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众人一脸不解且带有怀疑的神色,林景安不禁暗骂了一声土鳖,在他看来,这燃烧瓶的作用丝毫不比那枪弩弩弩差,而且攻击范围大,关键是得怎么用了,没想到这刚试验了一下,竟然被人满不在乎的忽略掉了。

哎,这就是传说中脑力的压制感啊,忽然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概。

不想被人当成大傻子,只好再让曹卓取来一盆水,朝着那酒精燃烧的方向泼过去,还是让他们好好看看吧。

众所周知,酒精密度小,是很难用水浇灭的,除非能完全覆盖住,隔绝空气。

关于这样的试题,林景安以前上学的时候没少做,难得给别人讲课,心里面也是感谢那些兢兢业业的老师。

如果没有那些年在课堂上的浑浑噩噩,来到这大宋朝怕是也混不下去吧。

有了能用双眼观看的过程,哪怕不用林景安来诉说其中的道理,那李志通几人也是瞪大了双眼。

地面上的酒精没能用一大盆水彻底浇灭消除,几处的小火苗仍旧烧的正旺,给端着水盆的老曹吓了一大跳。

这...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何那火焰还在持续的燃烧着?

诸多的问题浮上了几人的心头,完全猜不出个大概。

方才那枪弩弩弩的惊喜感还没有退散,这边竟然又出来一个不能用水浇灭的火,莫不是这器监大人会妖术不成?

念此,几个人又将目光投向了他这边。

被几个魁梧大汉死死盯着,眼神还那是那种瞅你到底是不是人的表情,林景安只感觉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好快解释道:“这燃烧瓶里面装的是一种名为‘酒精’的东西,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乃是用大量白酒以及其各种名贵材料慢慢熬制出来的,历经半月时间的沉淀才能拿出来使用,花费了大量的人力不说,而且产量方面比起那枪弩弩弩还要稀少,说起来本官实在是有苦难言,不过还在这东西的作用甚大,相信诸位也看到了,此物一旦抛出去摔裂开来,简单的用水是无法扑灭的,而且还可以持续的燃烧上一段时间。”

有些话,点到即止,林景安其实侧重在造价方面,但是李志通几人显然不这样想,他们脑中已经将这东西想象到某些战场之上了,两军对垒,到时若是对着人群里面狠狠砸过去成百上千,那岂不是打斗不用打了?

还有那让人伤透脑筋的攻城战,若是换成用这小瓶子持续性的进攻,那伤亡肯定会减少很多啊。

几人双目放光,纷纷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虽然这次因为军备问题找上门来,但得到的惊喜显然更为突出啊。

“那个,器监大人,且过来叙话。”

不得不说,此刻的李志通已经是心痒难耐了。

也不管旁边几人,将林景安就拉到一旁,然后附耳小声问道:“敢问大人,这两样东西可由我等自行买入?”

李志通这边说着话,林景安忽然感觉手上一沉,低头瞟了一眼,真不赖,这几锭银子怎么也有几十两上下。

不过自行买入是个什么意思?

林景安想了想,转念便明白了过来。

其实朝廷对于军备的放并不是没有节制,不是你想要多少就要多少,那每年的库银定额就在那里,多了没有,除非因为临时战事上奏折批阅,才能后续拨款,而李志通眼下这句话的意思显然是打算自掏腰包了。

啧啧,这不是逼着自己犯错误么。

不过...被人贿赂的感觉还真不赖。

眼下军器监能够生产的只有攀登绳索和弹簧,其他的东西都照旧,那酒精和枪弩弩弩都是自己在家里面私自产制的,销售方面的渠道问题简直不要太直白,而林景安做这一切原本就不是为了为国效力,鞠躬尽瘁等等,完全是因为赶鸭子上架,做了这个什么穷器监,上任后账本就亏空五万两,有点无奈,再有呢,就是想充实一下自己的腰包了,给你大宋朝更新装备也算是做好事,总得挣点钱吧,就是不知道这借鸡下蛋的风险大不大,毕竟这军器监里面还有一个杨宗,估计巴不得找点证据给他撸下去了,所以这事情不能太过于着急。

刚上任没多久呢,先稳稳才是真的。

“不瞒李校尉,这两样东西产量极少,本官也是有心无力啊。”

看着银子摸不着,林景安自然也着急,可这风险属实不小。

眼下若不能完全掌控住军器监,一旦传到有心人的耳朵里面,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得到林景安的答案,李志通不禁有些失望,随即又把重点放到兑换几成军备上面去了。

方才的枪弩弩弩可是拿到了三成,回去都怕没法交差,这燃烧瓶怎么也得弄个五六成才好。

接下来的谈判就让林景安很纠结了,甚至明白了搬起石头砸自己脚是什么滋味,这燃烧瓶制作工艺不比枪弩弩弩复杂,但造价方面还真不好说,大宋朝的匠作地位低下,这些活计本就挣不到什么钱,也就是林景安给他们画了图,才能研究研究这些新事物,可说到底,除了弹簧之外,其他的都是木料啊,就算是好到极致木头,几块银子也能堆成一座小山出来了,说白了全都是拼接的技术活,但燃烧瓶不同啊,这里的白酒度数低的实在,那酒精可是经过三四次的蒸馏才弄出来的,就是用钱挤钱,没法省,所以后者其实更费一些,现在枪弩弩弩答应了三成,这几个家伙居然将燃烧瓶的量提升到了五曾这种不要脸的地步,他怎么可能答应。

在双方都蛮不讲理的情况下,忽然形成了一个僵局。

“枪弩弩弩和燃烧瓶皆为三成,这已经是本官的底限了。”林景安咬着这个数字怎么也不肯撒口。

那刘老虎却是冷笑一声道:“三成岂够我们军备所需,枪弩弩弩三成也就罢了,这小瓶子能废多大事,大不了多找些匠师就是了,你军器监若是人手不够用,大可以让我们那些士卒过来帮忙,五成,这也是我的底线。”

我去,典型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小瓶子是不费事,可他娘的费钱啊,你给人有个卵用。

“枪弩弩弩和燃烧瓶各四成,各位若是不同意,那就按照以往的军备来产制吧。”

跟这刘老虎不能讲道理,不对,跟这为伍之人就没法讲道理。

关键是一个个的压根就不听,你说的再可怜,他就认一个数字,别的没用。

“好,四成就四成。”

见到林景安起身了,李志通几人有点慌了,再僵持下去估计真得不到了,当下也只能同意下来。

再说,四成总比三成强,那五成本来就有点狮子大开口的滋味,可谁叫这东西实在是诱人的很呢。

“既然如此,这军备三日之内便能送到各位的营中了。”

一次放缩水这么多,即便不用外来资金的填补,林景安也有把握在几个月内将那五万两银子的亏空补上了。

将这几个校尉好说着送走,入夏之际,即便没怎么运动,也有些出汗。

在那老曹先是给林景安呈了杯茶,然后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老曹,有事就说。”一把年纪了,还什么表情都表现的这么明显,林景安边抿了口茶水边问道。

“那个...大人,关于您上次跟老奴说的事情,老奴这几天已经想通了。”老曹缓声道。

“事情?什么事情?”林景安有点没反应过来。

“啊?”老曹闻言一惊,随即吞吞吐吐道:“就是您上次跟老奴单独说的那些....”

单独说的那些?

林景安一愣,随即便明白了过来,朝他笑问道:“真的想好了?”

“老奴想好了,一切听从大人吩咐。”老曹坚定道。

“老曹,本官这人吧,一般不会轻信别人,但也不会完全不给人机会。”林景安看了他一眼继续道:“只是如今的军器监是个什么情况你也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或许也不用我多说了吧?”

“大人且放心,说起来不是很光彩,老奴在这军器监也算是厮混了多年,许多事情也是明白的。”老曹道。

“既然明白,那前任器监和杨器丞的事情你应该清楚,相信也不用我多说了吧?”

“老奴明白了。”

听到这里,就是傻子也明白了,曹卓哪里还敢多问,今后他的视线怕是不能离开那杨宗半步了。

明白就好啊。

如果可以,真不想玩这些官场的尔虞我诈。

挥退了曹卓,林景安有些疲惫,回到自己的屋内休憩片刻后,现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干脆打道回府。

这些日子里不是忙蒸馏器就是跟一帮匠作成天改良那些活计,倒是没有注意到府中的方方面面。

自从上次在人牙子手里面买了不少孩子回来,这院子里面的朝气就提升了不少。

几个丫鬟正在修剪花草,那应该是秦月娥的杰作,依照他的尿性一般是不会弄这些事情的。

不过看到这几个丫鬟,他突然想起来上次在街上碰到的那个老头来了,是不是该去找那玫瑰花了呢?

  

  。

章节目录

大宋发明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八千米海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千米海岸并收藏大宋发明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