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老奴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这账薄一直是器丞大人所记录,之前大人也是看过的。”曹卓小心的回答。

“器丞?”

没听说过的新鲜词,林景安不由得皱着眉道:“他今日可来了?”

“来了,来了,老奴这就给您去叫。”

曹卓见他着急,便急忙出去找人,没多久,他便领了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一同进来。

刚刚挤走了那傻老头,正是杨宗跟下属们自在的时候,没想到这才过了三天,上面便派下来了新任的器监。

要说杨宗因此不生气,那显然是不可能的,毕竟在朝廷上面是有某些大人趁机替他说话的,但这下来的结果么,却是出人意料的很,银子挨家挨户暗里支出去不少,青楼中的名妓歌伶更是连夜亲自用马车送到对方府上消遣,为的是什么,不就是这器监大人的位置么,可咬牙坚持了这么久,到头来竟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杨宗心里面就连杀人的心都有了,恨不得将那些只说不做的官员全部宰个干净,当然,他只能是想想,真要做了,怕是一百个脑袋都不够人家杀的,此刻杨宗正愁没地撒火了,谁曾想这新来的器监竟然主动找上门来了,正好,看老子接下来怎么收拾你,这器监的位置,除了他坐,其他人就别想着安分做官了。

“不知器监大人找小人有何事?”

见到林景安,他先是一怔,随后才恢复了神色。

没想到新来的器监竟然是个冒头小子,杨宗心里不屑至极,说起来也没有恭敬的成分,更多的则是不耐烦。

“你就是杨宗?”

林景安抬头不经意的扫了他一眼,这家伙的身材跟田胖子有的一比,不过长的么,就差多了。

那田胖子脸上还算是干净圆润,这杨宗则是坑坑洼洼,下巴上蓄起来的胡子还是八字,也算是丑出了性格。

“正是在下。”

杨宗语气不卑不亢,心头则是活络了起来。

若是对付一些官场上的老油条,他自然要小心应对,可这家伙年纪轻轻,眼下倒是不足为虑。

或许也可以动用一下小手段将其在这位子弄下去,今后他也许又有机会了,想到这里,杨宗不禁眼前一亮。

“那好,这账薄可是你记的?”林景安摇了摇手上的账薄朝他问道。

“没错。”

杨宗见状,很快的点了点头。

敢查这军器监里面的帐,这小子倒是好想法。

“那我问你,这账上支出的军备为何出了朝廷的拨款银两?而且上面是各项多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景安眯起眼,其实他心里面也在快的进行盘算。

杨宗闻言一愣,心头有点惊讶,随后便是冷笑不已,他当是什么,原来是这个问题,这小子看来也不傻么。

如此想着,他当即直了直身板,缓缓解释道:“回器监的话,这军备的支出本就是常年不足,而且只多不少,如今像是西北边城、岭南蛮夷之地,战事频繁,厮杀未休,故而近几年来,所需辎重往往会出一部分。”

一部分?

这是一部分?

呵呵,他差点就信了。

林景安不动声色的瞥了其一眼,他早知道大宋朝的官场不是什么容易呆的地方,没想到刚坐下就得扎屁股。

“嗯,说的倒是有些道理,那你再讲讲,这银子是从何处来的?”

心里面将对方先记了下来,他脸上始终不带有任何情绪,军备出,林景安是没有意见的,毕竟凭空多出来一大堆战略物资那岂不是再好不过了,可问题是朝廷给的银子不够啊,总不能是哪位神人给变出来的吧。

“这银子么,乃是预先支用的下年款项。”

说出这句话,杨宗嘴角上的得意是怎么也隐藏不住了。

说起来,这军器监可不是什么以逸待劳的地方,完全的就是个大坑,明白人避开还来不及了,你小子竟然还敢往上撞,这亏空银库的窟窿怕是只会越来越大,到时只要他散出一些消息出去,这家伙怕是死路一条。

“你的意思是提前挪用明年的库银做今年的军备了?”林景安深吸一口气,他方才想过多种可能,怀疑最多的乃是皇帝那边给添钱,没想到竟然是年顶年的亏空,稍微有点脑子的人便清楚,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也可以这么说。”杨宗点点头。

屋内一时间陷入沉寂,些许过后,林景安才语气平淡问道:“好,那你来告诉我,现在已经挪动了多少银两?”

咦?

貌似不该这样啊?

看着林景安当下的模样,杨宗反而是有点看不透他了,前几年那老头刚上任的时候可是直接朝着自己破口大骂好一番,没想到这小子事到临头了还这么镇定,不知道是真的傻,还是假傻,简直是书呆子的典范啊。

“这个...”

杨宗现在是巴不得他问了,正好吓一吓这小子,只见他慢慢伸出了五个手指头道:“不多,也就五万两白银。”

说着话,杨宗心头那是痛快至极,他已经想到这小子即将疯掉的场面了。

五万两!

我哔了你大爷!

林景安心里头估摸着此事跟面前这人脱不了干系,可他到底还是镇定下来,事已生,眼下不能乱了分寸。

当然,此刻林景安先的想法便是直接去找朱烨,说明这里的情况就是了,将锅先甩掉,随后,他又有点犹豫不决,因为按照朱烨给他的器监官职来看,实则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上,说文不像文,说武不像武,而且在官职下达的那天,那宦官也说明这朱烨是看重他的,依照这个路数来看呢,那么朱烨未必对这军器监一点都不了解,没准这个坑就是让他来填的,借此看看他的能力如何,所以林景安若真的找到朱烨去诉苦,没准还会惹得这位陛下失望和生气,那可不是应该做的事情啊。

不过么,这些目前都还属于他的猜想。

自古帝王心难揣摩,并不是真的难揣摩出帝王的想法,而是你猜的多了,目标多了,却不知道选择那一条最合适,最能迎合对方,一旦错进错出,那等于自毁前程,这也是为什么做官要小心翼翼的缘故,你得赌。

五万两,虽然听上去有些震撼,但总得试试才知道,也不是没有可操作的空间。

稍加思索,林景安就作出了决定,他赌后者,朱烨是清楚这些事情的,所以并不打算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了。

“行了,本官清楚了,你先下去吧。”紧张感消除,他摆了摆手示意道。

杨宗有些愕然,也有些失神,不如说林景安的表现跟他想象中的差异性太大一些,一时间竟是迈不动步子。

这小子,难道没有听明白?还是故意在装傻啊?

“怎么,还有事?”见杨宗一动不动,林景安抬起头,盯着他饱含深意的问道。

“哪个,敢问大人可是想到了什么解决的办法?”一时间,杨宗问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问题。

“办法?五万两的顶账亏空,你觉得能有什么办法?”

林景安身体往后仰,看着他语气略带调侃道:“莫不是杨大人突然想到了什么好对策,本官倒是很乐意倾听。”

“下官愚昧,哪里会有对策。”

被他如此问,杨宗不由得心头恼极,同时有有些疑惑,看这小子一脸平静的样子,莫不是打算破罐子破摔?

“那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是,是,下官这就告退。”

被一个小子骑在头上撒野呵斥,杨宗可谓大怒不已。

但顾及到对方器监的身份,他还不能直接硬来,咬着牙,只得施施然的退了出去。

“那老奴也不妨碍大人了。”曹卓方才可是目睹了二人对话的全过程,听到亏空银子数目的时候他心头是震了一次又一次,后面都不知道该不该听下去了,可大人没话,他也不敢走,所以只能低着头站在一旁恭候。

现在杨器丞走了,他生怕这大人将火撒在他这一把老骨头上面。

“老曹,你且等一下。”

果不其然,曹卓暗呼一声糟糕,硬着头皮上前挤出一个笑容问道:“大人还有何吩咐?”

“是有些事情,不过不急,你先坐,咱慢慢说。”

曹卓见状可没底了,急忙摇头道:“老奴不敢。”

“也罢。”

这老头心性有些不够啊,他笑了笑才开口说道:“老曹,在这军器监内做了这么多年,有没有想过做个官啊?”

“做官?”

曹卓吃了一惊,看着面前这位年纪轻轻的大人,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啊,你做仆人二十余载,按理说,也该熬出头了,不是么?”林景安说着,手指很有节奏的轻敲桌面。

“老奴不明白大人的意思是...”

“哈哈,没什么意思,本官就是随口说说,你回去好好想想便是。”

他含糊的说了说,又接着道:“好了,你也下去吧,下午再带本官去作坊里面到处看看。”

曹卓应了声‘是’,但心里面则是七上八下的,完全被林景安方才所说的一番话彻底打乱了心思。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