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满目尽是诱惑的美梦中费力逃脱,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然后某人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叹了口气。

本属于秦府中为数不多清净的时辰,林景安却开始异常忙碌起来。

左顾右盼的在大院中穿行,偷偷用木桶打满水,然后快撤回屋内伤感的洗内裤,没办法,昨夜的春梦了无痕,留下的证据很是见不得人,虽然他不是很想惯着自己的兄弟,但本是同根生,你舒服我也爽的道理却是深刻明白的,只能暗自骂上几句不争气的话,然后再三警告一番,哎,所以为了给这家伙打扫清晰的事故现场,他只能是亲自动手了,阿福那小子方才竟是还敢凑上来帮忙,一脚便踹在这家伙的屁股上将其赶跑,没毛病,还能不能给姑爷我点**权了,犯法的好不好,也就是没律师没钱,不然你小子就有的受了。

洗干净贴身衣物,然后吃过阿福战战兢兢递过来的早饭,他便再次朝秦月娥的后院走去。

昨夜好歹推演到了半夜,累的不行,今天说什么不能落了下乘,当然,若是真输了也不怕,有曲子怕什么?

无所谓了。

他跨入后院,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愕然在了原地。

只见秦月娥已经早早的便坐在了圆桌前,背影婀娜,正跟身旁的小荷说着话,看二人的样子似乎是在等他。

额,怎么会突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呢?他无语的笑了笑,还是走了过去。

小荷见到他过来,便识趣的退到身后,而林景安与秦月娥彼此对视一眼,战局便与往日相似般的拉开序幕,这行为倒是添了几分默契程度,其实他们二人之间每日能够交流的言辞是极为有限的,大部分时间都是林景安在说,秦月娥更像是一个聆听者,至于听没听进去,林景安是完全看不出来的,毕竟这女人对他只有那一副淡雅平静的表情,除非是他讲的东西有点乎时代的开放,对方才会彻底冷下脸来,言语上也会暗讽他一下,没什么好话,所以尝试了几次,他也就清楚对方的底线了,一些轻微有趣的笑话还是可以说的,但映射男女之间那些事的就全部被他给砍了,那些段子,还是让后人自行明吧,反正他是不愿意得罪人。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一个赶考的书生在某个村前经过时,看到村里一头正在拉磨的毛驴,靠近时却现这头毛驴的脖子上带着一串铃铛,他便很是好奇的问那毛驴的主人,为何要如此,主人便回答他说:“我打瞌睡的时候,毛驴常常会偷懒,所以在它脖子上面系上铃铛,只要它偷懒不动,我便听不见响声,就可以马上察觉。”但男子想了下又问道:“可如果毛驴站着不动仅是摇晃脑袋又如何呢?那岂不是一样还在偷懒。”

林景安举着棋子故作思考道:“你们猜那主人怎么回答的?”

秦月娥低着头没理他,小荷却是双目兴冲冲的盯着他,有些急不可耐的想要知道答案。

林景安笑了笑才道:“那毛驴的主人只是看了看书生,然后摇头道:我可没地方买一头像您这样聪明的毛驴。”

“噗。”

他这边刚说完,小荷就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然后又捂住嘴巴。

秦月娥回头瞪她一眼,紧蹙的秀眉莫名微微有些颤动,林景安瞅到对方的变化差点就大声喊出哈利路亚了。

正犹豫着是不是再接再厉的继续讲一个彻底将这女人的笑点戳出来,谁知阿福却是在月亮门外高喊了起来。

“姑爷,姑爷,您快去...大堂吧,老爷找您,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话说的急,气喘之余,并不是很连贯

“怎么这幅慌慌张张的模样,到底有什么事?”

他表情有些狐疑,这老丈人这些日子基本上没有跟他照过面,唯独殿试后询问了一些关于信心与否的问题。

当时他也都一一作答了,所以这个时间又有什么大事会找他。

不仅他狐疑,就连秦月娥和小荷也都是看了过去。

“小的也不知道,不过好像是宫里面来人了,老爷只是吩咐小的赶紧让您过去。”阿福着急说道。

“宫里来人?”

他嘀咕下,站起身,然后回过头朝秦月娥道:“等我一下,去去就回。”说完,不等对话回应,他便离开了。

跟随阿福来到大堂这边,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只见院子中站着十几个带刀侍卫,满脸肃然,没细看,便嗅到了一股杀意的气息。

而这些人身边,则是摆放着几个大大的木箱,上面还陈列着其他的绸缎、托盘等物件,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秦老爷正在与那为之人交谈,语气恭敬不已,而对方显然是宫内的宦官装扮,倒不难认出,见到他过来,秦老爷便笑意盈盈的介绍道:“贤婿快些过来,这位乃是陛下身边王公公,此次是来为陛下揭露殿试结果的。”

殿试结果?

只是一句话,林景安便清楚了个大概。

当即,他便走上前笑道:“哈哈,原来是王公公,先前几日未曾瞻仰公公面容,今日一见,倒是英武不凡啊。”

这王公公显然也是个吃好话的,听他说完,面部的喜意怎么也隐藏不住,却愣是偏偏摇头谦虚道:“林公子这是什么话,今日过后,怕是只有像您这样的才子能配得上这‘英武’二字了,殊不知要迷倒多少姑娘了。”

他这话说出来,倒没有作假的成分,以前的林景安身材虽然显瘦,可面部还是英俊的一塌糊涂,现在被他锻炼出了身板,不管是面容还是气度,纷纷都提升了一个档次,那自然是更加不凡了,只是他自己没感觉。

“公公岂能乱说,您若是不要,那那我看天下间也没人敢接了。”

他故作生气的样子,心里也是恶心的不行,对着吹就算了,你一个宦官这样夸我,是打算搞基还是怎样啊。

王公公闻言,顿时大笑起来,眼睛都眯起来了,心里暗道:这林公子与先前那些书呆子不同,倒是个妙人。

想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继续道:“依老身看,陛下可是相当器重公子的呢。”

“哦?不知公公何出此言?”

他二人说话声音本就小,加上离着近,所以林景安不着痕迹的掏出几锭银子偷偷交给对方倒也没人会现。

也亏了他早有准备让小荷备了些,不然还真没法套话了。

王公公摸着袖口中的银子,脸上喜意更重,挥挥手,招呼他过来,然后附在林景安耳边道:“当日陛下和诸位大人批阅试卷的时候,老身就在门外伺候,期间为陛下上过几次茶水,但公子的试卷,始终都在最上面。”

林景安闻言内心便是一沉,他压根就没想过在官场飞黄腾达,莫不是试卷答成那个样子,也能称之为上佳?

那些贡生都是他娘的什么水平啊,心里诽谤着,林景安倒也不敢表露出来,只能打了个哈哈道:“既然如此,那就借公公吉言了,不过呆会公公可要给几分薄面,恰巧府中昨日购入了一些佳酿好酒,若是公公不在,那便着实可惜了。”虽然对这种为了上位而让自身残疾的男性同胞投以深深的鄙视和不理解,但皇上身边的人,那自然是要拉拢的,在成为食物链最顶层的人之前,你要尽可能与身边的人保持好关系,哪怕对方令你反感,也不要轻易的表现出来,这是他混迹社会多年的经验。

“这...不太好吧,今日可还有多位贡生等着老身的消息了。”

“无妨,那过后便差遣下人送到公公的府上。”他眨了眨眼道。

王公公大喜过望,然后正了正脸色道:“既是如此,那林公子,咱就办正事吧。”

“公公请。”

他退后了几步,与岳父大人站在一起,恭候圣旨。

“滁州訾隆下河人士,林景安接旨。”

话刚开口,林景安还没什么反映,他身后的岳父大人和下人们便全部跪倒在地,这一幕顿时就叫他哔了狗。

那自己跪还是不跪呢?

保险起见,林景安不打算玩什么高傲,正要下跪之余,便被王公公给拦下了:“陛下说了,公子站着接旨便可。”

林景安松了一口气,算这皇帝还是个人。

那王公公自是不知道他目前想什么,轻咳几声,然后才将圣旨打开,接着朗声宣读道:“岁末恩科,盈奕尺上,今值诸位贡生抒才予心之际,朕心欣慰,诸位大臣批阅试卷数天,阅卷三百又一,朕亦监访,故而特此昭告贡生,观,訾龙下河贡生林景安,策论不足,文采当道,德行显著,于此,故赐器监一职,即日上任。”

还没完,这王公公又把那些赏赐给他的财物各自阅读了一遍,不过林景安后面就没有听进去了。

他目前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那什么器监一职。

到底是什么鬼?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