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龙觉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再咬自己,先是大腿上,然后是胳膊上,再然后就说不上哪痒了……

郝明和鲁豪也在不停地挠着。他实在是难以忍耐了,便一股碌爬起来猛挠自己的后腰:“这炕上有不明生物,怎么这么咬呀!”

鲁豪也坐起来不停地挠着他的腿:“我的腿上已经被咬好几个大包了……哎呦呦,痒死了,痒死了,我就要崩溃啦——”

他们不会考虑到蚊子。因为在睡觉前大胖脸在茅屋里放了一些蒿草用火点着熏蚊子。所以屋里不可能有蚊子。

那会是什么呢?

丁丁龙的后背痒的特别厉害,他根本起不来,后背必须要不断地与炕磨蹭才舒服一点。

“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听声音,丁丁龙快要哭了。

“看那俩家伙——咬牙、放屁、打呼噜的,怎么睡得那么踏实?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郝明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他们是不是在我们睡觉的地方搞什么鬼了?”

郝明打开手机,借助屏幕出的光左照照右照照,突然,他看到一个圆圆的扁扁的虫子爬的很快,转眼间就不见了。

这一幕丁丁龙和鲁豪也看见了,他们立刻瞪大了眼睛:

“那是什么?”

“真的有不明生物呀……”

丁丁龙翻身爬起来,“快照照这里——”

屏幕的光刚扫到丁丁龙躺过的地方,顿时出现两个处奔逃的生物。丁丁龙手疾眼快按住了一个。结果那个虫子自然是死了,可弄的他的手黏糊糊的,仔细一看是鲜红的血:“这是个吸血的家伙。我们是被他们给害的!我们不能在这睡了……”

鲁豪边挠大腿,边怨声载道的:“哼,你想睡倒是能睡得着啊!”

“我有主意了——”丁丁龙说着,把衣服和裤子都脱下来,并跳到地上。

“丁丁龙,你干吗光屁股呀?你、你怎么故意走光啊?”郝明吃惊不小。

“管他呢,顾不上了,你们也快脱掉衣服——”丁丁龙边说便开始抖落衣服,“不能它们有藏身之处,否则我们就没有一刻安宁的时候。”

“对对,丁丁龙说得对。”鲁豪赞同。他也迅把衣服脱光了,回头一看,郝明还在炕上站着,催促道,“快呀郝明,你怎么回事?这里又没有女孩子,你害是那么羞呀!”

“我……”

郝明很想辩解,但还是把衣服脱掉了。

鲁豪迫不及待地问:“丁丁龙,你快说,你到底有什么主意?”

丁丁龙一挥手:“跟我来——”

三个人抱着衣服,蹑手蹑脚地走出茅屋。

门外伸手不见五指,微风吹动着芦苇出沙沙的响声。

“天哪,怎么这么黑呀,那个黑衣婆不会出现吧……”他紧紧的抱着衣服,浑身不住地抖,他想起了瘦肉精讲的那个像鬼一样的黑衣婆……

经他这么一说,丁丁龙顿时吓得差点把服衣扔了。

“你、你到底想带我们上哪呀?”鲁豪伸长了脖子东瞅瞅西看看。

丁丁龙声音有些颤:“我……我是想带你们上苇垛里睡觉,可哪知道外面这么黑呀……”

他们迟疑着不敢往外走。这时,鲁豪壮着胆子说:“我就不信,我们三个还怕她一个老太婆?她要是敢出现,我们就跟他拼了!”

鲁豪这么一说,果然奏效,丁丁龙和郝明也不那么害怕了,他们借着手机屏幕出的光,摸索着走到房后的苇子垛旁。丁丁龙把衣服往苇子上一扔,快地扒开苇子钻了进去。

“把衣服穿上。”鲁豪把衣服扔给丁丁龙。

“对对,要不然扎屁股,呵呵……”

三个人钻进了苇垛里顿时觉得安全多了,再也不用担心臭虫咬了。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他们还是第一次在这样的条件下野外宿营。

黑暗中,丁丁龙先开口了:“我觉得,为了我们的安全起见,从现在起,我们一定要顺着他们说话,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要是把他们逼急了,那样的话,我们很有可能把小命搭上了,你们想想看,这么大的芦苇荡藏几个死人很难被现。所以我们必须见机行事。”

“就算我们什么都听他们的,那他们还是不送我们回去,怎么办呢?”鲁豪还是很担心。

“我觉得他们不会让我们在这里的太久。你们还记得吗,原来他们两个人一起到城里送货,而现在大胖脸留下来看着我们……”

他们实在太困了,没多一会儿他们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被一阵吵骂声惊醒。抬头一看,原来是大胖脸拿着扫把正指着他们破口大骂呢。

“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可把老子给坑苦了,到处找你们,还以为被那个黑衣婆子给抓走了呢,你们倒好跑到这里来睡安稳觉来了——都******给我滚出来——快点!”

为了“顺从”大胖脸,他们低着头,一个挨着一个地爬了出来。

“统统给我站好——回答我的问话,是谁出的主意?”大胖脸指了指苇子垛。

丁丁龙毫不畏惧地回答:“是我。炕上有虫子咬,我们实在受不了,是我想出了这个办法。”

瘦子走了过来,“虫子咬?哈哈,我说,你们还不认识吧,那是臭虫,傻小子!对了,没来得及跟你们说,这里臭虫成群,只要到这里来的人一定要带回去1oo多个包吧,哈哈……臭小子们,被臭虫咬的滋味好受吧?啊?哈哈……”

“我们就不会带回去那么多个包,最多也不过2o个。”丁丁龙说这话不是没有依据的,在刚钻进芦苇垛时已经一个个数过了。

“嗯,算你聪明。”瘦肉精投过去欣赏的眼神,“我问你们,你们是不是特想回家呀?特想你们的爸爸妈妈呀?”

“明知故问。”

郝明小声嘟囔了一句。

“我们今天就送你们回去。同时呢,我们也宣布从今天开始放下猎枪不再打猎了,就只打点鱼算了。你们最好别报警,要是报警了,就算老子进去了,你们也得不到好处是不是?再说了,老子也不能是光进去不出来?老子要是出来了,你们想想老子能放过你们吗?我的猎枪肯定把你们的膝盖干碎,让你们这辈子也别想向正常人一样走路!”

听到瘦子的威胁,三个人不禁打了个冷战。

这时,大胖脸突然哭丧着脸凑上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孩子们呀,你们可不能报警啊!你们要是报了警我们可就全完了……我家老母亲就没人养活了,我还有老婆孩子呀……他们怎么办……你们行行好呀,我就求求你们了……”说着,吧嗒吧嗒的挤出几滴眼泪来。

瘦子是一副猖狂相,现在见大胖脸又是下跪又是抹眼泪。真不知道他俩演的是哪一出!

丁丁龙略微沉思了一下对大圆脸说:“好吧,我们可以不报警,但你们必须答应我们的条件。”

“条件?答应答应,我们全答应!”大圆脸连连说。

“从现在起要善待那些小动物。不许再打猎!”

“行行,我们能做到。”

“那你起来吧。”

大胖脸笑呵呵地站起身,殷勤地说,“这不,你们也看见了,今天我就没让那小子去打猎。我们悬崖勒马还来得及,要是再往前走半步那不就掉下去了吗,现在时局这么紧,还打什么猎呀!我们必须改邪归正,坚决改邪归正!是吧?呵呵……”

“说的比唱的好听。”趁大胖脸和瘦子往车上装东西之际丁丁龙小声说,“没看见呀,他笑得那么假,一点也不自然,,怪怪的。”

“嗯,我也感觉出来了……不过大圆脸都给我们下跪了,应该说的都是真话。”郝明向那边看了一眼。

鲁豪大咧咧的说:“就是呀,跪天跪地跪父母,哪有跪小毛孩子的呀!我看人家是真有诚意的。”

正在这时,瘦子朝他们大喊:“走了——”

直到上了车丁丁龙还在怀疑大胖脸说的话。但接下来,他却现了一个惊骇的秘密。他和鲁豪坐在后排座,秘密是在后车窗看到的,就是那块蒙在车厢上的大苫布有个破损的小洞,小洞里刚好露出一根灰褐色的羽毛。这个现他没有告诉身边的鲁豪,而是闷在心里。因为要回家了,鲁豪显得格外兴奋,时不时地哼唱几句流行歌曲。郝明因为是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显得有点孤单。而瘦肉精只是开他的车,并不和他们说话。

汽车颠簸在高低不平的小路上,芦苇一点点的向后移动着。

丁丁龙还是没忍住,便用胳膊肘碰了一下身边的鲁豪,示意他回头看后车斗上苫布洞里露出的羽毛。鲁豪不看便罢,这一看惊得目瞪口呆。他知道,那羽毛肯定是飞禽的,究竟是什么飞禽不得而知。但令他和丁丁龙吃惊的不仅仅是看见了飞禽的羽毛,更为吃惊的是大胖脸说,以后再也不打猎了……此时,丁丁龙和鲁豪终于明白了大胖脸和瘦子的意图,那就是——千方百计把他们骗走。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让他们报警。

卑鄙的家伙!

鲁豪在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

汽车上了高,三个人心里踏实了许多。他们说了一些在学校里的事,还打打闹闹的像什么事情也没生一样。突然,鲁豪双手捂着肚子,一脸痛苦不堪的样子。

丁丁龙关切地问:“怎么了鲁豪?”

“我……我肚子疼,我要拉……哎呀……我肚子疼……我要拉……”

“你再忍一会儿”瘦子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停车!我忍不了了——”鲁豪像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瘦子无可奈何地把车停到路边。鲁豪急匆匆的下了车,捂着肚子走到了车的后面。丁丁龙借故解手也下了车。这时,连丁丁龙也没想到,郝明突然掀起苫布的一角快地抓起一个飞禽,把它拖到地上。那是一只白天鹅。因为那只天鹅实在太重了,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拽着天鹅的脖子往前跑,边跑边大声喊道:“快看哪——这只天鹅是被人用猎枪打死的,打死天鹅的人就在车上,快抓他呀——来人呀,抓罪犯呀——”

丁丁龙顿时明白了鲁豪的用意,便立刻掏出手机准备报警。可还没等他拨号,手机就被人抢走了,抬头一看,是那可恶的瘦子。原来他是在后视镜里,看到了鲁豪把天鹅拖在地上的一幕。

瘦子气急败坏地又扑向鲁豪。

为了引起过路人的注意,鲁豪拉着死天鹅拼命地往前跑,可惜没跑几步就被瘦子给抓住,拳头雨点般地砸在鲁豪的头上脸上……

丁丁龙见状冲了上去,他死死地抱住瘦子大大腿。郝明也闻讯赶来死死地抓住瘦子的胳膊。瘦子恼羞成怒,疯般地和他们扭打在一起。正在这紧急关头,围观的人群中冲出两名壮汉,制服了瘦子。这时,警车鸣着警笛飞驰而来,瘦子落网了,他将带着警察们去芦苇荡里的茅屋抓大胖脸。

飞龙小队们终于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

章节目录

飞龙小队:恶魔入侵7小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林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萍并收藏飞龙小队:恶魔入侵7小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