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投资,肯定都存在风险,只不过要分用几倍的放大镜来看就是了。

林景安莫不是真的打算一心一意的将技术股无偿奉献给大宋朝?嗯,不如说这只能是一个笑话,先不说他有没有这种大公无私的精神,就是换成别的一般人,也断然不会这样做,脑子缺根弦的人就另说了,那么蒸馏酒精难不难?无非是知识轰炸罢了,贯通理念后世是绝对不会觉得难的,而且有点脑子的人都可以来操作,不过以大宋朝的尿性来看,若是被他们知道这技术出自自己的手中,抢不抢就得另说了,那么要是改成科技流入股分红呢?呵呵,估计朱烨能一巴掌给你拍飞了,这是一句话就能决定你生死的人,还肝胆跟朝廷提条件,纯属活的不耐烦了,没准还会被说成‘官家看上你的东西,是你的荣幸’这般不要脸的话了,所以能想到最好的情况怕也就是再给升个官,当然,要真是一品二品大员还能考虑考虑,可他年纪在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升个五品,那还不是一样处在官场中游,区别不大,还不如钱财来的实在。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私自钻研了。

日后在某处寻个作坊,让匠作们再弄上几套设备,然后招募一些孩子学着操作,到时候身契抓在手,作坊挂上虚名,没人会到处说三道四,至于燃烧瓶如何运作呢,简单的很,凡是官宦权贵,产业自然不可能指望着那所谓的月俸,到时候他的作坊弄起来,直接用军器监的身份进货就是了,反正这边他说了算,再者目前还没人知道这东西的用处,短时间内不会引人注意,就算真的日后有人眼红上心了,他也有一万个理由可以推脱,一边赚钱,一边帮助宋朝尽可能的打胜仗,这本就是件互惠互利的事情,谁要是真想打破这种潜在交易,林景安不介意教他做人,不用想太多。

而燃烧瓶的问题解决掉,林景安还不能闲下来,因为后面的扳机手弩难度更大。

这可不是能靠蒸馏那种简单物理学能解决的,大致弩盘他能画个几分,可其他零件只能是画一个实验一个。

几个中年匠作几天来被林景安弄的是紧张不已,先前跟随这位大人忙活那些瓶瓶罐罐的物件就觉得很是不可思议了,毕竟一般的官宦人家躲他们这些泥腿子还来不及了,更别说整日呆在一起做事了,根本不会看上这些下贱的生计,而眼前这位大人不同,不仅不排斥,好像还很喜欢做这些事情,每天都有不同的物件给他们做,哪怕做的不好,这位大人也不会生气,而是和颜悦色的说几句哪些地方不对,然后叫他们去慢慢改。

这位年纪轻轻的大人是真的心善啊。

几位匠作满是感概,做起事来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恨不得一天当做两天用。

努力工作的不只是匠作,新进入林府的那些孩子们一样很勤奋,男孩们每天负责一些府中的力气活,挑水、扫地等等,女孩们则是被秦月娥安排负责打理屋子、清洗床褥、擦柜浇花了,总之,每个人基本上都有事情可以做,而对于这群孩子来说,能够安逸的在一个地方生活,不用挨饿,不用挨打,更不用受人欺凌,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日子了,而且他们每天想念的不是月俸有多少银子拿,也不是主家会不会赏赐,而是那一天三顿的吃食,每次回想起来,都会忍不住的流口水。

说起林府的吃食,经过林景安对几个厨子的精心改革,已经是焕然一新。

虽然对某人来说还不够火候,可其他人是绝对没有异议的,一天三顿的白米饭,想吃多少吃多少,青菜肉荤更是样样齐全,天啊,这还有什么追求,现在就是推给他们卖身契让他们离开,怕是也没有几个同意的。

几个厨子已经是不止一次找林景安询问过这个问题了,谁家的下人天天吃这么多,吃这么好啊,浪费钱不说,这不是开玩笑么,主家赔都不够赔的,谁知他们说完了,林景安也只是摇了摇头,回了两个字‘照常’。

这群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得少了哪里行,更何况有几个女孩简直瘦的跟皮包骨头一样,别说干活了,风一吹怕是就能倒下,而且这跟心善不心善没关系,也不是他傻,一些粮食、青菜加上几块猪肉能值多少钱,真不贵,以他的月俸也养得起,所以完全不用执拗于这些问题,压榨童工的事情,那都是黑心到极点的人才会做的事情,对这些懵懵懂懂的少男少女下手?

抱歉,他还真做不出来。

坐在凳子上研究手里的物件,这手弩上的推进槽大小又有些不匹配,已经是第五次修改了,林景安很是郁闷,有些想要疯狂扔出去砸一顿的冲动,这宋代的计量单位只有分、寸、尺,而他呢,还要系统性的转化成为厘米,分米,在现如今只有圭表尺而没有后世格尺诞生的情况下,很是难搞,自然达不到他心里面完美的标准,所以每次当他说完,那些匠作也只能凭空的去摸索,靠宋代单位尽可能的去修改,大小方面自然呈现一个完全不定性的趋势,所以眼下这凹槽的大小还是不尽如人意,能够卡进去,却松了一些,还得重做。

让小荷沏了杯茶水缓解情绪,这小丫头还看着他桌子上的木块好奇道:“姑爷,您这是在做什么?新的棋么?”

“什么棋,这是手弩,能杀人的。”这丫头玩心倒是不小,林景安吓了吓她道。

“手弩?杀人?”

小丫头惊讶的拍了拍胸脯,然后忽然着急问道:“姑爷,您弄这些东西做什么啊?”

“姑爷我在军器监,你说做什么,自然是工作了。”林景安颇为无语道。

“原来姑爷工作的地方是要弄这些东西啊,那可真是危险呢。”小荷闻言恍然大悟,又有些戚戚的道。

林景安彻底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只能转开话题道:“不说这些了,你家小姐...嗯,不对,月娥现在在做什么?”

“小姐这几日皆是在屋子里面看书。”

提起秦月娥,小荷神色有些萎靡,不由得劝道:“姑爷若是有时间,还是多陪陪小姐吧。”

“我知道了,等忙完这几天吧,对了,你可知道这京城内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林景安点点头,跟秦月娥之间接触的次数已经是提升了不少,但窝在这府宅里面,二人能做的事情也有限。

真要拉着那女人跟他做做运动,估计又是几轮大大的白眼。

“姑爷可是要带小姐出去?”听到他这样问,小荷顿时瞪大眼睛问道。

“额...有什么问题么?”他不解道。

小荷强忍着激动摆摆手道:“没有,没有,姑爷肯带小姐出去,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小姐可是有好些年没能好好的出去玩过了。”

“好些年...”

林景安有些愕然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刚问完,他便联想到秦月娥的年纪,在这十三、四岁普遍结婚的年代中,她应该算是大龄剩女了吧?

“小荷自然不敢瞒着姑爷,关于小姐的情况,您也是知道的,而且自从夫人去世后,小姐对外界的事情就更加不上心了,老爷前几年的时候也常常去劝过,不过小姐一次都没有出去,再之后老爷也就不管不顾了。”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林景安深吸一口气,虽然他清楚这秦月娥自闭的风格,但没想到会有好些年,换做他,怕是会彻底憋疯吧?

在他思索之中,小荷突然神采奕奕的说道:“如果姑爷跟小姐出去,外面有些诗社赋会倒是不错呢。”

“诗词赋会?跟一帮文青在一起?没什么兴趣,还是换一个吧。”林景安摆摆手,直接PASS掉。

文青?

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小荷不理解的歪着头,继而犹豫道:“那...姑爷便与小姐泛舟观景?”

“更没意思了,还不如钓鱼了。”

要是你侬我侬的,租一艘大船,玩几天也能有个期盼不是,可跟秦月娥去泛舟,那绝对是没什么好结果的。

再说了,这京城里面,能欣赏景色也不多啊,鬼斧神工的大自然奇迹就更少了。

一来二去,小荷又说了几个,不过全部被林景安摇头否定掉了。

“那姑爷您到底想去什么地方啊?”小荷有些傻眼,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她实在是想不到了。

“算了,还是姑爷我自己想吧。”

这年头的女孩,能去的地方有限,能玩的就更少了,其实诗词盛会往往是首选,与友人详谈,挥墨文采,实乃上佳之选,其次便是赏景拟物了,寻一处花园,发些名帖,也能拉拢到一帮好友前来,或是炫耀家境,或是寻猎目标,大同小异,实在是没什么创新,想想都累。

还不如...

灵光闪现,林景安顿时眼前一亮。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