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景安正吐槽着,那边秦老爷老脸都笑成一朵花了,虽然不知道器监具体是个什么样的活计,可到底是让陛下封赏,能差到什么地方去,但他随即又有些担心,上前低声问道:“敢问王公公,这器监要到何处上任?”

“林公子官拜六品,岂能远走,自然是要留在这京城之内了。”王公公意有所指道。

秦老爷眼前又是一亮,他心头最不愿意的便是林景安被封官流放在外,那样自家的生意面上就太难照应了。

如今能留在京城内,那自然最好不过了,而且这官职还是六品啊,岂不是比那御史大人还要整整高上一阶?

想到这,秦老爷莫名的激动起来,急忙催促自家姑爷接旨。

林景安浑浑噩噩的上前拿过,强行又跟这死人妖笑着客套几句,才将其送走。

等到人都走干净后,秦老爷左右踱着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他才一拍手大声喊道:“老庄,老庄。”

“老爷,有何吩咐?”老庄匆匆的走了过来。

“去,在账房准备五百两银子,再筹办一些厚礼,下午让人送到王公公的府上,记住,中途万万不要声张。”

“是,老爷。”

那老庄应了声便下去准备了。

林景安闻言不由得高看了岳父大人一眼,但想想也就释然了,怎么说这岳父大人也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这门里的道道想必也不比自己差到什么地方,哪里用他开口提醒,只是他还是有点想不懂这皇帝的用意。

那器监到底是做什么的?怎么这二字听着不像是文官的样子呢?

“哈哈,贤婿果然高才,如今得陛下重视,他日定能飞黄腾达了。”

秦老爷现在是怎么看林景安怎么顺眼,心里那是一个舒坦,从没感觉自己当初榜下捉婿的行为是如此正确。

“岳父大人谬赞了。”

“好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今日得此喜事,理应夜摆晚宴,到时你便与月娥一起来吧。”秦老爷笑了笑道。

要说秦老爷现在还有什么担心的地方,那就是怕林景安对女儿没有感情可言了,所以当下便提出这个话题。

“这...”

秦月娥虽然肯见他,但还没有到夫唱妇随的地步啊。

正犹豫着是不是委婉拒绝,却现岳父大人已经匆匆走掉了,着实让他目瞪口呆。

没有办法,林景安让阿福将面前的东西全部搬运到他那间屋子里面去,他自己则是再次来到了后院这一边。

两个女人还算是听话,此刻并没有离开。

小荷见他回来,便急忙开口问道:“姑爷,府中可是生了什么大事?”

他不慌不忙的坐下,然后轻轻摇头,再次拿捏着棋子:“只是官职下来了,还有些赏赐的东西,倒也没什么。”

这话其实是说给秦月娥听的,其实小荷这样问也是给对方听,倒是有些多此一举了。

“这么说,姑爷要当官了?”

小荷有些没反应过来,似乎有一定的震惊感,最后便被满脸的喜悦所冲刷掉。

秦月娥这边也好奇的抬头看他一眼,二人的双目一下子便对视上,片刻功夫不到,后者便快的低下头去。

“哎,这可真让人伤心,你就不想听听你的夫君当了多么大的官?”林景安笑问道。

“公子还请自重。”果不其然,秦月娥脸色登时便如同被雪覆盖,别说,这股冷艳感更容易叫人升起占有欲。

“那姑爷到底是什么官?”小荷没注意到自家小姐的变化,忍不住再次开口,秦月娥呢,倒是也没制止她。

“呵呵,说是器监,不过倒是不知道是做什么的。”林景安如实回答,毕竟这名字实在是挫了一些。

“小姐,姑爷说的军器监到底是个什么官啊。”

小荷转过头很是天真的询问,林景安差点就要站起来拍手称快了,这丫头,也是没谁了,实在是有眼力价。

“军器监,正六品。”

秦月娥头也不抬的回答,但内心也是有些惊讶的。

对于这军器监,她倒是有些了解,虽然隔文远武,可隶属军备要处,怎可让刚刚通过殿试的贡生前去兼任。

“六品,姑爷可真厉害呢。”小丫头一脸认真的佩服道。

“咳咳,还好吧。”

林景安颇为尴尬,答题的时候他不过是糊弄,没想到竟然被这皇帝给瞧上了,莫不是后面的那诗加了分?

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谈下去,他便说起了晚宴的事情。

本以为秦月娥会直接拒绝,但对方的结果却是出乎意料的,只是安静以对,像是默认,不过这种态度也好。

二人间的棋盘对弈已经是愈显无趣,自从上次夜里他唱完歌,这棋好像就没输过一把,这女人倒也不是纯粹的让给他,即便是输,愣是也要压过他的风头,前面大军全部压上,最后只留一个小兵四处散步,简直是无比直白的伤人自尊心,那意思好像在说我可以赢,只是不想赢罢了,也亏了林景安脸皮厚,当做看不见,不然要搁着一般人,估计非得掀桌子不可,有时候就连旁边的小荷看的也是脸红红的,好几欲言又止的样子,林景安知道这丫头想为他说些好话,但也没必要,输也有输得好,每天都能跟这女人见面增进感情。

傍晚时分。

为了迎接自家贤婿的喜讯,秦老爷期间自是让人准备了不少吃食,还特意请来了一队乐师弹唱,可谓热闹。

而秦老爷身边并没有将妻妾全部带出来,只是带了那绿绮夫人一个,可能因为对方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吧。

在众人面前,秦月娥那张冷冰冰的面庞收敛了不少,而且充当起了贤妻的角色,静谧坐在了林景安的身旁。

这个样子让某人没少打寒蝉,吃饭都显得不自在起来。

翁婿之间的谈话大多是这官职上的东西,譬如说今后要如何展,哪里要小心,哪里不要得罪人,再譬如说一些说话的叮嘱了,说些为人处事方面的东西,当然,林景安虽然是他的贤婿,可言辞间并没有多少威严感,更像是谈话,相信还得归功于那六品官职的原因,让秦老爷没法像训诫普通人那样说话,表现更多的是亲热感,期间二人自然少不了喝酒,你一杯我一杯,从秦老爷逐渐面红耳赤的样子就看得出来二人已经是喝的热火朝天,到后面,说着说着,也不知道怎地,秦老爷突然兴致一转,便说到了他与秦月娥的身上。

“虽然月娥性子差些,但这孩子随他娘亲,其实是个好孩子,贤婿你今后可万万不能冷落了她。”三分醉意,七分清醒,秦老爷也是趁着喝酒才敢这样说,秦家能不能在他手上真正光宗耀祖,以后还得依仗这姑爷。

那秦家和自家姑爷之间的纽带是什么呢,自然是月娥这孩子。

先前秦老爷还没现端倪,经过绿绮在身旁提醒几次,他才现这夫妻二人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平和。

心里为自家闺女着急的同时,也不想和姑爷产生隔阂,所以只能趁着喝酒摸摸底了。

秦老爷这话说的畅快,秦月娥却是听的都快坐不住了,而接下来生的一幕,更是险些让她把银牙咬碎了。

只见林景安顺势牵过秦月娥那柔若无骨的小手,放在双掌间细细的摩挲几下,然后义正言辞道:“岳父大人这是哪里话,我疼月娥还来不及了,又怎么会冷落她,莫不是在岳父大人眼里,小胥是那种薄情寡义之人?”

“如此就好,人老了,醉的快,也容易说错话,贤婿可切莫当真啊。”

秦老爷眯起眼,见到眼前这一幕,顿时哈哈大笑,旁边的绿绮此刻也是欣喜不已,赶紧又为老爷添上一杯酒。

“放开我。”在林景安身边,秦月娥努力的压着声音道。

“那样岳父大人会生气的,乖。”

林景安同样小声回了句,然后用筷子亲昵的将一块肉夹到她的面前:“尝尝看味道怎么样,凉了就不好吃了。”

秦月娥深吸一口气,干脆岿然不动。

林景安毫不介意,只是对方的那只小手一直都被他握在了手中。

直到晚宴结束,秦老爷被小妾绿绮搀扶而去,林景安这边呢,则是更加的简单粗暴,直接便倒在了秦月的怀中,弄的后者颇为惊慌,不知所措,当然,他并没有真的喝醉,只是想看看这女人是不是真的会不管他。

“小姐,姑爷喝醉了呢。”小荷提醒道。

挪动了几下,秦月娥有些推不动,但也不能继续保持这种姿势,只好道:“快来帮忙,将此人移开。”

“哦。”

小荷连忙应声,与秦月娥两个人费力才将林景安给推到了地上。

只是那只手,依然被抓的紧紧的。

“小姐,要不我们把姑爷扶回去吧。”小荷道。

地上的某人很是认同的点点头,对啊,快点吧,这可不是适合睡觉的地方。

秦月娥使劲将手挣开,起身冷声道:“去,把阿福叫过来。”

林景安听见这话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这女人,用不用这么绝情啊。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