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宇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不想打草惊蛇。虽然他很不想将这件事与威严中年联系到一起,但无论之前对方所说的话,还是金翅一族老者气冲冲的离开,都令秦宇感到惶惶不安。

难道当初的前辈已经变了?要知道修真者的内心其实要比正常人脆弱的多,他们以天地灵气护体可以保证不受伤害,但往往心魔的滋生,能够让一名至强者瞬间堕落。

秦宇想不通也不想再去想,而是选择好好休息一晚。

毕竟这段时间生的事情太多,以至于连修炼都能搁置,只想安安心心的睡上一觉。

只是伪仙气并没有从监视者的身旁离开,直到半夜三更,秦宇猛地睁开双眼朝门外望去。通过伪仙气的感应,监视自己的似乎并非一人,中间还会轮流换班?

如果这都不能说是逆天阁的高层使然,那秦宇真是感觉自己的智商有些捉急。看了眼时间,离自己休息前已经过去了三个钟头,就连负责监视自己的人都换了。

而且有一点秦宇可以肯定,监视自己的都是逆天阁的强者,化珩大圆满的境界。能够安排这等强者来负责监视自己,恐怕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深怕被自己暗中察觉到。

究竟是谁?秦宇皱眉不断思索着当初石中玉里的三位活化石。然而就在这时,门前忽然出现一道黑色的身影,正当秦宇准备询问,却见黑色身影主动开口道:“是我。”

秦宇微微一愣,他没想到龙无悔居然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前来,正犹豫着,就见伪仙气再次出现反应,而那负责监视自己的守卫,此刻正缓缓朝着一旁走去,似乎想去通知什么。

秦宇不去理会,而是将门打开。直到龙无悔坐下,这才出声问道:“这么晚了找我何事?”

龙无悔的表情看上去犹豫不决,几次张口都没能说出心中的想法。秦宇见状倒也不急,毕竟周围已经被自己施展了灵气屏障,除非天道境的强者前来,不然谁都无法破解。

“你有没有察觉到什么?”终于,龙无悔开口说话了,只是却蹦出了这么几个不清不楚的字眼。若是换做其他人肯定听不懂,但秦宇却第一时间猜出了对方的想法。

看来察觉到异样的不止自己一人。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龙无悔,更不能将外界监视自己的人说出去。哪怕秦宇知道龙无悔绝对会守口如瓶,但却不想将其牵扯进来。

“的确。”秦宇轻轻点了点头,接着道:“根据金翅妖皇当初的描述,被苍天困于星空彼岸的金翅一族应该很多,而且其中拥有不少强者。但我很好奇,为何金翅一族不去选择更强大的势力,而是选择了这么一个刚刚起步,还随时都有可能惹怒苍天的小势力?”

不仅如此,秦宇从刚刚踏入星空彼岸的那一刻,便已看出。这里的势力很多,而逆天阁的实力或许在整个星空彼岸只能排的上中等偏下,当然这还是有金翅一族的加入。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金翅一族的加入,逆天阁究竟会弱到何种地步?但毕竟这是刚刚起步的势力可以理解。但怪就怪在,金翅一族明明知道这些,但却为何还要带族人加入?

或许正如小白马所说,对方只是因为和威严中年有过约定。而那个约定,很可能就是自己在前往星空彼岸时,会将其孙女儿一同带来。但自己却没有这么做,所以才导致金翅一族的老者当场怒,与威严中年起了一段时间的争执后,最终甩手愤然离开。

如果秦宇没猜错的话,现在的金翅一族应该被彻底绑在了逆天阁中,不然如此愤怒的情况下,换做其他人可能早就已经选择脱离,而金翅一族的老者却没这么做,值得推敲。

“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不对,也无凭无据,但我总感觉他们变了。”

龙无悔面无表情的出声道。而秦宇则半眯着双眼,若有所思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会调查清楚他们究竟为了什么目的。如果是与他们当年的想法背道而驰,或是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想我会亲手结果了这所谓的逆天阁,因为它根本不配称为逆天二字。”

秦宇在说出这句话时,体内竟不自觉的流淌出一道淡蓝色的气体,而这道气体充满着霸道的能量波动,以至于龙无悔的身体猛地一颤,强行运转能量才逐渐恢复如初。

秦宇示意龙无悔暂且回去,而自己其实早已有了打算。

一夜未睡,直到第二天清晨,秦宇早早起身朝门外走去。只是负责监视他的守卫居然又变了一个,这才换上来的是个修为较弱的家伙,化珩境初期。

大概也是因为这个点很少有人会出门行动,所以也就放松了警惕。不过秦宇也刚好抓住了这一空隙,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悄然离开了房间,朝着高空飞去。

他已经打听到金翅一族目前所居住的地址,原本是想全员搬进逆天阁中,只是中途因为金翅一族的成员远比威严中年想象中要庞大的多,所以在扩建之前,只能让他们将就一下。

金翅一族的领此刻正面色冰冷的坐在大厅和另外一名老者下棋,只是明显不在状态,当反应过来时,才现已经被吃了好几颗棋子。对面的老者闻言不由幸灾乐祸的出声笑道:“当初我就劝你不要轻易听信那家伙,现在倒好,赔了夫人又折兵,傻眼了吧?”

金翅一族领没好气的瞪了眼对面的老者,有气无处撒。虽说当初威严中年和他谈条件时选择要回去通报族内各大长老,因为这并非他一人能够决定的事。但结果是,整个族内的所有高层无一人同一他的决定,纷纷表示选择中立,不愿加入任何势力。

但他却为了能够将自己在灵界的孙女儿带入星空彼岸,而不惜瞒着所有族人,答应了对方的请求。但如今呢?换来的却是对方的出尔反尔,或许从一开始,自己就被算计!

“我说你也别这么生气,既然事已至此也没办法再回头。或许……”

没等老者把话说完,就见大厅门口忽然闯进一名中年,先是朝老者礼貌的点了点头,而后在着金翅一族领的耳旁,小声说着什么。话音刚落,金翅一族领的表情明显有些变化,而后很是诧异的出声问道:“你是说门外有个人族的青年想要见我?还说自己叫秦宇?”

中年轻轻点了点头道:“没错领,要不要我们直接把他赶走?”

“不用,先将他安排到左亭,之后我会亲自过去见他。”说完,金翅一族的领再次埋头下棋,只是这次的表情明显和之前有所不同,因为嘴角边缘缓缓扬起了些许弧度。

“这秦宇莫非就是昨日从外界闯进来的那人族小子?明知现在的你如此生气,居然还敢一个人独自前来,不错,有胆量。”老者笑眯眯的开口道。

“这盘棋,你输了。”就在老者思考之时,金翅领忽然起身,头也不回的开口道。

老者明显一惊,当他再次低头看向棋盘时,表情却显得异常古怪。

没错,这盘棋他的确是输了,而且输的没有任何悬念。或许从一开始对方就没真正想要下盘棋。现在看来,无论自己先前走出哪一步,结局都是一样,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

章节目录

在地球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豆豆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狂奔的哈士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狂奔的哈士奇并收藏在地球修仙最新章节