,表情异常的轻松。

秦月娥方才那第一盘也只是想尽快的赢下他而已,但一盘过后,他对于这跳棋还是生出几分好奇来,虽然表面上玩法简单,可却隐藏着诸多的路数,不可小觑,狐疑看了对面这个无赖一眼,她终于开始认真起来。

于是,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二人都在棋盘之上度过。

要说有什么变化出现,最显著的应该就是林景安的表情了,从开始的淡然与洒脱,一点点演变为凝重与严肃,最后眉头似乎都要拧在一起打架了,这秦月娥开头的棋风其实与小荷是颇为类似的,无非是依照自己的感觉走,就像是天黑了在摸路一样,不知道那里是方向和捷径,也可称之为乱下一通,但从第四盘开始,这种感觉却是陡然一变,秦月娥不知为何突然一下子就转换了棋风,不仅延缓了落子的度,而且进攻上也显得疾风骤雨,大局观很快便清晰的浮现出来,某人那二吊子水平应付新手自是没问题的,可后面则是越下越有压力,到眼下这盘,他自己都已经快要撑不住了,如果不是穿越者的那点自信心在作祟,估计他能破口大骂起来,谁说古人傻了,谁说古人天真了,简直就是放屁,这女人的心思缜密程度简直无法估量。

“咳咳,好了,这已经是第十盘了,我也有些累了,今日就到这里,明天再说吧。”

侥幸领先几步拿下这一句,林景安心头已经是砰砰直跳,他不敢表现出来,所以故意伸了个懒腰以示轻快。

小荷很是郁闷的看了自家姑爷这边一眼,有些愤愤不平,小姐这就快赢了,怎么就不下了呢。

林景安自是回瞪回去,你这丫头懂什么,好歹是我想出来的玩法,若是第一天就跪了,那还有什么颜面啊。

对面的秦月娥抬起头,静静的看着他片刻,随后蓦然冷笑了一声道:“依照公子的棋艺,明日怕是不用来了。”

“哈?”

林景安‘不是很明白’的挠挠头,然后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问道:“那个...方才难道是我输了十盘么?”

“既然公子如此固执,那便明天见好了。”

秦月娥淡淡的说完,便起身上楼了。

小荷瞅了瞅姑爷,又看了看小姐,还是快步跟了上去。

望着佳人离开的背影,某人不禁喃喃自语起来:“啧啧,我的目标可不是赢你,不过你下的实在是出人意料。”

林景安抱着头轻轻叹了口气,赢输他是全然不介意的,能不能让这女人心甘情愿面对他,这才是要问题。

依照眼下看,似乎成果还是有的。

不过今天回去后可累好好琢磨琢磨了,争取明日一路碾压...

有人说,理想之所以能够称之为理想,那是因为遥不可及,抓不到,摸不着,林景安以前是不怎么相信的,但随后的几天,他将这句话反复念了数百遍,深刻的背了下来,因为他已经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什么是痛苦并快乐着,快乐的是天天能够见到一位美女,极为养眼,对视力的提升有着不错的效果,至于痛苦的呢,那就是这位美女不是很通人情,棋风已成,俨然势不可挡,不说他之前领先的趋势不复存在,十盘里面,目前就连一半都很难赢下,这还是在他全神贯注的情况下,而且秦月娥呢,从那张冷淡脸上就能看出,完全是在逗他玩啊,男人的自尊心那是被踩了一番又一番,连同自身智商都间接性的收到了极大的侮辱。

悲催的某人为此伤透了心,只能在漆黑夜里,迎着冷风,感受寒意,来到秦月娥的绣楼底下纵情高歌几曲。

只是唱歌的第一日,林景安便有了收获。

那是一把剪刀,在某人唱到一半的时候,便毫无征兆的从楼上丢了下来,差点把他给吓死。

刚穿过来没多久,什么都没做呢,连媳妇还没拿下了,难道小命就要没了?你们女人还能不能讲点道理了?

不过依照秦月娥的性子,倒是不怎么奇怪。

可我们林某人也不是知难就退的主,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么。

轻浮的词语不能继续唱了,因为这秦月娥显然是有底限的,所以林景安干脆静下心选择了几以情动人的。

.....

“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

“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在改变。”

“宁愿用这一声等你现。”

“我一直在你身边从未走远。”

.....

他这边唱法新奇,声音渐显投入,楼上的秦月娥和小荷却是面色各异,一个始终咬着牙,一个面旁染了色。

这年头,才子佳人的正常爱恋程度还停留在柏拉图式的样板当中,若真要追求某某女子,手段上也都是极为隐晦的,或是寄托在爱慕的词句上面,或是眼神上相互的交流,然后你害羞,我也害羞,玩的是彼此有没有默契的游戏,期间若是能牵个手,那对于双方来说便是莫大的逾越了,而林景安做呢?明显已经出临界点不是一星半点了,如此直白的言辞,如此不经世事的曲调,无一不是在宣告特立独行,只要女方不是个傻子,那基本都能知道他要说什么,而又有几个女子能够被这样的方式所打动呢?答案自然是:没有。

大宋朝大家闺秀的保守程度是绝对乎想象的,自由恋爱也只是极少数的人,眼下的秦月娥便是活生生的例子,在结婚的时候才能看到自己的夫君是什么样子,期间又怎么会有感情可言,所以这个时代的男人喜欢三妻四妾,喜欢留恋于那些风月场所,只是因为在那些环境下,才能够正常的去谈情说爱,而女子这边呢,基本上就是禁锢的三从四德了,偶尔一些跳脱的女权主义者也很快被某些恶权浸了猪笼,所以女人对未来夫君的期许,只能是通过幻想去实现,说到底,这些不过是历史体制下的产物,林景安要做的便是尽可能打破,若是单纯的为了解决生理需求,他完全可以随大流的生活,花上一些银子就能搞定,但是他不想再经历前世的过程,也不想被这朝代压制,所以他选择了比较持中的行为,既不像那些翩翩君子满口诗词道德,又没有真正的去做一个无赖痞子,对他来说,倒是蛮合适的。

“小荷,去,将窗户关上,我不想再听到此人的声音了。”

秦月娥沉声开口,心头恨不得直接将林景安踢出府。

虽是在她的院子中,可这声音传出来,未必不会让一些路过下人们听到,岂不是惹人笑柄,简直恼人的很。

“是,小姐”

小荷听从吩咐,将窗户关好,然后偷偷的看了下面的身影一眼,心头也是咂舌不已。

姑爷说的是倒是一点都没有错呢,她原以为姑爷是不会来的,没想到真的唱了,而且那言辞...好是羞人呢。

林景安眼角轻微一撇,便现了小丫头的动作,嘴角忍不住笑了笑。

这女人估计是听不下去了,心里面应该也恨死他了吧,不过感情这种玄妙的东西,没准恨着恨着就爱上了。

“小姐,外面夜寒,很冷的,要不您还是跟姑爷说说,让他回去休息吧。”小丫头转过身开始劝慰自家小姐。

“他这么喜欢唱就唱好了。”

秦月娥其实本想说加一句‘尽是些下作的曲子’,但听到方才那几句,到了嘴边的话却莫名的又被咽了下去。

“可这事若是被其他下人知道了,怕是会笑话姑爷和您的。”

“你的意思是....”

秦月娥皱了皱眉,正犹豫着是不是亲自下去将此人打离开。

这时,便听到外面‘阿嚏’了一声,然后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了句:“算了,我先回去了,你也好好休息吧。”

这怪人。

秦月娥心头不禁冒出了几个字来。

“小姐,姑爷人其实还是很好的。”见到她失神,小荷低着头突然说了句。

“你这丫头,哪里会知道好人和坏人。”秦月娥语气轻松了些许道。

“姑爷进府的时候,一直都是小荷在身边服侍,所以对于姑爷的为人,小荷还是清楚的。”

小荷继续道:“而且您和姑爷终究是成了亲,也看得出,姑爷是喜欢小姐您的,不然也不会为小姐做这些了。”

“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瞎操心了。”她没有回答,而是转移了话题。

“小姐...”

“好了,不要再提那个人了。”

秦月娥打断她,然后缓缓问道:“对了,你今日不是去三姨娘那边帮忙了么,可有什么趣事生?”

小荷一怔,想了想,然后使劲点点头,主仆二人便开始聊了起来,摇晃的烛光透过窗户,一直持续到深夜...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