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武道界中对于武者的境界划分有两重,为别为后天和先天,而先天罡气期是目前武道的最高境界。

不过,相传在古代,武道先天之后还有一层境界,名为通玄之境,修成之后不仅寿元大增,还会拥有不可思议的神通,就如真正的6地神仙一样。

但是通往通玄之境的方法早以失传,近几百年来,华国的武道界没有一个武者能够参破这个境界。

甚至现在很多武者都不知道有通玄之境这一说,大部分都以为先天巅峰就已经是武道的最高境界了。

所以,先前在场的一些武者虽然知道北尊在闭关潜修,但心中却并认为他会成功,可现在听郑破军所言,北尊居然真的堪破了武道的玄关,找到了通往更高境界的方法,甚至已经开始冲关了,这无疑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极度的震惊。

就算那些对武道界不太了解的普通人,也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北尊唐天行是华国的两位无上宗师之一,如果他成功突破到更高的层次,无疑就成为了华国最强的人,到时候南神霍至玄自然不可能再制衡他了,那么整个华国还不是他的天下。

叶秋居然如此愚蠢,他如果不阻止这场婚礼,让叶月嫁给杨度的话,就会与北尊扯上关系,那么在华国基本可以横着走了。

现在,他却得罪了这么强大的存在,不仅是他,就连他的所有亲人恐怕都要遭殃。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心中除了震惊之外,都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同时心中都暗自打定注意,今后一定要和杨家交好,也许要不了多长时间,这云海的第一豪门就是杨家了。

叶秋当然不知道这个信息,他这个时侯已经和叶月,在一众杨家之人愤怒畏惧的目光中,来到了云兴岛的码头,登上了一艘游艇向对岸开去。

今天的两场激战,让他着实收获不少,不仅把他师尊青阳子的那枚记忆碎片里面,所蕴含的战斗经验融会的更为贯通,也对自身以及武者的实力更加的了解。

这让他心中的信心越强大,甚至让他有种天下无人能敌的感觉。

当然,叶秋心中还是很清醒的,他知道这只是错觉,他的实力顶多和练气宗师相当,之前如果不是借助无极钟,他想击败方兴怀都不大可能。

而那北尊和南神都是武道极境的修为,虽然叶秋不知道罡气期的武者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但光从方兴怀等人的神情中就可以看出,这两人绝对是很恐怖的存在。

也许,叶秋就算动用引神之术,都难以敌得过武道界的无上宗师,甚至有可能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不过,叶秋也不担心,因为他是修真者,赤手博杀不过是他最初级的手段罢了,法术以及符篆、法器才是他的根本。

如果他今天祭出无极钟,今天在场的任何人,没有人是他的一合之敌,就算罡气期的无上宗师,叶秋也不认为其能够攻破无极钟的防御。

所以,叶秋并不担心那北尊和七星门的人,因为他先天就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为了保险起见,叶秋准备回去之后,就着手炼制两件护身法器,给他的母亲及姐姐防身之用,而且在真正解决所有的隐患之前,他不会离开云海的。

相比叶秋,此时的叶月却是满脸的担忧之色,今天的生的事情,实在出了她的想象。

她万万没想到她的弟弟居然如此狠辣,直接把杨度和杨欢给被废了,而那方兴怀也被打的伤势惨重生死不知。

显然,事情已经没有任何婉转的余地了,杨家与她们姐弟算是结下了不死不休的大仇。

而且,今天的事情还牵扯到了一个更强大的势力,她虽然不清楚武道界的事情,但也知道七星门和北尊代表了什么,那可是连国家都忌惮的存在,如果不是有南神霍至玄的制衡,这七星门的人甚至连国家都不放在眼里。

可是,现在他们姐弟却成为这个庞然大物的敌人,叶月的心情是无论如何也难以平静下来。

当然,叶月也没有任何怪责叶秋的意思,她知道叶秋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她这个姐姐,这让她无比感动的同时,难免极为的自责。

叶秋虽然在驾驶着游艇,心神却感觉到了叶月的情绪变化,回头见她一脸的担忧之色,不由笑道:“姐,你不用担心,无论是杨家还是那七星门,我都没有放在眼里,如果他们敢再找我们的麻烦,后果绝对不是他们能想象的,你弟弟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人,我既然敢夸下海口,当然就有十分的把握。”

“而且,我背后可是还有一个神仙般的师傅,那什么北尊再厉害,也绝不是他老人家的对手。”

为了让叶月安心,叶秋索性把他的师尊搬了出来,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以青阳子生前的修为,不要说武者,就算再厉害几十上百倍的修真者,也能翻手给灭了,否则怎么称得上当世第一呢。

叶月闻言,虽然有些将信将疑,不过想到她弟弟两年前还只是个普通人,现在居然就成了这么强大的武道高手,这种手段绝不是一般的武者能办到的,也许叶秋所说的的师傅,真的是一位堪比北尊南神的隐世高人。

想到此处,叶月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不过神色却仍有些担心的道:“小秋,你下手是不是有些重了,你师父会不会怪罪你啊!”

叶秋摇了摇头,今天如果不是为了他的母亲和姐姐,他绝不会只伤人而没有下杀手,否则以他现在的心境,断然不会留杨度一条性命。

当然,这种事情却不适合让叶月知道。

“姐,你放心吧,我那师尊可就我这一个宝贝弟子,还等着我把宗门扬光大呢,绝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怪罪我的。”

说完,又笑着道:“所以,姐,你现在不用担心这担心那了,有了我这个弟弟撑腰,你以后在云海,恩,不只是在云海,而是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横着走了。”

叶月紧锁的眉头,不由被叶秋的话逗的舒展开来,笑道:“还横着走,你姐姐我又不是螃蟹。”

看到叶月脸上的笑容,叶秋笑着点点头,道:“这就对了,不要皱着眉头,你可是云海的第一大美女,你要是不笑,那可是失色很多。”

叶秋的话不禁让叶月想起从前,那时侯每当她被一些难题困扰住的时侯,叶秋就会这般开解她。

时隔两年,又经历了那么事情,再次听到相同的话,叶月突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她曾经幻想过很多次,再和叶秋相见会是什么样子,她担心叶秋还恨她这个姐姐,又或者两人之间变得如陌生人般生疏起来。

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他的弟弟虽然变了很多,但唯独他们之间的姐弟亲情没有变。

这让叶月的心中也越的愧疚,在这两年来她最悔恨的事情,就是她当初没有第一时间选择相信她的弟弟,让他无论是身体还是身心,都如掉入了万丈深渊一样,那种冰冷绝望的眼神,每一天都会萦绕在她的脑海中。

“小秋,对不起,当初姐姐没有相信你,没有保护好你,让你那么痛苦和无助,其实你应该恨我的,更不该冒着那大的危险来救我。”叶月泪眼婆娑的道。

叶秋见此急忙摇摇头,认真的道:“姐,当时连我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自己,何况你们呢,再说那段经历对于我来说,更像是一种磨练,如果没有那段经历,恐怕你弟弟我今天还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呢。”

“而你是我的姐姐,爸爸不在了,我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你和妈妈,只是我回来的太晚了,让你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

叶月闻言,心中越的愧疚和自责,她知道叶秋虽然说的轻松,但其所受的罪肯定是她无法想象的。

“小秋,相比你受的苦,姐姐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只是姐姐没用,花了那么长时间仍然没有找出是谁害得你。”

叶秋摇了摇头,眼光冷冷的望了一眼远去的云兴岛,才开口道:“当年的事涉及叶家、花家以及海外梅家,那个敢对我下手的人,自然会谨慎万分,绝不敢留下一丝的痕迹,姐姐你又怎么可能追查得到。”

“不过,这个黑手是谁,我心中已经有了眉目,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我有办法让他亲口说出来,到时不管牵扯到谁,我都会让他们付出无法承受的代价。”

对于那个害他的人,叶秋自然无比的痛恨,因为当年的事情不仅对他的母亲和姐姐造成了很大的打击,更对他心中最爱的女人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所以,无论这个人是谁,从他出手的那一刻,他的下场就注定了。

叶月明显的从叶秋身上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这让她更加清楚,她的这个弟弟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天真少年了。

“这两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变化?”

当然,相比这些,叶月更想知道叶秋所说的那个黑手是谁,但这个时侯,快艇已经到达了对岸码头的长堤。

此时,码头上的人群已经被杨家的护卫驱离,可大多数人都没有走,反而聚集在码头之外的地方。

当叶秋驾驶着快艇接近的时侯,远处的人群立时如炸了窝一般。

“快看,那是不是刚才那个武林高手。”

“是的,就是他,而且,他旁边还有个穿婚纱的女子,听说今天是杨家大少的婚礼,难道这位高手哥是来抢亲的?”

“抢亲?不会吧,那可是云海三大豪门之一的杨氏家族,就算他的武功再厉害,也不能和这么大的势力对抗吧!”

“切,什么不会吧!高手哥可是传说中的武功高手,又怎么会把一个小家族放在眼里,我估计那岛上绝对生了一场大战,兴许方才那隐隐传来的巨响,就是他动手之时引的响声。”

相比这些激动的游客,码头上的护卫却是早以知道了岛上生的事情,他们看着叶秋的眼中无不充满了恐惧,更暗暗庆幸方才没有大打出手,否则的话,他们这些人那里还有命在,这可是连武道宗师都给废了的主。

叶秋看到远处人群的呼声后,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知道自己方才有些冒失,在大庭广众之下显露了武功,引起了这些人的好奇。

不过,既然已经显露了,叶秋也不觉得有什么,他以后得目标可是要把极道天宗展成天下皆知的宗门,到时候甚至连神通法术都会展现出来,何况一点武功。

从成为修真者后,叶秋的内心就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既然老天让他成为了修真者,那么他就绝不能碌碌无为的只知道顾及自己,他要让更多的人踏上修行的道路,就算不能成为修真者,也可以成为一名武者。

那些什么武道世家,高门大派把武道功法看的无比重要,普通人想要学到真正的武学难如登天,他偏要反其道而行,至于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样的,却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因为,他这两年看到了太多弱肉强食,包括他自己在内,都曾不得不屈服于现实,而他要做的就是,给所有人一个反抗的机会,让他们有机会掌控自身的命运。

当然,叶秋也明白,这得等他拥有可以蔑视世俗法规的强大实力之后才行,否则光是官方就绝不会充许他这么做的。

  

  。

章节目录

都市之最强宗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石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头妖并收藏都市之最强宗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