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

简直是无耻之尤!

听到林景安的解释,文武百官脑中瞬间冒出来一大堆类似这样的词汇,用来形容对方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

就连一向自认为见过大场面的田胖子,竟是也有些反胃的冲动,在他的眼中,林景安可不是这样性格的人。

他不禁回忆起当初二人因为会试而相识的场景来,一时间,诸多的片段从眼前闪过。

这位兄弟不能称之为儒雅,但到底是有些书生气的,更不善言语,可眼下怎么好像完完全全变了个人一样?

田行健想不通,但还是佩服的不行,毕竟这些话,他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嘴。

眼前的这位可不是一般的百姓,乃是皇帝陛下,那是一个念头就能决定你生死的人,在他的面前岂敢胡来。

众官员暗骂不已,龙椅上的朱烨却是另类一番滋味,不得不说,他的心里面被林景安的言辞冲的豁然开朗。

朱烨是个极度自恋的人,这一点,恐怕他这个皇帝是不愿意承认的。

但到底坐在这个位置上有数载之年,恭维的话大多听过的,可像眼前这般直白的,可是头一遭,非比寻常。

可高兴归高兴,皇帝到底是有自持力的,当即用一副朕很怀疑的语气问道:“你说的是实话?可莫要欺朕。”

“微臣所言句句属实,还望陛下明鉴。”

如果谎言是一种错,那么请让他一错再错。

“也罢,这次朕便饶过你,切记再犯。”朱烨已经开了口,那些本来打算治他罪的官员自然也就闭上了嘴巴。

看陛下的样子并没有生气,他们若是在纠缠下去,结果恐怕只是自讨苦吃,没有意义了。

“谢陛下。”

绕过他?

不让他再犯?

呵呵,这皇帝心里面怕是想的恰恰相反吧。

毕竟这种马屁还没人能如此勇猛的拍出来,也就是他敢说,换个别人试试,没等说完自己就先恶心过去了。

当然,这番话并非只是恶心人的。

要清楚,在这万恶的君主集权制度下,只好能够跟皇帝搞好关系,那是大于一切的,林景安深深明白这点。

“好了,诸位爱卿可还有其他事奏明?”

心情好了,朱烨难得主动询问了一次。

百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踌躇之间,倒是安静了下来。

“既然如此,便散朝吧。”朱烨随口说了句,然后便在宫女的陪同下转身离去,然后那官宦又重复了一声。

早朝结束,百官散去。

林景安这边自是松了一口气,出了大殿与田行健寒暄几句,二人便分开了,这胖子随后还要去大理寺报道。

他伸了伸懒腰,本想着跟一些官员拉近下关系,但众人似乎是被他的言辞惊得还没回过神,皆是匆匆离开。

某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去找自己那个板凳坐坐了。

军器监,隶属工部下,设于宫外,四周皆被高墙围筑,可谓水泄不通,此地更有重兵把守,意有闲人免进。

将身份牌亮出,那门前的两名士兵才恭敬的让开身位。

踏入大门,只见这座庞大的院落内有十几个军器作坊交错纵横,彼此紧挨,全部围拢在一起,十足的壮观。

远处有一些工人在忙碌着,手中正搬运着一些军械器备,走上前几步,隐约间更是听到了敲砸铁片的动静。

林景安看了第一眼其实是有点被吓到的,他现在似乎摸清楚自己来的是什么地方,貌似是大宋朝的兵工厂?

好吧,虽然不清楚那姓朱的皇帝是什么意思,但他到底是个官,去哪里都无所谓了。

不等他往里走上些许,这时,内院便有一个老仆匆匆迎了过来,语气恭敬道:“敢问可是新任的器监大人?”

“正是。”

他点点头。

“老女在此恭候大人多时了,请您随老奴来。”

林景安不疑有他,被这老仆带到了一个房间,这是一间书房,内置木桌书架,看的出,是给他办公的地方。

纵然内置不是很豪华,不过打扫的还算是干净。

“大人,您是第一天上任,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直接问老奴就是了。”

“嗯,那你先跟我说说,这军器监里主要制作什么?”林景安下意识的问了句,其实他心里也挺想知道的。

“启禀大人,这军器监内共分东西两大作坊,东坊这边主要负责制作弓弩、刀枪、箭矢等武器,西坊则是负责铠甲、云梯、战车等工具,而东西坊下还有三十五门机构,其中分为箭矢作、铁甲作...”老仆侃侃而论。

林景安听的头都大了,不过这军器监可真不是一般的地方,既然生产武器,那么也就是大宋军队的命门了。

这朱烨皇帝肯将他放进这里任职,还直接给弄了个六品大员,要说不重视他,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嗯,行了,我知道了。”

看这老仆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林景安急忙摆手打断他问道:“对了,你叫什么?”

“老奴姓曹,名为曹卓。”

“嗯,老曹,我且问你,你在这军器监里面呆了多久了?”他板着官腔问道。

“回大人,老奴在这军器监内已经呆了整整二十三载。”曹卓恭声答道。

林景安吃了一惊,二十三载,那不就是二十三年?

啧啧,这老曹倒是挺能坚持,换做自己,三年生不了官估计也就撤了。

“既然在这里呆了这么久,那想必对这军器监内部甚为了解了,今后便暂且留在本官身边辅佐一段时日吧。”

他这边初来驾到,什么都不清楚,身边没个人可不行。

“器监大人说的可是真的?”

曹卓听到这话,心里可谓大喜不已。

他本就是一个老奴,平日里也干不了什么,跟随的大人也有过两三任,可负责的不过是日常生活那些琐事,本来这次很担心新来的器监大人不好相处,正在一个忐忑的滋味当中,没想到居然被器监大人如此赏识。

“怎么,你觉得我会骗你?”

“不,不,不,老奴岂敢。”

“好了,说说吧,本官先从哪里做起来会比较好?”身边有了人,那就得解决问题,不然能叫‘辅佐’么?

“那...老奴先把近年的账薄给您拿来过目?”

不愧是多年在这里办事的,一说话就直奔中心。

也好,那就先看看这军器监的财政情况如何吧,找找有没有能让他下手的地方,也好早日把自身腰包喂饱。

念此,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多时,曹卓捧着足足十几本账薄走了进来,看上去异常浑厚,直接给正处在陶醉边缘的林景安吓了一跳。

不是吧?

这么多?

“这些都是?”他有些无语的问道。

“这是一半,还有一半,老奴这就去取。”曹卓如实做答,某人却想昏过去。

天啊,这可不是看情爱小说,也没有什么能让人欲火焚身的点存在,一下子看这么多,那不是自毁双眼么?

“等一下。”

林景安急忙喊住又要出去的曹卓道:“先别拿了,我看这些就足够了。”

“那大人,您先看着,老奴先行告退了,若是有什么事,您直接喊老奴就可以。”

见他神色怪异,曹卓也不知道是不是说错话了,不禁有些忐忑。

林景安没有注意倒对方的表情,只是点点头,然后随后拿起一本就翻了起来。

如此持续了大约片刻,他便又将那账本扔到了一片,然后使劲揉着自身太阳穴,只感觉脑袋是无比的疼痛。

好吧,若是阿拉伯数字体还可以忍受下去,可这记账的文字全部是汉字,一长串一长串的简直是催眠利器。

看着桌上这厚厚的一叠,林景安深吸一口气,总感觉今后的日子变得灰暗不已。

只是埋怨归于埋怨,林景安自然不会什么都不管,等到所有拂面情绪泄完,平静后,他还得重新拾起来。

其实说起来,这古代账本记法是较为简单的,只是写的比较复杂,让人看的疲累。

有些数目,他是能直接心算的,但一些数量太大就不行了,他不是什么天才,更不是计算机,没那个能力。

扯过一张宣纸,毛笔在手中不断的挥起来,将文字全部改成数字,果然,一行行的在看下来就容易多了。

只是看的多了,他的眉头却是始终松不来来,本来以为这里会是个肥差,可貌似有些不太对劲啊。

“老曹,老曹。”他大声喊了两声。

那老曹不知大人为何叫他,但还是急忙赶了过来:“大人,不知叫老奴有何事?”

“这账本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皱眉问道。

“这个,老奴不知大人指的是...”

林景安指了指手中的账本不解道:“方才本官细细检查了一番,现问题诸多,譬如说着这箭矢,冶炼拨款不过三万两,总造十五万只整,但这大大小小的支出加起来却有二十万之多,又怎会凭空多出来五万只,还有这铠甲,明明上面写的是八千副,为何支出去的数字却是一万三千多副?还是说这上面的数字全部记错了不成?”

拨款造出的装备和实际支出去的装备完全不是一个数,后者还大于前者,他也是看的愣了。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