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千年的工艺改良绝对是智慧的结晶,哪怕林景安只拥有这个结晶的一小块,也绝对能起到不菲的作用。

从人类起源开始,进化论本就是一件循规蹈矩的事情,渐行渐远成为了明的标志,而这一切,全部是因为时间的沉淀,从而可以归纳为两个类型,一方面是阶梯型的跨越式,一方面便是递进型的蔓延,那么林景安属于哪种?很抱歉,他直接是犯了规,带着后人的理念用在了前人的身上,已经完全脱了这两个定理,按照他的想法,热武器是绝对不能出现太早的,但冷兵器又怕得不到效果,所以强弩这东西很合适的就拿了出来,燃烧瓶?那应该也算一个,不然物理学的价值用什么体现?一张试卷或是一个实验么?别开玩笑了,那是最浅显的做法,对于一个现实主义的人来说,将知识转化成财富,没什么能比这更具备自豪感。

李志通很激动,是真的很激动,见到林景安风淡云轻的将此物描述完毕,他甚至有种想要掐死对方的冲动。

射程极远,而且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自射三箭,无论二者间的哪一个都叫李志通无比热忱啊。

这东西要是放在战场上,那绝对是恐怖般的存在了,即便是面对辽人强悍如斯的骑兵,相信也有一战之力。

“这东西我要了,手弩全部换成这什么...”

“枪弩弩弩”

“对,对,枪弩弩弩,全部换了,我李志通都要了。”

话刚说完,红着眼的李志通将林景安手里面的枪弩弩弩一把夺了过去,有模有样的鼓捣了几下,然后便有些爱不释手起来,瞄了几次,却不会射,竟是揣进了怀里,偶尔抬起头扫视一眼,好像生怕有人给夺走一样。

早就知道武人不会讲什么道理,可也没曾想脸皮能厚到这样的程度,连林景安这边都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李志通,你好像忘了我们几个人吧。”旁边几个校尉顿时不满意了,你都要了,我们喝风啊?

“哼,刘老虎,本校尉跟随的是镇远将军,驻守的乃是的水川一带,你们不过是京城守军,要来又有何用?”

被称为刘老虎的大汉闻言不禁怒声驳斥起来:“没错,我刘老虎是守军,可守军怎么了,难道我们京师守军便平白低你们一等么,往常我们营中让出一些上好的军备给你们这些边城送去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这次绝对不可能,你李志通休想霸占,更不要说水川了,若是我记得不错,你们已经是连吃了好几场败仗了吧?”

被人揭了老底,李志通不由得老脸一红,但嘴上还是强硬着说道:“吃了败仗还不是因为军备不足,何况边关之乱,岂是你们这群没脑子的人能够了解的,若是有了这枪弩弩弩,我定然能够将那群西夏人杀的片甲不留。”

“少跟我放屁,我刘老虎早几年也是人堆中杀出来的,有什么不明白的,你们吃败仗,跟军备有什么关系,怕是早被西夏人杀怕了,这枪弩弩弩,你想都不用想。”这刘老虎显然也不是个吃素的,当即是有一句顶一句。

“就是,别说你们二人了,难道我们这些人只能看着么?”

又有其他人跟着附和,诺大的校场之中,顿时成为了菜市场,你一言我一言,吵得林景安头都大了。

“咳咳。”

好像被人渐渐无视掉,林景安觉得有必要提升一下自己的存在感,这东西不能你们说要而我这边就得给吧?

那也太没自尊了。

果然,听到他轻轻出了声音,众人才恢复理智,全部的安静下来。

还是那李志通犹豫几番才询问道:“敢问器监大人,这枪弩弩弩的产量如何?”不得不说,这是他最关心的地方。

听到他问,刘老虎那几人也紧张了起来,方才闹的凶,他们似乎也忽略掉了这个问题。

看着一个个急不可耐的样子,林景安确实是服了这些军中大汉,中华民族的变脸艺术学的真是无可比拟啊,方才还因为没有军备要找他讨说法了,然后则是吃惊,现在呢,貌似才想起他器监的身份来,连语气中都带上了恭敬的意味,简直太他娘的现实了,感受着古人的无耻,他这边才装出一副让你们失望的表情叹气道“产量么,自然也是少得可怜,你们方才也见到了,这枪弩弩弩乃是我军器监新研制出来的武器,不仅威力惊人,三箭矢的设计其实尤为复杂,若是跟以往手弩相比的话,制作度也只有其三成。”

“三成?这么低?”众人忍不住惊呼一声,心里也快的打量起来。

“目前确实只有三成,若是等到匠作们完全熟悉后,怕是还能够提高一些。”

林景安纯属睁着眼说瞎话,枪弩弩弩的生产经过家中那些匠作的试验早就测试出来了,比一般的小诸葛弩还要快的多,因为这东西只有一个难点,那就是推进槽,但已经解决掉了,除此之外基本上可以按照图纸走流水线了,何况弹簧还是直接用铁水浇灌的,生产起来那不是飞一般的感觉,当然,度快也有度快的弊端,就是耐用性方面差了点,可忽略掉这些细节问题,大方向还是没问题的,他之所以这样说,无非是拿捏一番。

“既然如此,那器监大人准备如何分配我等军备?”李志通继续问道。

“若是各位要那小诸葛弩,本官便日后命人继续生产就是了,只是时日上药要耽搁一些...”

“不要了,不要了,统统换成这枪弩弩弩。”

不等他说完,几个校尉便纷纷摆起手来拒绝。

若是之前,那肯定是没问题的,但见过了这等威力的武器,谁还要以前那种啊。

“换成枪弩弩弩自然也是没问题的,只是因为产量的关系,只能将各位所需的军备额度重新商量一下了。”

拒绝就好,还真怕你们哪个弱智一下子就同意了,到时候他还真没地方寻去,重新生产?那简直是胡闹么。

商议?

刘老虎忍不住挠挠头,有些不耐烦道:“商议就免了吧,我刘老虎最烦那些事,大人还是直接说能给多少吧?”

“往年军备的两成,这是本官所能做到的极限。”林景安朝他们伸出两根手指头来。

“什么?”

他刚说完,那边几个人就是一阵吸冷气的声音。

两成?也就是五换一了,那岂不是说军备直接缩水八成,威力大还管个屁用啊,也太娘的少了点吧。

“不行,器监大人莫不是跟我等开玩笑,这枪弩弩弩威力虽大,可两成的数量又能堪何大用,最少也得给八成。”

得,一言不合就变脸,林景安也是佩服无比。

可这八成就有点夸张了吧,怎么来了?他不是说了生产度只有三成么,难道这算数都是体育老师教来的?

“既然如此,那就没得谈了。”他满不在乎,然后喊了句:“老曹。”

“老奴在。”

曹卓在一旁听得是心惊胆战,听到林景安喊他,急忙应声。

“去,吩咐匠师们赶紧将这几位校尉以往的军备数量生产出来,其他的东西先停下,先赶出来再说。”

“啊?”

曹卓有些愣,那些东西大人不是早先就全部命人扔的扔、拆的拆了么,现在怎么又想变回去了。

他犹豫间,见到大人的表情,顿时明白了过来,当即作势就要退下。

“且慢。”

果然,见到老曹刚要走,那李志通几人就忍不住了。

“大人,两成军备是绝对不可能的,我等回去也没有办法交差,不如,六成如何?”李志通语气缓了缓道。

六成?

那跟八成有什么区别?

这破军器监目前还负债五万两呢,不快点挣钱何时能还清啊。

不过见到这家伙态度不错,林景安也没有着急拒绝,而是另说道:“这枪弩弩弩方面,本官最多给三成,不过几位不要先不要慌,除了这枪弩弩弩之外,本官还有另外的东西没有拿出来。”

“另外的东西,是何物?”刘老虎闻言来了兴趣,若是跟这枪弩弩弩一样的武器,他倒是不介意少点了。

“各位请看。”

说着,他从怀里将那燃烧瓶给掏了出来。

众人有点愕然,见他拿出来一个小小的瓷瓶,上面还堵着一小块的油布,不清楚这东西有什么用。

“这东西叫做燃烧瓶,顾名思义,具有燃烧的效果,这上面用的是油布,里面盛放的乃是高度酒精。”他缓缓说着,见到几人完全不理解的表情,顿时改口道:“好吧,相信大家不是很清楚酒精是什么的,那我就亲自给大家演示一下。”

说着,他让曹卓取来火折子将油布点着。掐好时机,然后林景安奋力朝前面扔了出去。

只听‘砰’的一声,只见瓷瓶落地碎裂,酒精四溅,顿时地面之上好几处燃起了浓浓火焰。

旁边刘老虎等人看的是不明所以,完全搞不懂这东西有什么用,不就是着火么?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