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的,众人向着偌大的空间之中走去。

“光团!”有人眼力惊人,竟然在一瞬间现了悬浮在天空中的十个散着淡淡银光的光团。

光团中流露出一道道大道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隐约之间,似乎灵魂都能够在此时被吸引。

众人的目光互相交错,暗下皆是运转元力,这其中的东西绝对是令人眼红的宝物啊!

“小子,别着急动手,这里面有古怪!呵呵……让这群人拼死拼活去吧,前方才是安全地带。”末道的声音出现在辰炎的心底。

辰炎原本已经准备动手的心思随即打消,末道既然说这里面有猫腻,辰炎就不会再进行了。

“咻!”

辰炎的身子爆闪而出,直接落在前面的一处区域上。

见到辰炎主动退却,其中几人对于辰炎愈的不屑,并没有将辰炎的实力放在眼里。

“咻咻咻!”

一道道身影各施手段,直接向着天空上的光团掠去。

“砰砰砰!”

空中交手,有人一瞬间得到了一团光晕,有的数人争夺一个,最终十个光团均是有了所属,总共十四人,除却辰炎之外,有三人实力最低,因此被重创。

“嘿嘿,好戏开始了。”末道贱贱的笑声在辰炎的心底响起。

夺到光团的是个人面带激动之色,旋即运转心魂向着光团之中探测。

就在此时,光团之中,陡然冒出一簇簇火红的烈焰,这股烈焰直接顺着所有人双手向着身体弥漫开来。

“啊!!!”

一阵阵嘶吼不断,那种令人头皮麻的叫声令人不寒而栗。

不敢想象,这是怎样的感觉,景象恐怖无比,被火焰点着的双手竟然在短短的瞬间便看到了森森白骨,场面血腥无比。

而且不管如何也不能将这股火焰熄灭。

“该死!这火焰直接渗入神魂,无法根绝!\'有人自断双臂,但是依旧不能组织火焰的蔓延,相反,火焰弥漫的度更快了,其中一个已经受创的修士眨眼间就被火焰所吞噬。

“混账!这小子早就知道了!先杀了你!”其中一人现已经无力将火焰驱逐,转而欲拉着辰炎陪葬!

此人向着辰炎疾驰而来,辰炎目光中带着一丝不屑。

砰!

辰炎站立的地方,身前不远处陡然出现一道光幕,将这人的身子完全隔开了。

在火焰出现之后,辰炎便惊人的现空旷地面上贱贱出现一个晦涩的符籇,很显然,辰炎以自己的阵道修为看出了,这是一个献祭的阵法!

施展这个阵法的人狠毒无比,竟然只要引得十个王阶作为祭品。

“嗷!我恨啊!”有人愤怒,不过愤怒之声亦是在不断的削弱,最终彻底的被火焰灼烧成灰烬。

“次次次次!”

空旷的地面之上,渐渐露出一道道裂痕。

一个看不清晰的光影渐渐的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哈哈!我梵天终于成功了!十三个王阶,虽然力量不足,但是也足够将那家伙唤醒了!哼!看谁能够阻挡九尾的出现!”这是个中年人,此时朗声长啸。

“咦……这里还有落网的小家伙,哈哈,不过你也一样要沦为养分,就与我当年一样啊!哈哈!”中年人状若疯魔,疯疯癫癫的说道。

“只是一缕残魂,竟然掀起这么大的浪?”辰炎蹙眉说道。

虽然能够感受到眼前这个中年人身上的威压极强,但是,辰炎亦是现这缕残魂没有多少的威胁,已经濒临崩溃,不足为虑。

中年人看着辰炎,“少年,你既然来了,就好好的承受九尾焱凤的火焰吧,正如我当年!我当年啊!……”

说着,中年人的身影渐渐的消散。

随着中年人的身形消散,尚在阵中的十三人亦是在一瞬间华为灰烬,阵中火光大作,一种磅礴的能量在其中缓缓流露出,让人心神不稳,其中的气息威压五天十地。

浓浓的火光在其中露出,原本的大阵更是再次轰然崩溃。

“天啊,这家伙倒地弄出了什么?”辰炎不禁惊呼。

与此同时,辰炎的血脉开始疯狂运转,体内有一种呼之欲出的饥渴感觉,正在愈演愈烈。

“砰!”

一声巨响,地面轰然崩塌!

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现在天穹之上。

热浪狂来,掀起一阵狂风。

遮天蔽日的庞大身影,带着九条晶莹的火红尾鳞,身形如传说中的凤凰,携着滔天的威势,震撼人心。

一双碧红色的眼珠子恍若能够看穿人的灵魂,将人直接融化。

“咻!”

一道身影更是在此时自地下跳跃而出。

“老师!”

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许久的无涯子。

“你竟然也在这里,王阶的修为!”无涯子看了辰炎一眼,当即便判断出辰炎的修为。

来不及多说,“徒儿,赶紧离开,这九尾焱凤不是你能够对付的!”无涯子此时一身紫袍,乃是巅峰状态,但是衣袍已经有些许的破损,显然是与九尾角斗生的。

尽管不明白无涯子为何与这九尾焱凤联系在一块,辰炎对于上方的九尾却没有丝毫的恐惧。

“老师,这九尾焱凤就交给我来解决吧!”

若是能够吞噬这九尾焱凤,自己的心火的等级不知道会晋升到什么境界,想到这里,辰炎便一阵兴奋。

“胡闹!九尾焱凤乃是天生异火,巅峰时堪比尊阶修士!尽管现在刚刚脱困,但是也是王阶巅峰的实力!你这样完全是找死!”

无涯子难得的对辰炎怒了。

辰炎微微一笑,他知道这是无涯子关心自己的原因。

“老师,那就让我们合力擒了这异火吧!”辰炎笑着说道,在这样的威胁之下还能笑的这么开心,这令无涯子也不禁一愣。

辰炎不愿意离开,无涯子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应了下来,“那么你小心了,他的火焰极高,一般的修士会直接被其粉碎,甚至连灵魂能量也会成为他的养分!”

辰炎点了点头,看玩笑,这可是天地间最强大最神秘的异火啊,真当随便就能收服的么。

“天地无极,乾坤逆转!转阴阵!”无涯子手捏阵印,随即向着天空打去。

旋即,一个复杂的庞大阵印便出现在九尾焱凤的上空,无涯子的实力与九尾焱凤属于伯仲之间。

这阵法乃是无涯子研究多年,为了就是困住九尾焱凤,不过也是因此,无涯子也就无力再对九尾焱凤进行打压了。

“小子,上!收服这九尾焱凤,你的实力将会大进,到时候,天地任你遨游啊!”末道在一旁鼓动着。

辰炎深吸一口气,旋即脚下力,向着天空爆射而出。

转阴阵对于九尾焱凤有着强大的压制效果,对于辰炎却没有丝毫的不益。

辰炎一步步迈向天空,如同神人。

紫色的心火在不断的运转,转眼间就将辰炎的身体包裹。

“噗噗!”

九尾焱凤在看到辰炎身上的心火后,神色巨震,疯狂的嘶吼,肚子和辰炎狂喷精火。

然而,九尾焱凤的精火覆盖在辰炎的身上,却在转眼间被心火吞噬的一干二净,辰炎的心火虽然等级还不强,但是却是能够吞噬九尾焱凤了!

说起来这也是多亏了轮回花的效果。

现在的辰炎虽然修为上没有九尾焱凤高,但是因为九尾焱凤已经被困,所以,辰炎有充足的耐心慢慢的吞噬九尾焱凤。

似乎看出了辰炎的小心思,九尾焱凤人性化的眼眸中露出一抹嘻笑之色。

“小子,你这样不行,天地异火,能够自行汲取天地元气,你这样,完全不可能将其炼化,他恢复的实力可比你吞噬的快!快点将他的虚化之身灭掉,看到他的本体之后,在强行将其炼化入体!”末道急切的说道,看上去比辰炎还要着急。

辰炎停驻在半空之中,望着九尾焱凤庞大的身躯,不禁蹙眉,这可是王阶巅峰的异火,自己想要突破他的虚化只身,怕是极不容易啊!

甚至可以说难如登天。

“还是老师你自己出手吧,我可收拾不了这个家伙。”辰炎无奈的心道。

“别想让我出手,异火出世,天地间的法则全部关注着呢,我要出手,你死的更惨!”末道说道。

辰炎久久的站立在空中,最终,眼中露出一道精光,似乎做了什么决定。

“罡风珠与我心火相结合,应该足够对付这样的异火了吧!”辰炎心下自言自语。

既然想到这里,辰炎便不再犹豫。

可以说,辰炎的想法很大胆。

罡风珠本身就属于狂暴之极的力量,而辰炎的心火威能日渐提升,也是威能强大,两者若是结合,所爆出的力量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辰炎取出罡风珠,散去了周遭的心火附体。

左手拿着罡风珠,右手操着紫色心火。

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的九尾焱凤。

“嘿嘿,大家伙!现在就让你尝个爽!”

“心火给我炼!”

随着辰炎一声喝下,辰炎随即全力榨出自己身体内的心火。

心火威能强悍,转眼间就炼化了一部分罡风珠。

“呼呼呼呼!”

一股劲风在天空之中出现,狂暴的风割裂的空气出一声声轻响。

隐约可见一道道电光,撕扯空气。

辰炎手掌在抖,掌心已经裂开,一滴滴鲜红的血液顺着指尖流下,不过,辰炎依旧咬着牙在坚持。

现在的火风暴击还不够强大,辰炎在等待,一击能够将九尾焱凤重创!

轰轰轰!

辰炎造出的声势已经引起了天地异变!雷声不断,风声刺耳。

眼见着已经到了肉身所能承受的极限。

辰炎的嘴角渐渐扬起一个微笑的弧度。

“火风暴击!”

辰炎甩手将自己耗尽全力的一击径直的打向九尾焱凤。

劲风混着紫色的火焰,狂暴的力量在刹那间席卷四周。

看到这一击,就算是九尾焱凤也不由的瞳孔骤缩,他是有着灵智的,本能告诉他,这弱小的人类,对自己使出的这一击十分危险。

但是现在有着无涯子的牵制,他却是一点反抗也做不出来。

“噗噗噗!”

九尾焱凤瞬间爆,向着辰炎狂喷精血之火,但是在火风暴击面前,也只是稍稍阻挡了这一击的度罢了,威能更是因为受到了刺激,愈的狂暴。

在辰炎期盼的目光中,火风暴击轰然轰击在九尾焱凤的身上。

“轰!”

九尾焱凤嘶鸣,痛苦的挣扎。

随后,辰炎便是见到原本庞大之极的九尾焱凤的身躯瞬间爆碎。

一道道流火在天空四溅而下,将森林深处点燃。

与此同时,一个细小的身影出现在辰炎的眼前。

这是一团火焰,却是宛若凤凰的形状,与之前威风凛凛的模样完全不同,这简直就是焉了一般。

“小子,乘现在,赶紧炼化他,不然待会就没机会了!”末道急忙说道。

辰炎闻言,身子急掠出,来到火焰近前。

如鲸鱼汲水一般,生猛的将九尾焱凤直接吞下入肚。

刹那间,辰炎体内的四千万个毛孔感觉都能喷火了。

强烈的热量在体内传来,令辰炎几欲呻吟出声,那种灼烧灵魂一般的疼痛令辰炎险些心神失守,直接成为没有魂魄的活尸。

辰炎大惊,急忙将自己的心神守住,开始运转心火,同时更是在此时取出万年寒髓乳,连吞数口,终于将体内的极致火焰之力压下。

三天过去了,辰炎就这般悬浮在半空中,没有丝毫的生气露出,若是看在辰炎还漂浮在半空中,无涯子怕是就以为辰炎已经陨落了。

下一刹,辰炎的眼睛陡然睁开,双目紫意中带着一丝血红,整个人的气息在一瞬间狂升!

“呼呼呼呼!”

一阵阵气势在辰炎的体内流出,磅礴的威压令无涯子也惊讶不已。

“轰隆隆!轰隆!”

辰炎的头顶陡然多出了一朵朵云彩,九色彩云!

辰炎竟然在此时突破桎梏,冲击王阶!

而且九色雷劫更是修士传说中最恐怖的雷劫,若非绝世妖孽,不会引起这般雷劫,这种人已经触及天地的规则,若是成长起来,连天地都要为之束缚。

雷声惊人,千里之内,都笼罩在天威之下。

辰炎抬起头,看着头顶的雷劫,眼中波澜不惊。

“你……这是要灭我么?天道,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现在我的转世还未成长就要被你们这群家伙灭掉?哼!既然如此,那我就斩断千世!”

“混沌之灵,来!”辰炎此时宛若变了一个人,充满着无上的高然。

随着其一声令下,空间之中陡然多出了一件全身铠甲,铠甲呈现火红之色。

“老伙计,好久不见了啊!看来这一生不能安稳度过了,不过既然如此,那么就让我们好好战斗吧!”

辰炎看着眼前的火红铠甲,轻轻说道。

“混沌之力!加身!”一道道无形的力量瞬间充斥这辰炎的身体。

“碰碰碰碰碰碰!\"

也不知道辰炎的身体之中爆响了多少次,辰炎体内的气势更是直线型的暴涨,转眼间就达到了一个骇人的地步。

辰炎凌空,看着无涯子震惊的模样,微微一笑,“你乃是我镇天此生的老师,既然如此,就成为这天地间的至强者吧。”

言出法随,辰炎的话音刚落,无涯子的身体便在眨眼间年轻,肌体之中更是藏着无尽的力量。

一瞬间将一个人的实力拔高,简直就是神迹!

“现在,就轮到我们的战斗了!天道,与我去宇宙一战!”辰炎说道。

雷劫早已在辰炎醒悟本尊之后消散,辰炎、或者说是镇天的实力恢复。

镇天手掌在空间内轻轻一划,随即,一个空间裂缝就这么出现在镇天的面前。

宇宙中,星辰无尽。

辰炎身穿一身火红铠甲,对面站立这一个风姿卓越的中年人。

中年人身上散着无尽的规则之气,所有靠近其的规则都在瞬间消弭。

“你还不明白么?天道,天地规则生于混沌,你的力量不足以灭我!”镇天蹙眉说道。

“真的么?亿万年间,我已经摸透了混沌之力,我想你的混沌之灵也是火灵吧!五行之力,你只是掌握了其中之一,这样你的,能够胜我已经是走运了,现在的我已经规则大成!”天道张扬的笑道。

镇天静静的看着对面的天道,而后缓缓地说道:“天道,你我同日而生,本应是兄弟,但是……”

“呸!混沌之母赐你混沌之力,这是偏心!我不服!你不死,我不会安心!”天道狰狞怒吼。

镇天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知道么……亿万年的转世,为何我的混沌之力还是火之力,但是每次却依旧能够将你击败么?”

闻言,天道一愣。

“人情冷暖,你知道铁血杀伐,不知道世间的****,这样的你又如何能够感悟混沌呢?混沌就在众生的心中,人人皆可修炼,你太过于执拗!”

“胡说!那是混沌之母的力量,蝼蚁怎么能够拥有!”

“七情六欲,世间****不与外人说道,若是你能够理解,那么你就能知道了。”镇天轻叹。

“废话少说!这次我要你死!乾坤阵!”天道的规则之力转动,刹那间,一条条无形的规则枷锁在宇宙中出现,直接锁向辰炎。

镇天一动不动,任随那些规则之链锁住自己,甚至是那些规则之链穿过自己的身体,镇天也没有丝毫的反应。

“这规则之链我已经加入乾坤造化之力,还有诅咒之力,你就别想轻易的逃脱了,等死吧!”看到辰炎被自己锁住,天道畅快无比。

“天地有情,大道也应有情,无情怎能生万物,混沌出生,源于情,万千年的情潮,请回归吧,混沌之力,塑造我身!”镇天吟唱。

呼呼呼呼!

一道道五彩斑斓的流光向着镇天的身子涌去,这并不是任何一种力量,而是人类最基本的情绪,是镇天千万年间的情绪升华。

随着光华入体,镇天的身子亦是在不断的重塑。

化作世间万物。

“天道,现在的你还是不能够了解情之所向,也罢,你且轮回千世,历练情劫吧!若是你有所称,自可回归混沌,与我一同执掌宇宙!”镇天轻轻摆手。

旋即,天道的身后陡然浮现轮回之门。

轮回之门,乃是混沌之母掌握的能力!

这意味着镇天此时已经是混沌之主的实力!

“不不不!我不要轮回!母亲!你快放我出去!”任天道如何哭诉,轮回之门依旧力量不减。

眨眼间,天道的身子便被轮回之门所吞噬。

无尽深处,一声叹息不绝。

“我以混沌的名义,将赤炼门尽皆轮回!炎心儿前来,辰峰复生!”

眨眼间,辰炎的眼前便多出了两道身影,赫然便是记忆中的辰峰和炎心儿。

“父亲母亲,一世为双亲,终生是我的父母,孩儿见过父亲,母亲。”镇天真情流露,他就是辰炎,辰炎就是他。

千万年间,一次次转世,终于在此生令镇天顿悟,领悟情之真谛,成就混沌之主。

芸芸众生之上,一双眼睛在注视着。

“三界化生!冥界掌轮回!母亲你且先做这冥王吧,再开神界,父亲,你且做这神王,世间的****令我不舍,即便是混沌之主,以及令我向往啊!”辰炎笑着说道。

炎心儿辰峰点了点头。

下一刹,辰炎的身影一闪,再入轮回。

与此同时,一个名为道天的小和尚正在尼姑庵之中修行,不过此时的他目光却是放在一名清秀的小尼姑身上。

贼眼珠子不断闪动着,不知道在打量着什么主意。

“道天!你在看什么?”一名老者笑问道。

“禀报方丈,我在看小尼姑。”道天一脸正然的说道。

方丈笑着说道:“既然如此,你就还俗追她去,无需再做这敲木鱼的事情了。”

“真的?”道天乃是方丈收来的弟子,情若生父。

“那是自然,为师许了就不会反悔,你且下山去吧。”方丈笑道。

“师傅,忘了问,你原来的俗家名字是什么?”道天问道。

方丈眼露笑意。

“辰炎……”

  

  。

章节目录

拜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五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臣并收藏拜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