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阿福将一帮穿着干净利落的孩子们再次带回大堂中的时候,林景安正好吃饱了肚皮,很是舒畅的样子。

嗯,自己做的饭菜怎么吃都是一个字,那就是‘香’,有味蕾上滋润,也有一些自豪的成分在里面,各自参杂了一半左右吧,倒是不明白方才秦月娥怎么就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总不能说之前小荷的反应是虚假的吧,就为了迎合他这姑爷拍个马匹?啧啧,就那小丫头白纸一样的性格,估计还没有这些歪歪道道的心理活动,他前世跟不少女人打过交道,说起来也面对过不少类型,而这秦月娥绝对是最难缠的一种,总是让你有一种摸不住,吃不定的感觉,什么都不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反正就是没办法轻易看透这个女人的想法。

还需继续调教...

他充满恶意的想着,继而转过头打量起面前的这些孩子来。

不错,阿福这小子办事还是挺有效率的,眼前这二十多个孩子已经没有了来时的脏乱,即便是一身简单的粗布麻衣,一个个也生的极为可人,如果不是年纪方面让他存有愧疚感,或许使唤起来没有那么多的犹豫。

细细的打量了一下人数,其中男孩占了十五个,女孩则是十个,想了想,他准备让小荷将这些女孩带到后院里让秦月娥来解决,不然这女人天天闷在屋子里面太让人着急,至于男孩么,分摊一些轻微的体力活应该不成问题,所以就交给阿福好了,他年纪上实际也大不了这些孩子一两岁,但是自幼就被卖入了秦府里面,对府中的一些事情懂得多,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小子比谁都明白,关键是实在人,肯定出不了差错。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这是个很简单的事情,纵然是一群可以称为‘小不点’的童工,可谁让古人早熟呢,自食其力总不会错的。

接下来的话都交代完了,如此等了半晌,却现没一个人挪动脚步,抬起头一看,倒是给林景安吓了一跳。

只见二十几个孩子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他身旁的饭桌,男孩们脖颈上的小喉结正在疯狂的上下涌动,女孩子呢,虽然表现上故作镇定,也足够委婉动人,可那一开一合的小嘴巴是几个意思?好吧,这群孩子们也许是真的饿了,在人牙子手里面的生活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他能够理解,可阿福和小荷这二人居然也没好到什么地方去,简直跟这群孩子的表现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白瞎了他刚才的一番吩咐,感情自己这边说了一大堆,愣是没人注意听,他这新家主未免也太失败了一些吧,就算不提身份方面,咱长的也说的过去啊,怎么现在愣是比不过一桌子的饭菜呢,简直比秦月娥那女人还要过分,无视,这是赤果果的无视啊。

“咳咳,方才说的话你们两个都听到了没?”手艺上被人肯定是好事,可林景安心里面还是不怎么的舒服。

小荷和阿福愣愣的看着饭桌,一副双双带上耳塞的幻觉。

“阿福,小荷!”

林景安语气又低了一分,看这两人的样子是着实有点飘了。

小荷‘啊’一声,阿福回过神,现姑爷正瞪着自己,急忙惶恐道:“啊,姑爷,您说什么?”

林景安叹了口气,又把方才的话说了一遍,这次阿福一字不落的全部听进去了,拍着胸脯说带好这群孩子。

只是那双眼睛还是时不时的瞅一眼,瞅一眼,再瞅一眼...

“你小子饿了?”看见阿福这样子,林景安也被逗乐了。

“不饿,不饿。”

阿福嘴上说着,摆着手,但眼神么,一如既往。

“嗯,不饿啊,那这事情就好办了,你就看着这群孩子把桌上这些饭菜都吃了吧,记住,不许让他们剩下。”

秦月娥本身也没吃多少,期间要不是他逼着,估计几口就完事了。

他这边倒是吃的多,可相比起他准备的这一桌子也是杯水车薪,如今看这群孩子们的眼神,不开口是不成了。

“啊?姑爷您说什么?”阿福有些没反应过来,也有点傻眼。

“好好监督”

林景安拍了拍这小子的肩头,然后朝着这群孩子笑道;“吃吧,都多吃点,谁要是剩下了,以后可是要挨罚的。”

这群孩子眼中一片犹豫,也不知道他说的这话是真是假,一时间也没人敢上前。

如此沉寂些许后,才有一个大点的男孩子主动上前抓了一个炸鸡腿,然后又跑回去递给一个年纪更小的女孩。

小女孩接过鸡大腿,可能是饿的厉害,急忙吃了起来。

林景安见状一愣,不禁问道:“她是你妹妹?”

那男孩有些畏惧,但还是将妹妹护在身后,然后点了点头。

林景安看了看他,走上前又在桌上抓过一个鸡大腿递给他笑道:“不错,这么大就懂得保护妹妹,你也吃吧。”

男孩盯着那鸡腿吞了吞口水,还是接了过去,然后便狠狠咬下去一大口。

“好了,你们也吃吧。”

林景安又朝其他孩子笑了笑,才有点感伤的离开。

见到自家姑爷就这么走了,阿福那个悔啊,紧接着一帮孩子便猛然冲到桌前抢起了吃食,他更是欲哭无泪。

“慢点吃,慢点吃。”

他希望能够接着自己的声音尽可能的安慰自己一下,但很可惜,那群孩子嘴巴嚼动的声音简直太残忍了些。

稍微教训了一下阿福,林景安便回到了自己的屋中忙活起来。

军器监已经按照他的图纸开始生产,但那些远远不够,毕竟一个弹簧加上一条攀登绳都是极为简单的东西。

单是制造这两样,威胁性根本不大。

燃烧瓶和扳机手弩的制造才是个关键,不过这两样东西都需要图纸来呈型,所以林景安很是头疼。

素描么,会,当年泡妹子为了凸显自身帅气程度,他学过一些,记得还是在初中的时候,跟一个美术老师学的,可画技方面就真说不上有多好了,潦草极了,之前虽然让老曹递出去了图纸,但那个并没有什么难度,因为画的东西简单,所以完成的也快,但这蒸馏器不同啊,你得画出来瓶瓶罐罐以及一些管道和阀门,譬如侧面、正面,哦,对了,还有俯面,不说面面俱到吧,你画出来的东西总得让人一眼看出来是什么吧,不然怎么制作,对不对?还有那手弩,拆卸开来的所有部分零件全部都是立体图形,这更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了,为此,他很恼怒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多学学,多认真下下功夫,不然也不至于现在捉襟见戳。

能肿么办?

很简单,熬呗。

在书房中水深火热的待了一天,等到次日人牙子将厨子和匠师送来的时候,这种情况才有所好转。

图纸光靠想象力的琢磨太浪费时间了,林景安决定先做着看,于是乎,他就带着几个木匠在院子中忙起来。

他用尽可能直白的言辞说给这些人听,至于效果么,还是不错的。

匠师们都是有点脑力的人,仅是听他描述,就能大概的完成一个大概。

没有玻璃器皿不是问题,就用瓷器代替,交界管一律用竹子通,做错了没关系,继续实验,直到成功为止。

认真的男子是帅气的,但执着的男人就不一定了。

自从林景安每天跟匠作忙活在一起,休息时间表乱了,训练身体的计划费了,洗脸刷牙都顾不上了,乱糟糟的鸡窝头渐成气候,小荷可是被自家姑爷吓了好几次,为此也提醒过姑爷几次,可姑爷好像完全不介意。

小丫头觉得姑爷有点魔障了,便急匆匆的去找小姐寻求办法。

对于林景安在做什么,在想什么,秦月娥这边自然是些许好奇的,可好奇归好奇,她却是不会主动询问的。

所以当小荷一脸着急的汇报情况时,她也只是轻声‘哦’了一声,或是问‘他在做什么’如此之类的话语。

等小荷好一番描述过后,她轻微的点点头,便继续忙着自己手中的事情,即便真想些什么别人也不会清楚。

小荷看看小姐,然后又想想姑爷,突然有种无力的感觉,怎么姑爷和小姐都是这个样子呢?

就在小丫头为此胡思乱想之际,林景安这边的项目已经是有所进展。

通过匠作们没日没夜的为他工作和细节搭建,蒸馏工程仅仅花费了三天的时间,就已经是能成功运转起来。

吩咐阿福买来的白酒经过试验度数太低,只能进行反复蒸馏。

而冷凝器内酒精产量简直是低的可怕,一斤酒最后不过得到二两上下,居然才占了百分之2o,也是没谁了。

这哪里是白酒啊,都快赶上白水了,钱也太容易挣了吧?

耗资巨大啊。

这是林景安在简单计算后的出来的结果,虽然有点轻微上火和牙疼,但并不会阻止他将这东西停下来。

今天花的,明天十倍挣回来就是了。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