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方向,也不方便跟这小丫头多说,省得失去了神秘感。

让其去喊秦月娥出来院子里面晒太阳,就说是他的命令,那女人想来不会反对,除非又想听他展示歌喉了。

等到小丫头退出去,他这边则是将几个匠作喊到屋子里面再行商议。

大家一起制作是不行了,实在是太慢了,出货效率高了没用,精确度太低,容易出错,干脆一人一个的来。

林景安设计的手弩并不是一般的线弩装置,说起来其实更像是某种弩枪,推动力由牛筋变成了弹簧,威力更加巨大,且前置三脚架,所以他需要一个可以拉近的发射槽,发射装置在弩盘的膛线凹槽之内,里面可以容纳三支箭,虽然不是那种三箭连发的攻击性质,但装填和蓄力都变得极为简单,用起来只会更加舒服。

威胁大了,但制作难度也高的不行,这推进槽便是第一个难点,在没有参照物的情况下,这东西很难完成。

好吧。

谁先制造出来就赏谁十两银子!

失去了耐心,林景安干脆用了最简单的精神刺激法。

也不管几个匠作眼睛瞪得有多大,他转身就离开去看酒精的产量了。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这话林景安不知道是谁说的,但是很有道理,而且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话颇具有现实主义精神,没提钱的时候这群匠作制作花了三天还达不到标准,提出钱来当天下午就被人给鼓捣出来了,大小上很是符合林景安的心理预期,而且搭建出来的手弩彻底成型,以至于让他有些怀疑这几个人是不是故意等他这句话的了,毕竟这速度也太快了一些,若不是他们套路自己,那这十两银子难道还有激发脑力的功能?或是能够让人心有灵犀?啧啧,简直神奇的不像话啊,早知道这银子的作用这么大自己干嘛憋在屋子里面想这想那的,这浪费了多少时间啊,以后谁要是再说古人没脑子,林景安保证不一巴掌拍死他。

“你叫什么?”拿着组装出来的新型的手弩满意的看了几眼,林景安不由得朝面前这人问道。

被问到的那匠作浑身一颤,语气强忍着激动道:“回禀大人,小的名为周献虎。”

“嗯,这回做的不错。”

林景安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银锭子扔给对方。

那周献虎刚一接过,身边的其他几个匠作便投以艳羡的目光,一个制作工艺不怎么困难的凹槽就奖赏了这么多,这大人还真是慷慨啊,怎么就不是他们手里的最合适呢,偏偏叫这家伙给取巧了,也是郁闷的不行。

林景安可不会管他们怎么想,他还得拿手弩去军器监里面装上弹簧试试威力,顺便带上了一个新制燃烧瓶。

来到军器监,刚一进院子,前面便有吵闹声传了出来,听得很是清晰,其中还包括老曹那唯唯诺诺的声音。

有些奇怪,不由得迈步跨入大堂之中。

见他出现,那曹卓便像是碰到救星一般,迎上来拉住他道:“大人,您可终于来了,老奴已经快撑不住了。”

“怎么回事?”

他问着,目光却是瞅向了四周。

只见椅子上面左右各坐两人,皆是虎背熊腰的大汉。

而且这几人身上还穿着锃光瓦亮的铁甲,也不嫌重,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

“敢问这位可是新任的器监大人?”

不等老曹跟他解释,左边便来一声冷哼,似乎颇为不耐。

说话的这位大汉脸上还带着些许的蛮横,也不知道因为什么生气。

“正是本官。”

“在下乃是骁骑营昭武校尉李志通,这次与其他司骑前来乃是因为军备之事,不知道器监大人作何解释?”

大汉话刚一说完,便与其他几人一同望向了他。

林景安听完这话登时就明白了,有点惊讶之余很快就释然了。

前些时日中经过他的改革,军器监早就摒弃了那些陈年旧物的制作,停的停,扔的扔,而且新型手弩和也不过刚完成,以至于某些军备订单没能按时交货,倒也不奇怪,只是没想到一下子会来四位,也太巧了吧?

“原来各位是为了军备的事情,只是此事上面本官也很无奈啊。”林景安故作为难道。

“倒是不知道器监大人有何为难,却连我等所需军备都无法赶制出来?”李志通寒着脸问道。

“哎,不瞒几位,军器监目前已经是遇到了莫大的难题,若是军甲武器,军器监自然不会耽误了各位所需。”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道:“只是有关弩箭、投石器物那些军备,本官却是早已经不再命人产制了。”

“什么?”

他这话一出,别说在座的几名校尉,就是那曹卓也是倒吸一口冷气。

这等事情曹卓早先自然是清楚的,可万万想不到器监大人丝毫没有隐藏的就公布而出啊。

“胡闹,简直是胡闹。”

果然,下一刻,李志通已经是站起身满腹怒火的开口道:“器监大人身为朝廷六品命官,理应恪守本分才是,岂能如此一意孤行,若是器监大人不能拿出军备交付我等,那我等就是到圣上面前,也要好好参你一本。”

“就是,还需器监大人给我等一个说法。”

其他几人跟着附和。

早就听说武夫都不讲道理,林景安现在才明白。

话才说了一半,瞧瞧,竟然有种大打出手的趋势,性子也太急了。

而且还说什么去圣上面前参他?就好像这屁大点的官他很愿意当似得。

“哈哈,几位莫急,本官话还没有说完。”拿捏一番,他也懒得跟几个没脑子的武夫计较什么,想了想才欢声说道:“虽然军器监已经是摒弃了某些军备,可经过本官连同其他匠作数日的钻研,却是有了更好的东西。”

“更好的东西?”李志通闻言皱了皱眉,看了看其他几人,发现几人皆是满脸困惑的样子。

“没错,不过多说无益,既然几位校尉前来,那就一同随我前去看看吧。”

正好今日将弩枪拿过来实验,还有个燃烧瓶,就给这几人示范一下也无妨。

让老曹去取弹簧,他则是带领几名校尉来到了后面的校场之中,这里本来就有一些箭靶提供给匠作们使用。

李志通连同几人不清楚他要做什么,但还是浑浑噩噩的跟了出来,对此,几人无非是冷眼旁观罢了。

林景安全然不在乎,等到老曹取了东西过来,才拿出弩枪慢慢组装起来,经过数次的熟悉,倒是蛮熟练的。

那李志通等人看了看他手里的弩枪,有点惊讶,但也能沉住气。

“这东西我把它叫做弩枪,是军器监今日的最新发明,而与普通手弩比较,威力最少提升三倍,甚至更多。”

本想单手将弩枪举起来耍个帅,可虽是木头做的,但这东西也不轻,只能双手托着,进而瞄准远方的箭靶。

三倍?

听到他的介绍,李志通几个人就有点不淡定了。

整日在军中厮混,他们更能明白这句话的潜在含义。

威力大是一方面,但他们更在意的是射程,要清楚,以往手弩的射程大多在一百五十步左右,而真正能伤到敌人的距离也只有百步,若是这所谓的弩枪能提到三倍,那起码也能在两百步外射击了,这是什么概念?

虽然不清楚真假,可几人心头莫名的有点火热起来。

这时,旁边的林景安也扣动了扳机。

只听一声木块的撞击声响起,一道细长的箭矢便如流光般窜出。

嗯,速度很不错,微弱的抛物线也足够优美,就是方向性上差了点,很完美的避过了箭靶。

什么都没中?那怎么可能,墙边的树干就为林景安找了个借口,他瞄的是这里才对,一般人根本不能体会。

再看李志通几人,完全没有为林景安方才的射术而怀疑什么,相对的,几人的眼睛都有点发直、发愣。

这里距离箭靶可是足足有两百步之远,距离后面的那颗大树呢?起码有两百五十步了吧?但是从箭矢没入树干的力道来说,完全够用,甚至没感觉减弱,到了现在,他们完全相信了林景安的话,这已经不止三倍了。

“几位觉得这弩枪如何?”

李志通几人张了张嘴,刚要说些什么,只见林景安的手又动了。

握着弩枪上的圆木滑膛,简单的左右跨动,然后再次举起来,在熟悉的撞击声中,又是一道箭矢飚射而出。

“这是...”

如果说先前的那一幕是吃惊加欣喜,那么现在这一幕对于李志通等人就找不出言辞来形容啊。

军中现在所用最好的手弩也不过三连发吧,还是同时射出的那种,可眼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天啊,压根没有见到他装填弩箭啊,居然简单的调节一下就射出了第二支来,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这里面装了三支箭,虽然少了点,但应该够用了。”在几人目瞪口呆的模样下,林景安不咸不淡的说了句。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