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话说得好,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得抓住男人的胃,其实在林景安看来,这句话换成女人倒是更加贴合了,因为用在女人身上肯定比男人要强一些,事实证明,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女人在潜意识中都是一个吃货,只不过她们或是因为塑造体形,或是为身体着想,刻意的将这种想法埋没了起来,但毫不影响他们对于美食的那种冲动,在这点上面,男人是丝毫没有可比性的,所以这也是林景安下厨的另一个原因。

那就是...攻陷秦月娥的味蕾...

许久没有亲自下厨了,动作上难免会有些生疏,稍显拖沓,小荷已经按照他写的东西一样不落的将食材全部买了回来,不得不说宋代好啊,这是一个衣食住行全部得到展的年代,听说炒菜就是起源于这个时候,不过真假就另说了,他又不是菜品类的历史学家,也没研究过这方面,说句不好听的话,谁闲着没事会关心这些东西呢?当然,不过林景安也不是没亲自尝过,在秦府做了这么多天的姑爷,吃的用的基本上处在一个上流社会当中,但府中的那些厨子除了把菜炒熟之外,味道上么,就差了很多,哪怕是一些上好的佳肴,好像除了用料金贵之外也可以忽视其中的搭配,完全没有要迎合吃东西人的味觉,实在是一大弊端。

说到复杂的那些菜式,林景安是想也不想,他前世单身的时候虽然学了一些,可就是为了应付,让自己不至于挨饿,如何会做哪些高大上的,所以只能是一些家常菜,譬如红绕肉、糖醋里脊、炸鸡这些了,纵然达不到完美的程度,但按照照猫画虎的实力,七八分应该是有的,反正这年头没有菜式的明家,他是独一份,真要说起来,他以后才是这些菜的祖师爷,以后谁要做,不拜一拜他那肯定是要被画个圈圈诅咒的。

小荷从跟着林景安进入厨房后,心里面就忐忑不已。

之前她劝说了不止一次,可自家姑爷好像压根就没有要听的意思。

可让姑爷去亲自去下厨饭,不知为何,总觉得驳逆了伦理,不说她,就连自家小姐的心里也是有些担心的。

不过小荷的这种想法似乎并没有持续多久,不如说她已经被林景安的做出来的饭菜给彻底征服掉了。

“来,先尝尝这一块,是不是有点太甜了?”

将一块糖酥里脊递到小荷的面前,小丫头机械性的张开嘴巴,但等到食物入口,一双眼睛才猛地亮了起来。

这是肉?

为何如此的香甜可口?

“怎么样?”林景安饱含期待的问道。

“姑爷,这到底是什么菜,可真好吃。”小丫头猛地点点头,然后兴冲冲的说道。

好吃?

那就没问题了。

“这叫糖醋里脊。”

“糖醋里脊?这可是姑爷亲自明的么?”小丫头仔细的想了想,然后用一种不是很肯定的语气朝他问道。

“算是吧。”

如果他无法穿回去,那应该就是这几道菜的鼻祖人物了。

“姑爷可真厉害。”小荷说了句,但联想到林景安的身份,她又觉得这话说的不太对,一副很是纠结的样子。

“有点言不由衷啊。”

他笑着弹了小荷一个脑门笑道:“可是觉得我下厨不符合身份?”

小荷捂着自己疼的地方可怜楚楚道:“姑爷到底是六品官员,这些事若是被外人知道,肯定是要笑话您的。”

“笑话么?”

林景安目光眯了眯,然后低下头靠近小丫头问道:“那你心里面是怎么想的呢?”

“我...我...”

看着姑爷这俊朗的面庞近在咫尺,小荷竟是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狂乱,就像是小鹿乱撞一般。

面颊‘腾’的一下红润起来,感觉上面有些烫,她不知下面该说些什么才好,却是逃一样的推门跑出去。

“额,你这丫头好歹给我把菜端出去啊。”林景安很是郁闷,调戏小丫头成功了,体力活却全部推给自己了。

没办法,只能亲自将菜品一一端上桌了,不管怎么说,也能证明咱的诚意不是。

小荷不知道跑去什么地方了,短时间内怕是不敢面对他了,所以偌大的饭桌上面只剩下他跟秦月娥两个人。

林景安谈起了自己在军器监中碰到的一些见闻和日常工作,而秦月娥始终低着头没有答话,只是静静的听。

两个人一个话多,一个话少,纵然看起来不是那么恰当,却有种莫名的契合。

方才做菜消耗了不少体力,林景安吃得快,秦月娥小口小口的淑女样不禁让他哑然失笑,将青菜夹到对方的碗里,不等秦月娥询问,他便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道:“多吃些,不然让我生气了,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秦月娥自然明白他口中的后果是什么,也没有拒绝,而是淡然道:“这些事公子以后还是不要再做了。”

“理由呢?”

“妾身只是觉得不妥。”

“有何不妥?”

“公子可是忘记自己的身份了?”秦月娥抬起头,蹙起眉道。

“果然...”

林景安叹了口气,随即道:“好吧,你说了算。”

他满不在乎的回应着,秦月娥闻言倒是一怔,看了他一眼,继而低下头品着碗里的饭菜。

二人吃过饭,秦月娥便起身回房,这时阿福也匆匆赶了回来,身后还带着一个人牙子。

人牙子也就是俗称的人贩子,大宋朝习惯了各种各样的人口买卖,甚至还有官配的人贩,教司坊,无论是贪官污吏被抄家,还是战败的俘虏,教司坊统统不用花一分钱就能将那些女人收入其中,或是通过乐器训练,或是通过礼仪训练,再用几百倍乃至上千倍的价钱卖出去,投资甚少,简直是一本万利,而在教司坊之下呢,便是这群人牙子的天下了,毕竟流民的数量可是那些比不上的,甚至吃不上饭的父母将孩子卖给他们的也在大多数人,更不要说那些孤儿寡母了,身契一画,基本上就成了这群人的私有物,往外边怎么卖都能稳赚不赔。

“大人,您要的人小的都带来了,就在院子里面。”

能当上人牙子的没多少好人,都是世间的蛀虫,就比如眼前这位,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像极了反派人物。

“去看看吧。”

不咸不淡的说了句,他便在对方的带领下来到了院子里面。

二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孩子此刻正站在一起,衣衫不整,年纪最大的不过十一二岁,最小的一个不过才八岁。

见到他出来,二十几个孩子眼中皆是流露出一些惧怕的神色,对于陌生的人和场景显然还无法坦然的接纳。

这万恶的世道啊。

林景安见状后忍不住在心里大骂一顿,对人贩子憎恨的同时也有些无奈。

如此些许后,他才抬起头,然后有些不解的问道:“你的人都在这里了?没有再年长一些的?”

“年长一些的?”

那人牙子不解的摇摇头:“回大人,大一些的也有,不过都是些目不识丁的农户,倒是不如这群孩子有用处。”

“行了,不用说了,这群孩子我都要了,另外再送十个人过来,厨子和木匠最好。”

林景安没有上前挑选谁谁谁的那种想法,人生么,总有过的苦难的那一类人,指望他指望善心然后每人送些钱回家养老不怎么现实,也不太可能,但一个做事的机会还是能够给予的,不然他都对不住自己的良心。

“小人明白了,这就给您去找,不过这价钱方面...”听到林景安这番话,人牙子顿时就兴奋坏了。

“说一个合适的价钱,你应该清楚本官的身份,别做傻事。”林景安眯起眼,语气陡然一冷,他可没有让人宰的习惯。

那人牙子身体一颤,打了一个激灵,顿时想起来这里可是安仁坊,那面前这位大人的身份岂不是...

想到这里,人牙子犹豫间,才换换伸出了五个手指头咬牙道:“小的只需要五十两。”

跟聪明人打交道不用费事,五十两买三十多个人贵么,在林景安看来真的不贵,稍微想想也就应了。

如此正大光明的买卖人口,他应该也是犯了坐牢大罪了,不过皇帝朱烨肯定是没法提前将这法律拿出来的。

将人牙子打走,接过卖身契,林景安才重新开始打量起这二十来个少男少女。

嗯...

终究是稚嫩的不像话啊。

这是他观摩片刻后冒出来的一个念头。

忍不住叹了口气,林景安才转过头对阿福开**代道:“先让他们一人洗个澡,然后给每人买一身衣服换上。”

“洗澡?买衣服?”

阿福听得一愣一愣的,不禁问道:“姑爷,这个...您是不是对他们太好了一些?”

“难道你打算让他们穿成这样在府里面呆着么?”林景安瞪了他一眼:“还不快去。”

“是,姑爷。”

阿福挠挠头,便带着一群孩子离开。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